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火币Prime首发一地鸡毛,李林两肋真插上了刀

IEO币安做得,火币做不得?

热钱币安能挣,火币凭什么不能挣?

经历了年初的裁员搬家,内外交困的火币急需一笔救命钱过冬。眼看着币安的IEO成功了,李林苦心积虑终于想出一套可以规避监管的“阶梯限价,以交代募”的办法,设法复制币安的成功之路,可惜天不遂人,李林又一次被兄弟两肋插刀。

 

韭菜抢购、庄家出货,HT夜半惊魂

2019年3月26日晚,十余万投资者整装待发,端坐在电脑前等着抢购TOP。有人晒出了抢购脚本,有人晒出了手里的HT筹码。网上流传的小视频显示,一些投资者包下网吧等待抢购。

火币全球站称为了防止TOP暴涨暴跌,他们设计了三轮阶梯限价。阶梯限价期内用户只允许市价交易,三轮限价分别为1 TOP=0.000708 HT、1 TOP=0.000852 HT、1 TOP=0.001020 HT;三轮累计最高成交限额为400HT(1000USD)。

21:00,TOP开售。第一轮限价出售的3亿枚TOP7秒售完。但是,幸运儿只是少数,大多数投资者狂点鼠标也只能看着系统显示“本轮已售完”。

投资者小林就是那个不幸的人,他揣着350个HT,焦急地等待下一轮开售。可是此时HT的价格急速下跌。原本2.5元的HT,一秒刷新一个价格。2.5、2.4、2.38……情急之下,他将手中的HT市价兑换成了USDT,计划着30分钟之后再换成HT抢购TOP。

与此同时,投资者微信群里传来群友的消息。部分用户眼看着HT急速下跌,不得不将HT兑换成其他币种。火币全球站上,HT交易区的KCHSH、IOST都不同程度地被拉升,其中 KCHSH 10分钟被暴拉100%。

第二轮抢购还有3分钟就要开始了。惊魂未定的小林又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将刚刚避难到USDT的筹码再兑换成HT。可是,HT的价格又开始急速上涨,他以2.38的价格买入了HT,结果又没有抢到TOP。这次HT价格下跌的比第一轮更夸张,一分钟的时间,HT已经跌破2.38。小林匆忙出售,最终,手里的HT以2.27的价格成交,当晚HT跌至最低价格2.26美金。

就这样,小林没有抢到TOP,反倒被HT割了两轮。这个时候,微信群里的韭菜们终于反应过来,心也凉透了。一名投资者在微信群里说:大家洗洗睡吧,睡之前千万别忘了把手里的HT卖掉。”

小林的操作使他虎口脱险,没抢到TOP也没有抛掉HT的用户亏得更多,而抢到TOP的用户此刻正在还在等着解套。Huobi Prime 首发项目中,几人获利几人愁?

 

插兄弟两刀

谁在出货HT?

分析人士指出,这样精准的拉盘,是庄家和大户趁机抛售HT,引发了散户踩踏。

会是火币自己吗?火币割韭菜不是没有可能,可是TOP凉了后续Huobi Prime的上币也难成功,此举无疑是杀鸡取卵。

更大的嫌疑是火币此前的超级节点和超级火伴们。

观察HT发售以来的走势,可以发现,HT的价格自去年7月以来持续走低,至2019年2月上旬,跌到最低点0.93美金,此后逐渐回升。3月8日,随着翁晓奇公开表示“将围绕HT,开启新的上币通道Huobi Huobi Prime”,HT开启新一轮上涨趋势,至Huobi Prime首期项目开售前,相比最低点HT价格暴涨186%。

火币Prime首发一地鸡毛,李林两肋真插上了刀

HT发售以来的价格走势

可以说,火币模仿币安IEO的路径拉升成功地拉升了HT。只可惜,火币“兄弟”太多。

李林担任大股东的“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还有币圈响当当的杜均、袁大伟。该公司旗下的投资公司入股了币世界、库神钱包等业内知名企业,此外李林也乐于投资火币离职员工的项目。是以,李林的区块链版图,被业内称为“李林的火币森林”。

2018年2月7日,面对ICO红利,火币集团推出了全新子品牌HADAX。为了让不符合火币全球站上线标准的早期项目上币,同时也为了稳定HT价格,HADAX实行注册制,邀请区块链行业的投资机构作为超级节点,以HT投票上币。成为超级节点,需要持有50万HT,包括节点资本、分布式资本、丹华资本、三链资本、真格基金等至少49家机构都成了李林的“兄弟”。

火币Prime首发一地鸡毛,李林两肋真插上了刀

火币HADAX超级节点义务

HADAX和超级节点组成了联合收割机,大肆收割韭菜,一直持续了6个月,期间类似XMX影链、消费链这样的项目数不胜数。超级节点贪腐之后,HADAX盲目上币,终于使HADAX臭名昭著。(详见锐思财经“李林的收割机维修艺术”)

2018年6月9日,五大项目方集体炮轰HADAX,李林不得不暂停上币,开始整顿节点。20天后,新规则颁布。调整后的规则将超级节点分成两类,常务节点和优选节点。存续时间不够长或存在其他问题的被列为了优选节点,权力大为削减,这其中就包括杜均的节点资本、赵东的Dfund、易理华的了得资本等31家。

2018年7月2日,爆发了著名的“杜均竖中指”事件。心怀不满的优选节点揭竿起义,纷纷退出HADAX。别忘了,每个超级节点都至少持有50万枚HT,当时31家优选节点合计持币价值超过5500万美金。几天之后,HT价格走势就被砸出了一个深坑。

2018年9月10日,火币COO朱嘉伟、火币商务总监鲁迈晒出了“再见hadax”系列照片,宣告了这台联合收割机的死亡。但是,超级节点们的持币情况却被所有人忘记了。根据此前的公告,超级节点结束任期,火币将于三个工作日内返还保证金。

此时HT已经走入下跌区间,1.59美金的价格,较上线之初跌了30%,较最高点跌了71%。

兄弟情分不在,被李林坑了的至少62个超级节点们手里攥着总计超过3100万枚贬值的HT会怎么办?是忍痛割肉,还是徐图后计?

更可怕的是,李林曾经的“兄弟”不止这些。

2018年3月,为拓展全球业务,火币成立了“超级火伴”项目。官方称超级火伴是火币在重点区域当地业务的重要合作伙伴,有机会发展成像韩国交易所类似的独立自营交易所。超级火伴除了享受火币全球资源之外,最重要的是能够获得手续费返佣收益、当地流量增长分成及年终HT积分奖励。

凭借着“超级火伴”的助力,火币拉开了全球扩张的大幕。到2018年11月份,已发展了将近24个国家和地区的80多位超级火伴。韩国站、日本站、美国站、俄罗斯站、越南站、加拿大站等海外本地化交易所相继开设。

但是,火币的实力配不上野心。熊市深入之后,火币财力吃紧,全球扩张增加了成本,却收益甚微,6.04亿港元收购桐成控股的壳资源成了鸡肋。不得已,2018年11月开始,火币裁员三分之一,深圳分公司整体关闭。2019年1月,多地分部搬迁至海南,仅北京地区保留研发及产品部门。

不挣钱的海外站点也在关停范围中。据财经网报道,火币新加坡站、澳洲站、加拿大站都已关闭;越南站经营堪忧,人员缩水严重;火币日本站仅有10个交易对,欧洲站无法交易。不久前翁晓奇和币安COO何一在网上短暂交锋,何一透露火币新加坡办公室正在出租,办公室内家具被挂在公开网站上售卖,翁晓奇回应称火币将“ALL IN 美日韩”。

被“甩包袱”的超级火伴们都是HT的大户,手里的HT该怎么出手呢?

一起挣钱的时候,超级节点和超级火伴都是李林的兄弟,可是被李林“甩了包袱”之后,兄弟们就不受大哥约束了。

手里的HT是他们获利的最后手段,同时也是插向李林的利刃。

 

Huobi Prime前途暗淡

币世界快讯称TOP开盘就从TOP第一轮限价的0.00177美金上涨到约0.049美金,暴涨27.7倍,8分钟交易额破亿,火币官方也以此为宣传口径。

然而,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

火币Prime首发一地鸡毛,李林两肋真插上了刀

TOP价格走势

TOP开盘暴拉至0.049美金只维持了几分钟时间,随后就跳水大跌,3月27日全天维持在0.004美金左右,交易量持续走低,即便是今天开放了TOP/USDT、TOP/BTC交易,也没能挽回颓势。

火币官方称二期项目已定,将于4月16日举行。翁晓奇在今天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Huobi Prime未来上线周期会按照项目质量来定,如果没有合适的项目,可能会延长上线时间。

出师不利使得Huobi Prime的前途多了一丝不确定。

Huobi Prime担负着火币向币安交易所争夺小币种市场的重任,同时也是李林在熊市争取新资金的法宝,原本希望能够打造一个像币安launchpad一样的平台,没想到,TOP不仅没有拉起来,反倒是HT却在关键时刻被大户砸盘。

经此一役,散户的信心还有几分?为了Huobi Prime的下一期项目,即便是李林被兄弟两肋插刀,翁晓奇也得笑着说“管理层对昨天的活动评价很高。”

本文来自锐思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