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从公司到警局,铂链内部鏖战32小时

从公司到警局,铂链内部鏖战32小时

撰文:贾天真

3月2日晚上,铂链BOT成为了币圈的焦点。

项目团队在官网上发布公告称,项目Token和资金账户的管理均由基金会汪婷婷和实际控制人黄海明掌握,社区和项目团队公开资金使用情况的要求遭到拒绝。

铂链基金会则在公众号上发布了声明,铂链前CEO宋欣在职期间存在严重违反职业道德和个人道德行为,并散布不实消息,铂链基金会决定予以开除。即日起不得以铂链公司、团队名义发布任何消息……

「北纬31度」分别联系了“铂链前CEO”宋欣,以及“铂链实际控制人”黄海明。

 

宋欣和我们进行了多次语音交流,补充提问也是有问必答。

 

黄海明没有接受微信好友申请,并回复道:“请联系汪总。”可能由于时间较晚(晚上11点13分),铂链创始人汪婷婷表示“语音不方便,文字吧。”

 

在收到「北纬31度」所有提问问题的文字后,汪婷婷选择了当中的一些问题给予了文字回复。

 

「北纬31度」在铂链的内部争端中不持有任何立场,本文中发布双方的回应。并结合当天社区见证者的口述材料,试图还原事件来龙去脉,不存在刻意误导。

 

01

从公司到警局

铂链内部鏖战32小时

 

一张在社群公开的截图显示,黄海明在微信上说道:“嗯,突然被软禁了两夜,刚回家休息一下。这个项目如果完了不是没钱死的,是活活被闹死的。账务没什么问题,我们正在让会计师准备……”

 

这不是黄海明第一次表示账务没有什么问题。

 

在“被软禁”的时间里,包括在公司熬了一夜,以及在派出所的一夜,黄海明和以宋欣为首的项目团队,基于何时公开铂链账务的这个核心问题打了一场拉锯战。

 

早在3月1日上午,家住杭州的社区志愿者玥玥接到了铂链前运营主管(遭黄海明开除)的电话。

“当时他电话里没有跟我细说,只说今天铂链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发生,希望我能过去,代表社区做一个见证。”

 

想到自己以前在铂链投入了不少资金(几十万)和心血(海外资讯翻译),玥玥答应了。

他从杭州出发,开车3个多小时,于下午5点前到达了上海铂链的公司所在地。到了之后,前运营主管接待了玥玥,并告诉他今天晚上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当天,玥玥第一次见到宋欣和黄海明。

「北纬31度」询问宋欣,接下来发生的事是不是提前策划好的?

宋欣回答:“这个不是事先策划好的。我们没有办法知道黄海明哪天在公司。如果这是提前策划好的,我怎么可能当天早上才叫他过来?”

“当时是因为我们邀请了几个上海社区的志愿者,他们当天都有事。要么出差,要么就不能来。所以只能邀请相对比较近的玥玥,从杭州到上海,过来见证铂链的大事。”

“所以,是当天临时决定晚上要摊牌的吗?”

“是的。”

黄海明在办公室被要求公开铂链账目

视频时长:2分50秒

见证者玥玥向「北纬31度」还原了当时的场景,“刚开始是员工跟黄海明谈公开账户,然后他不愿意,后来我就从代表社区的角度要求他公开账目。他们团队先跟黄海明谈,谈不拢了,然后我再去的。”

“他当时答应公开。前提就是宋欣和宋欣助理不能在现场。”

黄海明只排除了宋欣和宋欣助理两个人,技术团队一直在场。当宋鑫和他的助理出去以后,黄海明也没有公开账务。

“一直用各种理由拖延。”在这一点上,宋欣和玥玥的说法是一致的。

“一会说可以看;一会说宋欣不能看;开始九点钟看,等到九点钟说不行,我需要你们选5个代表来看;选到5个代表之后,9点半公开。到了9点半之后,又不行,然后说到10点钟看。然后10点钟,验证码收不到。打电话找别人来给发验证码,发来发去的,验证码收不到,登不上……”

黄海明的理由是,他害怕公开招募了之后,宋欣会利用账目里面的一些问题来针对他或者怎么样,找了各种理由。

后来整个晚上,大家就一直围绕这个话题僵持不下。

玥玥形容了当时的氛围:“比较冷静,大家都是技术人员,相对来讲还是比较文明低调,也不会比较过分的一些言语,还是在摆事实讲道理。黄海明也比较善于言辞,老是东拉西扯的烦,所以说就大家僵持了整整一天,基本上可以说没有任何进展。”

“当时公司所有员工,对阵黄海明一个人吗?就是说当时没有其他人站在黄海明那边吗?”「北纬31度」向玥玥提出了疑问。

“没有,一个都没有,就相当于他孤家寡人一个,面对所有人。”

项目团队、社区志愿者玥玥以及黄海明,众人的谈判场地从公司的会议室,转到了办公室。

“大家基本上都没怎么睡,一直坐在黄海明办公室看着他。后来他也有点疲惫,也走来走去的,然后又找了一个床,稍微躺了一下。大家也不想让他睡觉,依旧盯着他。”

在3月1日晚上当天,铂链公司灯火通明。

“当时这个事情还是比较保密的,包括公告什么也都没有发。这些细节一旦如果披露出去的话,还是害怕对这个项目造成影响。本来最好的希望就是说,能够让王海明他把账目给公开了,大家妥善解决这个问题,项目团队有资金可以接着往下办,把项目做下去。 ”玥玥回答。

双方硬生生地“熬”到了第2天。

3月2日上午,黄海明的一个律师过来了,事情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中午,律师提了一个大家都同意的意见——我们请警察过来吧。警察过来后,认为双方属于民事纠纷,只能协商解决。

警察叔叔也只有一句话:“要么你们在公司好好协商解决,要么去派出所协商解决。”

这个提议获得了双方的一致好评,谈判的场面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派出所不允许那么多人逗留,民警也认为律师与此事无关,双方只能派出代表,接着“协商”。

于是,多人轮换的“局面”就诞生了。

部分项目团队成员在张江派出所大厅(排队叫号窗口的地方)等候,而派出所内(有门相隔,非警察允许不得入内)只有项目团队代表、社区志愿者和投资人以及黄海明。

从公司到警局,铂链内部鏖战32小时

上海浦东张江派出所

(图片来自网络)

3月2日下午7时许,双方分别用官网和公众号发布的“要求公开财务”和“宋欣已遭开除”的声明成为了币圈焦点。

3月3日凌晨1时左右,派出所民警出手打破了这个僵局:“我们这里提供一个谈判的平台,但是待的时间是有限的。”

警官问这一行人,是不是还愿意继续待在这里,可以离开也可以待在这里。

宋欣告诉「北纬31度」:“最后我们商量了一下,因为已经谈了一天两夜了,有3位社区人员(投资人,非项目团队)选择陪同王海明去酒店谈。我们团队的成员先回去,打算第2天早上再来。”

3月3日凌晨4时多,黄海明最后是如何“脱身”的?

这3位社区人员(投资者)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有说黄海明叫来了4个人才走了。有说黄海明补偿了投资者的损失才走了。

不管是哪种说法,黄海明和项目团队沟通的渠道彻底关闭了。

一张在社群公开的截图显示,黄海明在微信上说道:“嗯,突然被软禁了两夜,刚回家休息一下。这个项目如果完了不是没钱死的,是活活被闹死的。账务没什么问题,我们正在让会计师准备……”

从公司到警局,铂链内部鏖战32小时

黄海明形容自己突然被软禁

宋欣不同意黄海明“被软禁”的说法:“他说自己被软禁了2天,这事纯属胡说八道。”

“首先,他在3月2日中午12点之后都是在警察局里度过,在这个地方不可能有人软禁他。”

“在3月1日5点半开会,到3月2日中午12点这段时间,如果我们软禁他,限制他人身自由,他可以打电话报警。”

“第2天警察来了之后,也没有说我们限制他人身自由。现在这个事情警察管得很严,如果限制别人身自由,我们就被抓起来了。 ”

“这个事情就是属于我们一个合理的要求,他就是不答应。那这个情况下,他也没有合理的理由要走。因为他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当时黄海明在公司里可以自由走动,可以开电脑,可以打手机,可以上厕所,可以喝水,还可以睡觉,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02

诉求只有一点

就是公开铂链账目

3月2日,双方发布公告之后,吃瓜群众开始围观。

宋欣表示,黄海明从11月份开始,多次在项目内部的管理层会议上说:“我们现在只剩下几百万人民币市值的币,所以我们是没有办法度过冬天,所以我们要进行冬眠,大幅裁员,甚至就解散团队。”

“我们的诉求非常简单,就是根据白皮书的要求,公开财务。项目只过了一年的时间,我们不相信只剩下几百万人民币市值的资金。”

争议的焦点不在于铂链公司的运营开支,而在于募集的token。

“主要矛盾就在于,我们要求王海明公开财务,他就是不肯。拿出白皮书来,要求公开财务的,他说是的,的确要求。同意了好几回,以各种理由还是不肯公开,所以我们认为这里面有猫腻,所以才不公开。 ”

参与见证的玥玥向「北纬31度」表示,铂链公司的项目团队搜集了很多资料,包括之前募集的ETH,被转到了OKEx,转到交易所之后没有办法查到去向。

铂链项目公募时募资约4万个以太币,玥玥所指的,就是宋欣最关注的其中两个公募地址(如下),在2018年1月14日分别转出16,000和7,500个ETH至OKEx交易所,这笔资金去向至今未解。

(注:2018年1月份,ETH价格区间为4000~9000元人民币。)

0xce8b53555ee4b6275f5a9cb52b328fea92a2ea10、0x03f2b4d813cfa446450a3bb4f9a64558a0262d97

“财务完全由王婷婷和黄海明两个人掌握,我们团队完全不知情,不知道资金的使用的情况。”

“项目已经开始了差不多2年的时间,从未向社区公布过我们的财务的状况。”

“白皮书上写了,要定期向社区来公布财务的状况。所有的资金,尤其是数字货币的资金,还要用3到4重签名来进行共管,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做到过。 ”

关于铂链公司的财务开支,大家的说法是一致的。

宋欣表示是3000多万,而黄海明被公开在社区的微信聊天截图也提及“3500万人民币”。

“一年不到,就说没了,只剩几百万市值的币。”

“我们没有办法相信,我们团队所有的22个人都愿意把铂链这个项目继续走下去。但是我们不相信汪婷婷、黄海明告诉我们说,我们没有钱了,所以我们要求公开财务。”

关于“被架空”的传言,宋欣进行了肯定。“去年做了一个胆囊切除手术,入院后即到公司上班,所有事宜都由他决策。”

 

据宋欣回忆,他跟黄海明大概在2015年开始有业务上的合作。

 

在2017年的年终,黄海明找到了宋欣,对宋欣说:“汪婷婷要发起一个项目,但是汪婷婷(当时已经怀孕7个月)太年轻,能力不行。”

 

谈过几次后,宋欣答应黄海明,担任铂链的CEO。

 

“区块链公司的股份在当时的我看来,是没有价值的。公司没有收入就没有利润,所以没有谈股份。”宋欣表示,当时答应给铂链的技术团队分配12%的token,当中有30%属于宋欣。换算过来,宋欣应获得3.6%的铂链代币BTO。

 

“除了缴纳社保,我没有收到工资,也没有与铂链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今年1月,团队token解锁,黄海明和汪婷婷耍无赖,就是不发给我。那时候他们用各种名义来恶心我,要把我赶走。我至今未收到3.6%的BOT。”

 

“从2017年终开始参与筹备铂链,到今天只有社保,然后没有其他工资,然后也没有token?”「北纬31度」询问。

 

“只有去年2月份,和团队一起每人都有发过一笔额外的收入,类似奖金。然后就这样拖。我说要发工资。然后他就说我们再等等,等到年底一起给你,以后肯定会给你的,你就放心。”

 

“黄海明跟汪婷婷是什么关系?”「北纬31度」询问宋欣。

 

“有人说是夫妻,有人说不是夫妻。我也搞不清楚,没看过他们结婚证,但是他们出现在团队里面,是以夫妻的身份出现的。”

 

“王海明先生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花钱的决策,招人的决策,甚至员工请假也是他最终批准。主要是费用的问题,就是各种花钱的东西,汪婷婷和黄海明他们两个人管钱。”宋欣表示,自己在公司负责的是市场运营和商务。

“汪婷婷几乎不来公司。她之前在小蚁工作,所以在币圈的人脉比较好,会给我们介绍一些人、介绍一些资源。但做铂链的时候,她生了第一个孩子,现在已经怀上第二个孩子,所以她在铂链公司一年半的时间里进行了两场怀孕。”

宋欣补充到道,“汪婷婷会使用微信联系。她在市场宣传上决定一些问题,比如说觉得一些文章写得不好,她会自己改一改。”

“汪婷婷曾公开表示,在年前已经开除了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北纬31度」追问。

“铂链项目是个社区项目,既然是个社区项目,汪婷婷开除不了我。铂链旗下的兔紫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是这个项目里给员工发工资交社保的公司。我跟这个公司没有签过劳动合同,也不知道她怎么开除我的,所以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们社区里面的人很清楚这些事情。”

 

按照宋欣的说法,「北纬31度」提问:“公司的技术团队,运营团队在你这边,那有什么是汪婷婷这边可以调动的吗?”

“人事和财务。然后运营的话,有两个小朋友她也是可以用,因为小朋友工资比较低,还给发工资,让他们做事情。”

“除了目前没有公开账务以外,你和黄海明之间有发生过其他什么矛盾吗? ”

“发生太多事情了,我跟你说这个的话可以说上好几个小时,这变成人身攻击了,我不做人身攻击的事情。”

 

03

汪婷婷回应

宋欣在职期间侵犯公司利益

 

“汪总您好,请问现在方便跟您语音沟通吗?想询问铂链的近期情况。”

 

“可以把所有问题贴出来一起发给我吗,谢谢。”

 

“好的,稍等。”

 

从公司到警局,铂链内部鏖战32小时
图片1点击可放大

从公司到警局,铂链内部鏖战32小时
图片2点击可放大

 

铂链创始人汪婷婷进行回复的全文如下:

 

1. 宋欣在职期间存在以权谋私、侵犯公司利益等职业道德行为和个人道德行为,包括但不限于自己批复自己报销、财务不清、虚假发票,私自养外部团队并让公司员工去协助开发、拒不交付电报群等社交媒体权限、包养公司女员工等等行为。

最重要的是宋欣身为ceo并不履行其义务导致很多工作都被搁置,例如不按时发放志愿者奖励多大半年之久等等不胜枚举。

2019年1月14日,公司决定对其进行开除,并于2019年2月15日书面开除,所以宋欣早已不是铂链CEO,包括被黑掉的官网和瓦力社区贴出来的所谓公告都是宋欣的个人行为,这些都是他个人他个人完全在职业之外的一个恶意行为,是完全非法的,我们会追究他的法律责任,宋欣要对现在造成的一切负责,对投资人的损失负责。

 

2. 我是铂链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这是毋庸置疑的,我本身是对投资人负责的,对铂链项目的发展和落地负责,这是我的义务。

 

3. 目前项目团队的事是宋欣去煽动的,宋欣早已不是铂链CEO,他去煽动现有团队去做一些无理的指控,这个事的责任也在于他,好在我们已经平复了这件事情的风险,也最大限度保障了投资人的利益。

 

4. 关于财务公开,我们本身没有任何侵占所谓的他们描述的事情,但是我们目前正在团队调整中,等团队调整完毕以后自然会有一个官方的声明和我作为创始人的声明。

 

「北纬31度」:补充提问一下,宋欣表示自己既不管钱也不管币,不存在克扣志愿者奖励。您指他报销、养外部团队让公司员工协助开发,以及包养女员工,他表示这些都是污蔑。您是否有准备了相应的证据?如果有力可以在文章中公开。

 

汪婷婷:都有证据,我们会公开的。

 

「北纬31度」:好的,您准备在社区公开还是?会考虑在媒体上公开吗?

 

汪婷婷:我们会择机发布,谢谢。

 

「北纬31度」:关于宋欣表示,除了没有公开社区的财务,当初约定好技术团队占12%的token,自己占有团队的30%,即3.6%的铂链token,至今没有到账。自己从17年下半年开始,只有社保,以及18年2月份发过一笔小的奖励,没有收到过工资。这个情况属实吗?

 

「北纬31度」:宋欣表示,黄海明多次表明公司帐上没钱了,项目无法继续运行,要解散团队,所以要求公开财务。铂链现在还有多少资金,3月8日还会发工资吗?项目还能继续运行吗?

 

「北纬31度」:这两个问题比较重要,尤其第二个问题是众多铂链投资者关心的问题,希望您可以回应一下,谢谢。

 

汪婷婷重新回复了上面的长文,并表示“已经说明一切了”。

本文来自北纬31度,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