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三大公链战争,V神、BM和孙宇晨的爱恨纠葛

三大公链战争,V神、BM和孙宇晨的爱恨纠葛

2019年4月13日,在澳大利亚悉尼举办的以太坊社区发展讨论大会上,身为创始人的Vitalik在现场诠释了一个程序员是如何表演RAP的。三大公链战争,V神、BM和孙宇晨的爱恨纠葛

操着尚不流利的歌词,挥动着不怎么协调的肢体,Vitalik笑逐颜开。

这是Vitalik难得的轻松时刻。因为下了这个舞台,他就要投入到战斗当中。

惨淡的币圈,内乱的以太坊,以及与EOS、TRON之间的殊死搏斗。

文 / 31QU 中本愚

 

 以太坊时代 

在2018年TRON横空出世前,以太坊与EOS积怨已久。

故事要从Vitalik和BM的恩怨说起。

2004年,还在读小学3年级的小Vitalik便被认定为具有数学、程序设计方面的天赋,那时,他3位数心算的速度远超同龄人一倍。

后来,他在父亲的影响下,认识并接触了比特币,从那一刻起,小Vitalik就对比特币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当时的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10年后的自己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当Vitalik还在挣扎于学业时,在大洋彼岸的美国,BM(Daniel Larimer)刚刚从弗吉尼亚理工学院毕业,并拿到了计算机学士学位。

三大公链战争,V神、BM和孙宇晨的爱恨纠葛

BM的的确确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并且有着独断专行的脾气,这个脾气让他在进入加密货币领域后备受争议。

BM的性格很“跳”,经常去Diss其他项目,圈里的各种知名项目,基本没逃过BM的“点评”。

如果说天不生中本聪,币圈万古如长夜的话,那么Vitalik和BM就是众星闪耀的加密货币世界里最为耀眼的两颗。

两颗星星最爱做的事情就是互相“Diss”。

“如何处理所有应用链集中建立在一条区块链上的问题?”当BM在2014年的区块链开发者大会上向Vitalik抛出这个问题时,双方就知道彼此并不是同路人。

Vitalik并没有正面回答BM的问题,反而告诉BM,如何才能将EOS上的应用整合到以太坊上。BM直言,他并不满意Vitalik的回复。

三大公链战争,V神、BM和孙宇晨的爱恨纠葛

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有一件事情值得我们注意。那就是以太坊在当年被认为是ICO里最成功也是最受欢迎的加密货币项目。

当年7月,以太坊计划众筹募资,当时1枚BTC可兑换2000枚以太坊。结果造成大轰动,12小时内热销超过700万枚以太坊 ,42天里,以太坊团队募得31000枚比特币(1840万美元),由此打开了以太坊的通神之路。

而EOS还尚在襁褓中。

 

 EOS诞生与以太坊的崛起 

2017年5月,BM在纽约共识大会上正式对外公布了EOS概念,并倡导了一种新型公链生态管理模式:超级节点。

此举引起一向推崇去中心化的Vitalik的反感。

当月,Vitalik在自己的社交账号直接向EOS发难。Vitalik认为,EOS的21个超级节点之间可能存在内在联系的共谋,不是真正的民主。此外,21个超级节点更容易被辨识,也更容易被政府关停。

彼时的BM则处在steemit项目的离职风波中。尽管如此,面对Vitalik的挑衅,BM却表现得云淡风轻:先去担心你的以太坊吧。

在2017年,SEC发布一则公告,表示,将会认真研究以太坊信托基金(ETF)的上线申请。

ICO持续发力,SEC传来利好。

厮年,以太坊币价开始抬头,由此前的几美元,攀升到90美元附近。

在此之后,以太坊非但没有停下暴涨的脚步,反而加快了速度。

2017年9月3日,以太坊币价接近400美元,收于389美元。

年轻的以太坊,一如23岁的Vitalik,朝气蓬勃,年少轻狂。

 

 94之后的高潮 

就在以太坊屡创新高之际,9月4日,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公告,币圈顷刻地震。

公告一出,当天,比特币价格暴跌35%,加密货币市场蒸发数百亿市值,小型交易所几乎一夜关停。

然而,投机者的贪婪还是战胜了恐慌。

94之后,大量投机散户资金涌入,很多相关行业的精英也纷纷毫不犹豫跳入币圈,准备大显身手。一下子币圈的人气与入场资金仿佛比先前的任何时候都要旺盛。

而以太坊也在这一场近乎回光返照的狂欢中,达到了巅峰。

2018年1月,以太坊币价直线攀升至1650美元,风头一时无两。以太坊蓬勃而出的生命力让Vitalik对自己的选择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自信。

无独有偶,EOS则在同一时间币价发生跳水,币价从17美元跌落至9美元。

在当时,没有人会怀疑加密货币的凶猛势头,所有人都相信,2万美金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

然而,水满则溢,月盈则亏。暴涨之后紧接着就是暴跌。

比起2017年9月4日、中国发布禁止ICO的监管政策之后币圈所经历的“突然死亡”,这次的下跌让币圈参与者更加恐慌。

有人猜测,从新年1月3日起,“央行在内部会议中决定查封一切比特矿场,并将逐步取消电价、税收、土地等优惠政策”的消息不胫而走。最终导致币价恐慌性的下跌。

交易者们犹如惊弓之鸟。从1月7日开始,比特币开始下跌,1月14日,以太坊也开始了暴跌。

3月,以太坊币价从1600多美元,跌落到600美元。

这一刻,人们意识到加密货币的交易圈竟如此脆弱和易控。

整个币圈处于沮丧的氛围中,对于Vitalik而言,还有更“沮丧”的事情发生,那就是孙宇晨带着他的TRON来了。

 

 TRON来了 

和Vitalik一样,孙宇晨也是能被称之为天才的一类人,进传销班听课练口才、只身去武汉学围棋、投身计算机奥林匹克竞赛。高中时因痴迷于写稿和编程导致成绩下滑,后努力一年考上北京大学。

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币圈孙宇晨,那就是“碰瓷”。

三大公链战争,V神、BM和孙宇晨的爱恨纠葛

在当时,以太坊市值有近700亿美元,而EOS在50亿美元左右,TRON则是20亿都不到。

EOS+TRON连以太坊市值的10%都不到。面对强者,弱者自然选择合作。

币价跳水,新挑战者加入,Vitalik感到的,是威胁。

2018年3月,TRON测试网上线,营销天才孙宇晨为了给TRON造势,将目光瞄向了以太坊。

孙宇晨列举了7条TRON优于以太坊的理由,他认为,TRON的未来将比以太坊更光明。

碰瓷开始。

Vitalik立马回应,称在这7条之上,应该加上第8条:Ctrl+C和Ctrl+V比键盘键入新内容有更高的效率,直指TRON代码抄袭。此前,TRON代码被人扒出大段抄袭以太坊。

同一时间,Vitalik在其个人博客发表了名为《Governance, Part 2: Plutocracy Is Still Bad》的文章,认为DPOS的投票机制将伤害到底层区块链平台的长远发展。

BM针锋相对的回呛了Vitalik:推出DPOS恰恰能够让区块链平台得到长远的发展。

Vitalik四面出击,三方打得有来有回。

 

 币市寒冬 

在Vitalik、BM和孙宇晨互掐的时间里,币价并没有停止下跌的脚步。

从6月开始,整个币圈开是走向深渊。圈内人习惯把这个时间点称之为“熊市”。

在熊市里,以太坊由3月份的600美元,跌落到12月份的93美元,市值缩水到215亿美元。同期EOS市值60亿美元,TRON市值18亿美元。EOS+TRON的市值总量由原来以太坊的10%,跃升到36%。

寒冬之下,人人自危,Vitalik终于低下头开始反思。

为了解决当时流传的以太坊有归零风险这一言论。2018年10月,Vitalik和以太坊团队寻求通过硬分叉升级来化解。

Vitalik表示,未来以太坊将使用zuter-snarks技术,使交易量能达到500TPS,从而实现扩容。

许久没有露面的BM则对以太坊这一决策嗤之以鼻。BM表示,500TPS并不能解决以太坊的实际问题,反而会将问题复杂化。

管不了那么多了。

9月,Vitalik提出分叉升级方案。10月,以太坊团队在检测过程中发现BUG,原定于11月的分叉计划被迫延后。

12月,孙宇晨幸灾乐祸,嘲讽Vitalik:TRON日转账数突破239万,已经达到以太坊的4.5倍。并且认为,以太坊甚至无法达到每日200万次的转账。

彼时的以太坊,因其效率低下等问题正在饱受用户的诟病。

战罢了Vitalik,孙宇晨洋洋自得,将目光转向了“昔日盟友”BM。

此前,BM在电报群一时口嗨,向人们说明了自己心中设想的完美区块链,让人们误以为BM要抛弃EOS,这正好给孙宇晨创造了机会。

结合同时发生的胡海泉回应陈羽凡吸毒事件发声,孙宇晨发微博借用了相同的“网红体”,矛头直指BM。

三大公链战争,V神、BM和孙宇晨的爱恨纠葛

孙宇晨不断暗示BM将像此前离开BTS和steemit一样离开EOS。一时间让BM陷入了舆论的漩涡。

寒冬之下,不忘撕逼。

各自抱着羸弱的身躯,三个人在互相攻讦中携手来到了2019年。

 

 新年依旧在互怼 

2019年相对2018年而言,对待币圈相对更温柔一点。

但三大公链之间的斗争却愈演愈烈。

尤其是孙宇晨,为了让TRON持续保持热度,作为炒作高手的他,这次选择了慈善。

2月12日,TRON创始人孙宇晨向肌萎缩侧索硬化协会捐款 25 万美元。

除此之外,2月18日,孙宇晨微博表示,将向此前因见义勇为被冤枉的赵宇捐款1000万资助其渡过难关。

我们无法确定孙宇晨当时捐款时的真实意图,但就其实际行动而言,孙宇晨此举为TRON带来了十足的关注。

当然,靠碰瓷以太坊出名的孙宇晨,是不会轻易放过Vitalik的。

2月26日,孙宇晨转发一篇Vitalik谈论TRON收购BitTorrent的文章,并问Vitalik为何如此迷恋BitTorrent项目。

Vitalik表示,不能说我喜欢吃牛油果,就代表我有多欣赏买牛油果的人吧?

并又重提了Ctrl+C和Ctrl+V比键盘键入新内容有更高的效率,再次指责TRON抄袭的问题。

2月28日,多次难产的以太坊最终成功完成分叉升级,有意思的是,TRON也是在同一天进行分叉升级。

财经博主“比特币女博士”在微博中评论道:“以太坊2月28日硬分叉,TRON也计划在当天升级,真巧!”孙宇晨随后留言:“可不是嘛。”

面对孙宇晨的死缠烂打,此时的Vitalik似乎有点招架不住。

3月28日,Vitalik在接受Unchained播客的采访时表示,在某种程度上,以太坊的确失去了领先地位。但如果是TRON取代了以太坊的地位,将对人类失去希望。

对此,孙宇晨迅速做出回应,在推特与微博表示:“我们TRONTRON会在成功时,帮助以太坊立一座墓碑,纪念以太坊在人类区块链历史上做出的贡献。”

4月1日,愚人节当天。

Vitalik在Twitter发布博文展示与孙宇晨背景板合照并配文字:“迈向更光明的明天”。配合愚人节当天作为背景,嘲讽意味浓重。

但孙宇晨则轻描淡写的进行转发回复:“爱你”。

4月15日,消声已久的BM在推特上表示,EOS和以太坊的区别就和光纤上网与拨号上网一样。

面对后进之辈的挑战,有心无力的Vitalik和年迈的以太坊已经显得有点吃力了。

截至目前,以太坊总市值在170亿美元左右,而EOS+TRON总市值在68亿美元,已经达到以太坊市值的40%。“以太坊不再先进了。”让Vitalik亲自承认这点,需要很大的勇气。

尽管三大公链在目前币圈举足轻重,但对于整个加密货币历史而言,可能只是一个开端。

Vitalik、BM和孙宇晨未来将走向何方?至少现在不得而知。

本文来自31QU,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