起底“火牛难民”新阵地链人APP:传销式分红引流+变相ICO

频道:防骗 标签:链人传销 时间:2018年10月23日

“分红北京电视台+分红京东”,今年7月中旬,一家名为“链人APP”的项目相继推出内测、公测版本,采用拉人头、购买299元/年的白金节点等方式,吸引羊毛党变相购买平台发行的Token。

值得注意的是,这款以“去中心化的广告媒体应用”为卖点的产品,吸引了大量当初投资“火牛视频”的亏损者。

经调查,链人APP设计发行了两种代币ELEC(ET)和CHRT,借拉人头、文章点赞、评论、分享等方式,号称以“行为挖矿”获得ET,而“白金节点”的购买成为用户流入人民币、积累CHRT的快捷方式。

尽管花钱获取的CHRT暂无法在交易平台交易,但链人APP的挖矿代币ET已被引入一家独家上线ET的交易平台“星客”,而提取、变卖ET又被链人APP设计的“贡献值CV”拦门设卡:每1.5CV可提取500ET。但想要获得CV,最快速的方式仍旧是购买白金节点,亦或拉人购买。

据羊毛党统计,3个月内,链人APP的“白金会员”群已达107个,“一个群500人。”羊毛党口中“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的299元白金节点”,粗略统计已为平台带来近1500万的现金流入。

有律师认为,链人APP销售类似会员资格的“白金节点”获得代币,存在变相ICO的嫌疑;而拉人头搞两级分红,则打了传销的擦边球。

已经聚集了“火牛难民”半壁江山的链人APP,正被当初遭“打赏挖矿”套路过的亏损者视作发财新圣地,而多名购买“白金节点”的用户表示,“回本太难。”

“火牛难民”拉人再聚链人APP 双代币吸金

“火牛已死,链人正当时。”今年9月,在百度贴吧里,那些曾经信誓旦旦要在火牛视频里“挖矿发家”的羊毛党们发出了转移阵地的口号。

据链人APP白皮书显示,该项目共设计了两个Token,分别是ELEC(ET官方称E钻)和CHRT,且ET已于9月26日上线了一家名为星客(Silk Trader)的交易所。

在项目方白皮书中,CHRT为链人APP的Token,用户只有持有CHRT可以分红比特币,而ET则被称为E钻。

从模式上看,E钻有点像传统互联网商业应用中的积分,既可以在链人APP未来将上线的购物商城上兑换商品,还可以提取到交易所里交易。

打开链人APP发现,这款产品有区块链相关资讯、音视频等内容,Banner位置上已嵌入了商品售卖广告、前20名链人APP Token持有者分红榜、“工信部区块链高级研修班”报名入口等广告推广位。

据前20名链人APP Token持有者分红榜显示,今年9月,平台分红共计652106.6元,排名第一的持有CHRT数为14341.32枚,分红比特币0.039932枚,折合人民币1818.25元;而排名第20位的持有者共有3736.74枚CHRT,分红0.010405枚比特币,折合人民币473.78元。

有羊毛党认为,链人很稳,“因为褥到的ET有两种用途,可以提币到链人钱包再转到星客交易所变现,也可以等待购物商城上线,直接用ET购物。”

在这个“新发财圣地”里,羊毛党们正为能在一个平台褥到两种币而欢呼雀跃,“很稳”、“靠谱”这类词汇不断在QQ、微信群里被提及。

在“分红北京电视台+分红京东”的宣传口号刺激背后,是羊毛党们在各个群内疯狂拉人的行为。

“我是被别人拉进来的,火牛视频不玩了,好多人跟我说玩链人APP可以赚钱,我就被拉进来了。”一名群内成员称,在链人APP群里,过半数的人来自火牛视频群。

“注册就送50枚ET,按照当前3毛钱的价格,50枚ET价值15元。完成实名认证、签到、阅读、点赞、评论、分享都可以得ET。”每拉进一个新人,群里就有人引领注册,推广链人APP“行为挖矿”获取ET的模式。

按照此规则,羊毛党们在这款APP上阅读点赞资讯文章可以获得0.58枚ET,给文章写评论则可以获得0.6枚ET,分享资讯文章可得2.26枚ET。相比这些零头数量,拉人完成实名注册可以得到50枚ET。

而再看链人APP上的文章,多为网上扒来的信息,甚至一些自媒体原创的文章在不打招呼、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被悄悄“搬运”到了该产品上。

“我直接用机器人刷赞,这样囤ET比较快。每天都能看到ET数量暴增,下面还有折算好的人民币钱数,而我只需躺着什么也不用做。”一位用机器人刷赞的羊毛党得意地推广自己的“窍门”。

没日没夜撸ET的羊毛党,旨在拿ET变现,而渠道是一家名为“星客”的交易平台。星客在链人APP上有专门的推广栏目,每日播报加密货币资讯和星客的推广活动。

星客交易所显示,上线近一个月的ET已从0.044USDT跌至0.034USDT,最高时曾达到0.097USDT。

被“火牛视频”收割的亏损者们盘算着落袋为安,大多数人选择将挖到的ET提到“星客”上变卖。但在链人APP的设计下,提取ET套现并没那么容易。提币的关卡是贡献值CV。

贡献值CV的出现让链人APP的另外一个Token登场,也把原本撸ET的羊毛党们转化成了项目方的“VIP”。

按照链人APP的规则,只有获得1.5个CV,才可提取500个ET。而获取CV的方式除了老套路拉人实名注册(可获取1个CV)外,最快速的方式莫过于购买299元/年的白金节点。

费尽心思挖了大量ET的羊毛党们,为了快速提币,掏钱够买“白金节点”成为积攒贡献值CV的捷径。

“不花钱的方式获取贡献值太慢了,就算你拉到下线也要等到对方挖矿达到500个ET,才能分1点贡献值。”羊毛党们觉得这个方式不靠谱。

除了赚取贡献值CV,每购买一次“白金节点”,可在10月31日前获得588CHRT,相比“行为挖矿”获得的ET,在链人APP白皮书中被明确为Token的CHRT显得含金量更高。

一名用户称,持有CHRT,不但能参与分红BTC,还会获得上线交易所后的盈利,“官方宣传,CHRT这个币会在10月26日上线交易所,官方预计是10元每枚,满1000个可提。”

购买“白金节点”将免费撸ET的羊毛党们转化成了“自掏腰包”获得贡献值CV和获取CHRT的用户。

在一个400多人的链人“白金节点”群内,拉人发展下线攒CHRT已经让羊毛党疯狂。不断有人喊出,“走我链接注册购买白金会员返现100元。”而在他们晒出的战绩中,不少人通过这种返现方式,投入的成本甚至过万。

也有人选择不拉人,只是自己购买白金节点。在他看来,“299元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最多亏了不要了。”

从羊毛党口中得知,开通白金会员的群有107个,一个群500人,还有没进入群内的人。

仅按照5万人算,299元的白金节点,已经让链人APP获得了1495万元的现金流入。

“如果你不买白金会员也可以,你可以让其他人购买会员,这样你也可以获得2点贡献值。”

双币设计的链人APP,在模式上环环嵌套,步步为营,让贪便宜的羊毛党一点点地掏出口袋里的人民币。

律师:链人APP涉嫌变相ICO

火牛视频“打赏挖矿+分红”的模式最终暴雷,亏损者如同“难民”般流入了链人APP。而“火牛难民”们对项目方这种挖矿分红引流的模式,依然无法抗拒。

玩家早已习惯于看着一串串数字逐渐变大,至于项目方是否靠谱、玩法中有哪些疑点、政策与法律上存在什么风险,则全然不顾。

在链人白金会员QQ群内,大部分人花费299元购买了白金节点,得到了提取ET“关卡”的贡献值CV,也成了链人APP发行的CHRT持有人。

不知不觉中,羊毛党们走入了ICO的圈套。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北京卓纬律师事务所资深法律顾问王运嘉博士认为,在链人APP项目中,公众花费299元购买“白金节点”持有了CHRT币,这实际上是CHRT币的ICO。当前,国内已经将项目方ICO定性为非法集资。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并对国内ICO项目及数字货币交易所全面禁止。

根据2010年11月22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02次会议通过的自2011年1月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非法集资是指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向社会公众(包括单位和个人)吸收资金的行为。

在对非法集资的解释中,有两条内容需要注意:第一,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第二,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

事实上,在以往案例中,非法集资的案件形式多样,其中通过认领股份、入股分红进行非法集资的形式有很多。

辽宁省瓦房店大连金澳港务有限公司法人周某曾以入股分红建设港口为由,地跨全国10余个城市,非法集资3.7亿余元,最终获刑10年。

而以会员卡、会员证、席位证、优惠卡、消费卡等方式进行非法集资的案件早已层出不穷。

2011年,广西警方破获了一起非法发售、传销“八达通利人卡”特大集资诈骗案,涉案金额1000多万元。这也是广西破获的首起以“卡”集资案。

而变相发行股票、债券、彩票、投资基金等权利凭证或以期货交易、典当为名进行非法集资的事件也频繁发生。

链人APP上的羊毛党们,对项目可能存在的这些风险毫无戒备。他们购买白金节点后,为了拉人购买,依然喊单拉下线,“现在返现少了,单子也不好做。”一位羊毛党感慨。

在链人项目方分红比特币诱惑下,不少人投入的钱远不止299元。自掏腰包拉人返现的羊毛党不在少数。按返现100元计算,如果拉100个人,就要花费10000元获得下线。

据一位羊毛党称,他花299元购买白金节点的钱还没回本,“因为贡献值不够,现在没办法将ET币提到链人钱包,再提到星客交易所。”但为了贡献值,他还是花了些钱拉人买白金节点。问及具体费用,该羊毛党不愿透露。

对于设置299元白金节点的法币入口是否涉及违规,蜂巢财经试图联系链人APP,但对方客服始终未能通过微信添加。而链人APP中留下的官方联系电话,始终无法打通。

链人APP和星客交易所关系匪浅

从网络上多个疑似项目方的营销通稿看,链人APP的宣传中还有地方政府的身影,这也为项目的推广做了不少铺垫。

经查,链人APP所属广州区势时代品牌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在一点资讯上,一篇疑似迪肯(中国)的官方账号发布了一篇会议通稿。通稿显示,9月12日,迪肯(中国)和趋势(上海)科技有限公司在重庆渝中区区块链大厦举行了签约仪式。而在工商信息中,迪肯(中国)100%控股了广州区势时代。

上述通稿中写道,在这个签约仪式上,重庆市渝中区经信委主任杨峰、大石化管委会主任金梨、重庆市区块链领导工作小组成员等出席了签约仪式,文章还配上了会议出席的领导照片。

这篇宣传稿件让链人APP这个项目多了一层政府关系。据知情人士透露,以上领导确实参加了这一签约仪式,但更多相关信息并不清楚。据悉,迪肯(中国)是重庆市渝中区区块链产业创新基地招商引资企业。

检索迪肯(中国)发现,星客(SilkTrader)交易所背后投资方也有迪肯的身影,该公司以星客交易所投资方的身份出现。

据非小号显示星客交易所成立于2018年2月,由海外基金投资,总部位于英国,注册名称DEAKING LIMITED,运营中心位于新加坡。

而在另一篇推广信息中,迪肯(中国)官方宣传的通稿中称,他们是新加坡SilkTrader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投资方。

6月16日,在一个名为迪肯区块链的微信公众号,一篇标题为《Silk Trader 点金网社区大使招募啦》的文章末尾放置的二维码上,标有星客交易所的Logo图标。扫码后,可直接添加SilkTrader的客服经理。

查询该微信公众号得知,其账号注册实体为迪肯区块链科技(重庆)有限公司,企业成立日期显示为2018年3月14日。该公众号注册名称记录一栏中显示,2018年5月23日“新注册公众号”认证为“迪肯区块链”。而该微信公众号的Logo图标又同迪肯(中国)官方网站一致。

链人APP项目方的代币ET,就在排名104位的这家星客交易所上线交易。

值得玩味的是,在链人APP项目白皮书的团队介绍,作为项目方董事长的林中胜实际上也有多个身份,也与星客交易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9月14日,迪肯区块链发布文章《迪肯(中国)与区势(上海)科技在区块链领域达成战略合作》,嘉宾介绍中,除政府部门相关领导外,林中胜的身份为“迪肯(中国)董事/区势科技董事长”。

在林中胜多重身份中,迪肯(中国)董事与项目方董事长这两个身份耐人寻味。从关系上看,他既是项目方的负责人,而作为投资“星客”的迪肯(中国)董事,也让他与这家交易所脱不开关系。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今年大火的数字资产交易所Fcoin,创始人张健自己投资的项目,又上了自家交易所。那时,这也是Fcoin被人诟病“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例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排名100位以后的小交易所大都跟项目方“勾搭”,“他们互相勾兑流量、勾兑利益是常有的事,这样不仅可以更加便利的拉盘、控盘,最关键的是还可以互分利润。”

两个“链人”引误解 多家主流媒体“被站台”

链人APP涉及的变相ICO也让另一家名字中带有“链人”的人力资源公司极为头疼。由于两家公司的Logo极为相似,两个“链人”也让大众难于区分,甚至连一些创投信息服务商也挂错了信息。

泛TMT领域的创业投资数据库IT桔子显示,链人APP成立于2018年2月,项目融资目前处于天使轮,仅一位投资人。在团队信息页,链人APP所属公司为广州区势时代品牌咨询管理有限公司。

IT桔子同时显示,2018年3月7日,链人APP投资方为火币全球生态基金。

近日,火币全球生态基金投资总监陈思澄清,基金投资的是“链人国际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这个主体,链人国际主要是做区块链领域猎头招聘业务,而他们从未听说“链人资讯APP”,“不是我们火币生态投资的。”

“近期,我们发现市面有另外一家‘链人’,推出了名为链人的APP,且向投资者发布金融类产品。”今日,链人国际咨询(北京)有限公司正式发布声明表示,链人ChainHR主要从事区块链招聘与培训,业务合作对象为区块链头部优质企业,“截止目前,我司没有推出APP服务,也没有发行任何Token或其他金融衍生品。”该公司的声明中特别列出了法律运营主体和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等信息。

除了Logo和名字上存在“山寨”嫌疑,链人APP的项目方在营销中还涉及虚假宣传。

8月21日,链人APP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一篇活动推广文章,文中称,8月16日,“在全国20多家主流媒体的祝福和强势报道中,全球首家可挖矿、可使用数字资产直接购物的链人——新零售商城正式上线运营”。

文中出现了一张海报,列出了全国24家媒体logo,其中包括《凤凰财经》、《财经网》、《中国网》等主流媒体。

向《财经网》、《中国网》核实后发现,这两家媒体并不知道链人APP,更没有过合作和报道。

中国网相关人士表示,他们从来不会主动把Logo给链人APP这类区块链媒体或企业,即使是政府活动也要协商以后报备走流程申请,“区块链媒体借官媒Logo炒作的太多了。”

另外,在链人APP的Banner位置,有一则广告显示为工信部区块链高级研修班的报名入口页,点击进入后发现,授课人有元道、袁煜明、达鸿飞、吴忌寒等人。

蜂巢财经向元道核实,对方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而比特大陆方面则表示,吴忌寒不会参加这个活动,而问及是否有邀请吴忌寒时,对方表示具体情况不清楚,“但吴忌寒肯定不会参加这个活动。”

从火牛视频转战链人APP的羊毛党们,尚未发现被他们视作“发财新圣地”上布满的一个个坑,大多数羊毛党还在计算他们获得的ET,一边花钱拉人,一边期盼CHRT未来在交易所上的潜力。

也有还没掏钱的理智者选择放弃,“费劲挖来的币,提出来太难,想要提币套现,还得花钱买贡献值,这个3毛钱的币,并没有那么值钱。”

来源:蜂巢财经News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Email:8467915@qq.com
Copyright © 2018 GScaijing.com 版权所有 | 格时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