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我和大漠的那些事

睡到下午才起床,打开微信,很多信息,大部分是在问我同样的事情,其实我一点都不想理会这些人,但跟我一样同为受害者。

本来我一直是早睡早起,作息很规律,但最近因为BHB的事情搞得我头大。手不自觉的滑动着微信消息,看到了一条,突然笑了。不理会。

我和大漠的那些事

打开微信群,发现很多人跟我一样收到了这条消息。原来,借钱还是群发的。我不知道怎么去理解我对大漠的感情。

我跟大漠认识一年多了。第一次见他是在18年年初。初见他,觉得长的挺帅的一小伙,只是说话逻辑并不很强,带有小孩子偷穿妈妈高跟鞋的不协调。无感。加了微信,他拉我进了他的爱西欧群。虽然群里很多人都挺相信他甚至可以说奉承,但我对他并不了解也一直未跟他一起做。

直到,okb代投出事,大漠把私募okb的eth退回给了投资人,我开始佩服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代投人,有给投资人兜底的决心,我想我可以相信他。与此同时,大漠很聪明的开始在币圈做人设,很快吸引了一大批人跟随。

有时候很佩服他,我们很多人跟他一般年纪,却没有他这敢想敢做的魄力。只是魄力缺乏脑子,或者说本身就只是莽夫,又怎么能得到上天的眷顾?

事情发展速度很快,快到我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就已经进了大坑。悔恨,人生若只如初见。正如大家知道的,后面很多代投项目,RSK,图灵,DX,比特儿平台币等等,我们都被欺骗了。很多项目并未投出去,也无反馈消息,一年了,麻木了。

正在我陷入回忆的时候,大漠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里的声音亦如我初见他一样,只是物是人非,再见怕只剩“仇恨”。

“林岚,现在我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了,不要到处去说。人云亦云。”

我听着这话就想笑:“我说了什么吗?你在群里哭给别人看的时候好像没有那么在意别人说!”想起他在群里带着哭腔说的那句,人是最坏的动物,我又忍不住笑了。

他很生气,把电话挂了。其实不用我说,一切都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一个九四年的小伙子,25岁,突然一下身价几个亿,工薪阶级秒变中产阶级,这钱拿得稳吗?大漠消费高,爱玩奢侈品,喜欢出入最高档的酒店,初到杭州,一个月成了万象城的顶级VIP,还得到了两个免费车位。外行人定以为是什么富二代,惹不起,事实上内行人清楚,拿着投资人的钱挥霍。只可惜,信任太深,看清太晚。

 

现在看清楚了,但任围追堵截、哭爹喊娘、恐吓威胁,血汗钱已拿不回来了。

电话再次响起,大漠又打了过来,一开口竟只叫了我的名字。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阵,我打破沉默:“场内场外的数据都公布一下吧。我不想再被人说割韭菜了,他们只是想要个说法。“我甚至带着哭腔。

“我在整理数据,但交易所数据不能公开,公开就是立案证据。我不想坐牢。我要翻盘。“

“翻盘?你觉得还会有多少人借钱投给你让你去翻盘?入金大于出金,将近一半的usdt不翼而飞,这不是他们的能力问题,是你把控的失职。“我内心一阵恶心,即使有有钱人,经此一道,也会有想自己做庄的念头。渣渣辉被干倒的时候大漠起来了,现在大漠出这事,指不定谁正在拉帮结派!

我和大漠的那些事 我和大漠的那些事

“我失职,但你也别撇的那么干净。天下乌鸦一般黑。“

我不想再跟他扯,我不干净又怎敢去叫他透明数据。一把好棋,放在莽夫手中,成了烂棋闯了祸,现在来拉垫背的?

狠狠挂掉电话,打开微信群,敲下这段文字:你们不要再问我关于这些事了,你们该干嘛干嘛,要报警的赶紧去报警。

犹豫两秒,终究还是发了。

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倒头继续睡。

艾瑞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在做梦。梦里梦见我拿着一大口袋的钱走在路上,被人抢走了。我拼命追,想要拿回来,那是我和亲戚朋友凑的,用来治病的。可是怎么追都追不上,最后人不见了。

醒来的时候枕头湿了一大片,接了电话:“喂,艾瑞,你救了我一命啊。”

电话对面的人有些着急了:“林岚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做噩梦了。”

“林岚,我想见你,问点事。二十分钟之后,就在你家楼下的咖啡厅见吧”

我和大漠的那些事

p的图,勿信

起床洗漱一下,也来不及要好好修理一下边幅,急匆匆出门了。

艾瑞也是BHB的玩家。他很年轻,现在还在读大学,我带他进来玩的。16年夏天,在郊区做做志愿者的时候认识他的。他也是志愿者之一。那时候觉得这人真不错,刚读大学就做志愿者。听说他读书也很用心。他曾经跟我说过,要努力赚钱,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但是,BHB他亏了。大学期间做兼职存下来的几万块钱,全军覆没。今天见面,大概也是为这事。最近他搞了一个维权群,要组织人一起去报警,说要给大家讨回损失。

我和大漠的那些事

到咖啡厅门口的时候,他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给他。他也一样。他引我到卡座的位置,那里已经有两个人坐着了。

内心一阵不舒服。这两个人我都认识。一个是漠资本的工作人员韩成成,一个是币圈专业交易员文森。

文森见到我就开始叙述:“林岚,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跟艾瑞现在都组织了人员要一起维权。我现在真的很后悔把大漠拉进我的大户合约群。当时也是傻,他在我群里发红包发很大,做合约开单开得也大,我早就应该想到他有所图。他信誓旦旦的说以人品担保说bhb不会亏,还说亏了就自杀,导致我群里五六个人买了一百来万人民币,现在全军覆没,一分钱没逃出来。

我和大漠的那些事

“我自己也投资了一部分bhb。也亏了。现在想来,一个动不动就说自杀就保证不亏又次次失言的人能有多靠谱?哎“

我和大漠的那些事

“是啊”,韩成成也开始说,“他连自己人都割了。我们内部人很多都亏了几十上百万,很多私募也没有兑现资金不知去处。很早知道,他就有很大的资金窟窿了。”

韩成成说完,大家都沉默了。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资金基本是拿不回来的,爆仓,挥霍,乱投资,大家都看在眼里,只是更愿意相信大漠编制的梦。跟现在很多区块链公司一样,大饼总是画的很好看。

“大漠现在还有钱,只是很大部分钱,亏的亏了,挥霍的挥霍了。你们找我来,也无济于事,我也是受害者。“说完,我也没说啥,径直走了。艾瑞,以后就别联系了吧。

事情就这样过去一周,我没跟大家联系。再关注这件事,才知道艾瑞并没报警,悄悄把群解散了。韩成成也再不提bhb的事情。三人组只剩下文森一个人还在坚持。但很多bhb的群都成了聊骚逗比广告群。

我和大漠的那些事

脸上不自觉露出了笑脸,熟练的播出那个号码:“喂,知心,看样子艾瑞和韩成成都拿到钱了。你的那些号整理清楚没,咱们赚了多少?“

“早就整理好了,等你联系我等到花儿都谢了。你这招不错啊,够咱花段时间了。“

“嗯”。

(完)

ps:故事主角名字均为虚构,

内容绝大部分为真实,妥善观看,不偏不倚

本文来自大妮哟,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