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色情DApp扯出了一个暗淡的未来

“2019年的春池,荡漾不起DApp市场一丝涟漪。”程序员寅虎眼里,这个春天如同一汪死水。

依托公链平台,DApp自诞生以来被寄予厚望。回头来看,虽然《加密猫》打开了DApp潘多拉魔盒,至今玩过的用户却屈指可数。寅虎悲观地认为,DApp仍在挣扎中苟且。

白色情人节这一天,一款名为Hash Baby(哈希宝贝)的DApp 在 EOS 日活排名榜上瞬间蹿升至第 8 位,24 小时用户数达5855,引起众多游客关注。核财经APP了解到,这款2 月21 日正式上线的色情 DApp连日来独霸榜首,且优势明显。

近几日,Hash Baby社群里,多人表示已在挖矿。寅虎闻讯而来,认为这将又是一个掘金新风口。

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已有20多个涉“情色”的区块链项目,似乎在游戏与“菠菜”后,涉黄DApp又将引领一股风潮。

“骗子、赌徒、投机者越是疯狂,DApp前景越黯淡无光。”寅虎自称DApp界有情怀的矿工,他对此充满焦虑。事实上,在缺乏价值背书的前提下,一切撩人眼球的DApp项目都是刺激投机的工具。而DApp作为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去中心化应用程序,人们嫁接于此的种种设想,似因水浊而偏废。

色情DApp再掀淘金热

“改掉一个坏习惯并不容易”。寅虎的世界,神秘而少有人懂。

他告诉核财经APP,DApp矿工通过玩游戏获取项目代币与分红,然后在交易所卖币将收益变现,投机之道简单粗暴。

风口上,矿工牟利,已不鲜见。DappReview CEO牛凤轩表示,经DappReview测算,在EOS生态中,矿工贡献了70%-90%的交易量。

虽然多个DApp项目方向核财经APP表示,自己的DApp用户生态中,矿工比例并不高,但承认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一款DApp上线后,项目方一手通过拉社群、活动运营造势,一手靠矿工刷量提高热度,短期内形成利益捆绑。

“DApp的整套赚钱逻辑和玩法清晰明了,已成流水线生产模式。”寅虎认为,“菠菜”是传统领域业务最容易在链上实现并兴起一波热度的。

正因为如此,掌握了游戏玩法的寅虎,在Hash Baby爆红之后亦踌躇满志的入局。

他表示,Hash Baby运行于EOS和IPFS上,功能还比较单一,仅向用户提供点赞、上传图片、挖矿分红,实验期代币为“HBGO”。“相较于其它挖矿类DApp,并无新奇之处。”寅虎说。

让人感到诧异的是,Hash Baby白皮书序言首句竟写着“人民有低俗的权利”,并以此为愿景,把人类本能的欲望与区块链技术揉在了一起。

“‘色情’属性刺激了投机散户的神经,这让他们更加趋之若鹜。”寅虎认为,Hash Baby挖掘了人性的本能,给了参与者额外的吸引点。

从表现来看,Hash Baby才刚刚开始,已近乎无敌。对比三大DApp公链(以太坊、EOS、波场),亦得出了相同的结论。3月31日17:00,三大公链24小时用户数量排名居首的DApp依次为:我的加密英雄、Hash Baby、Crazy Dogs Live;用户数量依次为:2113、61293、6496。

色情DApp扯出了一个暗淡的未来

三大公链24小时用户数量排名首位的DApp数据。数据来源:DAppReview

三者数据相差悬殊,令人乍舌。寅虎认为,除了蹭“色情”的好事者,矿工应有相当比例。

寅虎还解释称,Hash Baby项目方为了上榜和吸引用户,数据“注水”在所难免。他断定,亮眼的数据背后,利用机器人小号和合约的多次交互贡献了相当的用户数量。

上个月,PeckShield 团队对EOS用户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EOS DApp中存在大量的羊毛党机器人账号。2月18日,EOS总用户数为731565。其中,活跃账号占32.50%,群控账号占28.11%,沉默账号占39.39%。

色情DApp扯出了一个暗淡的未来

EOS DApp用户账号假量统计图。来源:PeckShield

PeckShield数据还显示,去年红极一时的“菠菜”类DApp《BetDice》同期有约 20000 个 EOS 账号是由 10 个 EOS 账号创建,作为这 10 个账号二级账号,占了该游戏总智能合约交易账户数量的 57%。由此可见一斑。

但无论如何,Hash Baby已吹响了色情DApp爆红的号角,众多涉“情色”的区块链项目亦被推到了台前。

疯狂逐利过后一地鸡毛

“DApp挖矿是从EOS上开始的。”寅虎笑称,他在挖矿上的神操作非《BetDice》莫属。

“去年10月,币圈已凉了,但却是挖矿类BC游戏的红利期。”当时,绝大多数玩家还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而寅虎抓住了机会,狠赚了一把。在核财经APP采访中,他并未透露具体数额。从历史数据来看,BetDice的代币DICE仅在去年10月间涨幅就达17倍之多,收入必定相当可观。

在寅虎看来,去年7月以太坊上的赌博游戏《Fomo3D》与8月EOS上的掷骰子游戏《EOSBet》是引领DApp生态转向“菠菜”的重要诱因,以至于“菠菜”类DApp成了交易活跃度的贡献大户。

这期间,引来了国内主流公链抢夺DApp开发者的各种活动。EOSBet项目方负责人雪儿表示,公链为了建设DApp生态,补贴DApp项目方,类似黑客马拉松的赛事活动一波接着一波。

据寅虎回忆,投入之巨、影响之大者当属波场。去年11月29日,波场宣布成立区块链游戏基金TRON Arcade,并计划3年内投入1亿美元在全球范围内打造区块链游戏生态。

从数量上来看,波场DApp增速势头强劲。今年1月,波场所有DApp的交易额达到了约257亿TRX,收效显著。

其实,去年NEO、量子链、星云链等国产明星公链也相继推出过DApp开发者大赛和激励计划,为蓄力DApp生态储备人力。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其收效甚微。

“公链支持DApp开发者的活动引来了一批‘高级羊毛党’。”链游布道者、创世MEETUP发起人张海波表示,一些DApp开发者具有很高的商业嗅觉,他们察觉到公链的需求,第一时间做出DApp,反向收割了公链及其背后的投资人。

牛凤轩透露,项目方为了迅速获利,多数DApp仅有一两个月开发周期,有的甚至两周就能做出来。

核财经APP了解到,DApp生态建设陷入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公链出力不讨好,开发者疲于在几大主流公链奔波,仿制品一茬接着一茬。这些催熟的DApp上线后,用户往往并不买账。

目前,三大公链中绝大多数DApp日活在10以下。3月31日19:00,DappReview收录的DApp数据显示,当前以太坊DApp共有1671个,EOS DApp共有456个,波场DApp共有307个。其中,日活大于“10”的DApp依次有83个、108个、110个,日活为“0”的DApp依次有1431个、254个、147个。

色情DApp扯出了一个暗淡的未来

三大公链DApp用户数据对比。数据来源:DappReview

据知情人士透露,80%的DApp项目方已经离场。

“现在DApp最大的问题,是‘公链思维’。”SeeDApp联合创始人李嬴向核财经APP表示,公链希望靠DApp增加公链持币者的数量,但结果却是DApp都在公链的持币用户中去发展自己。

“这里出现了逻辑错误,即公链希望DApp项目方做的与DApp项目方希望公链做的相互冲突了。”他认为,DApp生态的相关利益链条仍很模糊。

沉疴不除DApp前途暗淡

进入2019年,DApp遇冷,寅虎觉得“菠菜”和游戏领域的DApp发展似乎有些停滞了。

身为DApp矿工的寅虎足足消闲了两个月之久。但是,他始终认为,DApp矿工不会消失,只要有价值流动的地方,就有他的用武之地。

其言外之意,似乎吃定了DApp矿工这碗饭。

寅虎透露,他已经摸透了DApp挖矿的盈利方法。其具体操作为,一是准确预测DApp繁荣期,第一时间进场“抢币”;二是找准时机在二级市场抛售DApp代币,甩锅给投资者接盘。

“一旦众多矿工出手DApp Token,即成砸盘,DApp随之凉凉。”他说着,黝黑的脸上显出得意的神色。

沉疴不除,DApp最终会走向死胡同。比特帝国制作人朱云龙对此深谙其道。他认为,逐利心过重,不做区块链本质改变,致使行业导向和市场失衡。

朱云龙深知其害,且认为短期内难有起色。同时,从寅虎在“菠菜”类DApp中狂赚,到杀入Hash Baby重操旧业,已显露无疑。

“可行的办法是,DApp开发者通过优化通证经济模型以及激励机制。”朱云龙认为,现阶段要从提高基础公链性能、降低用户门槛(认知门槛、注册门槛、体验门槛)、提升用户使用粘性做起,找到可持续发展的路子。

从中长期看,应回归DApp的商业本质。“这需要DApp经济闭环里各个参与方奠定一个基调,厘清用户的需求和赚钱的需求。现实来讲,目前用溢价、挖矿、分红等方式赚钱的概率更大。但从DApp设计来讲,更要平衡所谓赚钱效应和消费属性,不能单纯宣传赚钱。”所以,朱云龙认为,大环境不改变,DApp发展很难回归理性。

对此,寅虎亦振振有词地说,“这就像教育币圈韭菜,‘你们不要炒币了’一样困难。”

在核财经APP看来,目前市场上数千款DApp撑起了区块链应用的半壁江山,如果后续项目创新跟不上,仍延续割一波韭菜换一个地方的打法,DApp将始终无法引入主流玩家入场。

“转变首先要由DApp开发者来推动。”牛凤轩认为,“慢即是快”,真正有意义的DApp需要较长的时间打磨,绝非数周可成。

以 DApp 游戏为例,他表示要从两方面入手改变。首先,应更强调游戏性,从用户的喜好与需求出发,才能吸引主流玩家。其次,区块链只是一个技术实现的载体,二者结合上要找到一些有意思的点,激发出游戏DApp 生命力。

不仅如此,张海波认为,区块链游戏不应该是传统游戏的细分而是进化。

眼下,Hash Baby似脱离现实的幽灵,欲要燃烧本就混乱无秩又缺乏监管的数字深渊,不免令人心生怯意。

对于DApp的未来,李嬴曾在微博上写下这样一段话:智能合约是虚拟世界的法律,约束的是币的行为,而现实世界的法律约束的是人的行为。所以,将来的矛盾会是智能合约和现实世界法律之间的矛盾,而不是今天的人与现实法律的矛盾。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寅虎为化名)

本文来自核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