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CWV:核心团队造假 实控人公司两度被最高法列入失信名单

频道:防骗 标签:CWV王小彬 时间:2018年04月23日

最近一个叫 CWV 的币非常「跳」,营销文章满天飞,我们分析一下这个「复刻世界」的区块链项目。

1.jpg

在区块律动BlockBeats团队看到宣传资料的10秒之内,团队中的一个成员惊呼了一声:啊!这个人我认识,他不是那谁吗……

没错,他Neo Wang,就是inWatch智能手表的创始人王小彬(真名:王斌),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位拥有14年互联网创业经验的创业者。

inWatch一年半以前曾爆出长期欠薪

截至2016年上半年,inWatch团队完成了 A+轮融资,历史融资总额4000多万人民币。对于一家需要大量资金来做设计、研发、生产、销售、营销的企业来说,4000万捉襟见肘,更何况还要维持北京、深圳和西雅图总计80人的团队。

2016年智能手表市场中,有一半被苹果公司的Apple Watch占据。虽然inWatch是国内比较知名的智能手表品牌,在市场行情变差的前提下,inWatch开始进入寒冬。

2016年9月30日下午,就在所有人沉浸在国庆节就要开始的喜悦中时,inWatch的官方微博突然发微博表示「公司欠薪三四个月的工资未发,员工被逼无奈只能发微博讨薪」

2.jpg

虽然当天inWatch公司表示当天会发工资,但inWatch员工表示这只是一个幌子,在拿回inWatch官微的所有权之后,官方解散了钉钉工作群。

在 2016 年12月的又一次问询中,inWatch员工表示3个月后仍然没有拿到自己的工资。

inWatch公司因失信进入老赖名单

当我们通过工商信息去查询inWatch这家公司的时候发现,该公司因为无法缴纳货款和相关费用被供应商起诉,2017年6月和2017年11月分别被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仲裁后强制执行,两度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失信企业名单。

3.jpg

除此之外,inWatch公司还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至此,王斌的上一次创业宣告失败,在2016年底之后便再也找到和inWatch有关的任何消息,网站也已经无法访问。而员工的工资是否已经给付,仍然是个谜。

在布洛克财经的采访中,王斌表示:「2016 年下半年,我从 inWatch 出来了」「我是从 2016 年的 12 月份,就进入了区块链这个方向」。实际上,并不是从 inWatch 出来了,而是inWatch倒闭了。

而至于在2016年12月份开始进入区块链领域,区块律动BlockBeats调查后发现这句说辞也存在漏洞。

王斌在inWatch 的创业以失败收场,但是从天眼查企业信息上我们发现在王斌随后开始投资实业,于 2017 年 9 月在郑州开办郑州鼎跃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主营金属材料、阀门、钢材和建筑材料等。

该公司法人名下的周边风险信息与深圳映趣科技有限公司下的周边风险信息一致。

直到2017年12月,王斌才进入了区块链领域。这个时候,所有有眼力劲的创业者都已经发现或者参与了区块链风口。

4.jpg

通过其 CWV最早的Twitter推文,我们发现CWV 在使用cwv.io域名之前使用的是cryptoworld.vip的域名。

该域名注册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这个域名的公司是深圳市鲸品智能商业有限公司,其预留的注册邮箱也指向王斌的个人QQ。至于这家鲸品智能公司,从官网的描述来看,是一家做无人售货机的企业。

不知什么原因,CWV将域名改为CWV.IO并隐去了注册人的相关信息。

CWV核心团队造假

打开CWV的白皮书,让我们直接去造假泛滥区——团队部分。很多创业团队利用其他国家的人来当做团队成员,认为普通投资人不会去查证。CWV 的核心团队成员有2 个外国人和1个台湾人。

第一个外国人Eddie Rovinsky是Instagram的工程师。但是我们发现这个外国人并没有加入这个 CWV 的团队,在Eddie的Linkedin上显示其目前仍在 Instagram工作,其 Instagram 显示半个月前仍在和Instagram的同事户外团建。

其 Twitter账号在4月11日发推向自己的朋友推荐刚开发的新功能Instagram Focus。种种迹象均表明Eddie Rovinsky并没有加入 CWV 团队。

第二个外国人Parimal Pandya,此人的公开信息不多,但其Linkedin官网显示仍然在 Akamai 工作。

第三台湾人Christina Hsu在Linkedin上非常活跃,基本上每天都会向好友分享内容,但其Linkedin资料显示目前在一家名为Migme的公司担任 VP。区块律动BlockBeats的记者向其她发出询问,以下是她的独家回复。

5.jpg

Christina Hsu:"Sorry for my late reply cause I don't access my LinkedIn often. I'm not involved in any blockchain team right now cause I don't know it enough. I'll contact the Chinese team to confirm why there's such a misunderstanding. Thanks!"

Christina Hsu:「因为我不经常登陆 Linkedin,所以回复晚了。我现在没有参与任何区块链团队,因为我对区块链领域的认知了解不多。我将与中国团队接触来确认为什么出现这样的误解。感谢!」

CWV实际负责人王斌却没有出现在白皮书名单里。区块律动BlockBeats认为这一套路和CDC消费链一致,都是冒用其他人员身份来撑起团队项目,至于有没有这个团队,根本无从考证

如果团队造假的项目也能登陆交易所,那么接纳CWV的交易所的项目调查能力基本为0、不可信。

讲了那么多技术,到最后居然是个区块链游戏?

如果你看过CWV的白皮书,你就能明白我为什么会如此愤怒地敲下这个小标题。

当白皮书把一些天花乱坠的技术词堆砌完了之后,CWV的落地应用部分会让你非常无语,因为他们做了一个基于美国版图的虚拟地产交易游戏,你所交易和拥有的是一个虚拟的大楼以及虚拟的电影院里卖的虚拟的电影票。

wow,这不就是在线版的模拟城市吗?

6.jpg

那么,这跟区块链猫一样的模式。如果是基于区块链的游戏,用已有的公链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发币呢?

白皮书显示如果你持有Token的话,可以抽奖,有机会抽到全世界的知名地产。当你想与其他人交易地产的时候,就需要CWV的Token来作为支付工具。

这还是跟以太坊的区块链猫没有任何区别啊朋友?除了增加一个氪金抽奖功能。

氪金买楼,搏一搏,平房变大楼,搏一搏,铁塔变砖屋。

项目方承诺私募结束后上知名交易所?

王小彬Neo在某区块链媒体的问答中提到白皮书承诺私募结束的2个月内上知名交易所,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投资信号。

虚拟货币投资是一种风险极高的投资行为,任何予以承诺回报的行为都应当极其留心,而且其承诺登陆交易所的行为对于普通投资者的深层含义是更高的交易量和更大几率的上币拉盘行为。

7.jpg

CWV的私募目标是4万个ETH,按照目前价格,4万个ETH约等于1.3亿人民币。此前一个Token上国内交易所的成本约3000-4000万,上两个交易所成本将在6000-8000万之间。

那么问题来了,花了这么多钱上交易所,团队还有钱继续做项目吗?

希望CWV项目方不要在那些花里胡哨的事情上下功夫,公开、透明更重要。


文章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Email:8467915@qq.com
Copyright © 2018 GScaijing.com 版权所有 | 格时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