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纽检发难,Bitfinex自救

纽检发难,Bitfinex自救

文|凯尔

面对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OAG)的指控,Bitfinex和它“一母同胞”的兄弟公司Tether陷入巨大的财务危机和信任危机。

危机源于Bitfinex账本里有8.5亿美金被多国银行冻结,检方怀疑,Bitfinex和Tether暗箱操作,转移了USDT储备金来弥补资金缺口,消息加剧了外界对Tether“密室印钞”的质疑。

“发币自救”成了Bitfinex再一次使出的招数。

5月4日,DGroup创始人、Bitfinex股东赵东公布了iFinex(Bitfinex母公司)&Bitfinex发币的关键信息,Bitfinex将向全球发行10亿枚LEO代币,以募集10亿美元来救急。

此前,Bitfinex曾两次用发币的方式度过账户被冻结和巨额比特币被盗的难关。

熟悉的“配方”激起了质疑声。有用户直言,这是要散户来分担风险;也有人担心,一次吸走10亿美元,会造成币圈短时资金流失,币价下跌。

司法部门的“正面刚”被视为华尔街正式向Bitfinex和Tether出手。波诡云谲的权力游戏中,Bitfinex “旧计”能否再度生效,将是一出难以预料的大戏。

Bitfinex“被动” IEO救急

与火币、币安给外围项目提供销售通道不同,Bitfinex自己发币出售更像是被动选择。

在赵东公布的iFinex&Bitfinex IEO文件中,其并不讳言在此时进行IEO的原因。2018年底,存放在Bitfinex合作伙伴账户中的8.5亿美金,因司法调查被冻结,致使Bitfinex陷入财务危机。

于是,Bitfinex以1美元/枚的价格发行10亿枚LEO代币,希望在危难时刻得到市场驰援。赵东透露,LEO现已处于私募阶段,公募将在5月10日后开放,LEO将在募资结束一周左右上线交易,Bitfinex团队不持有LEO。

LEO的使用场景并不复杂,持有者可降低其在Bitfinex交易中产生的交易费、放贷费、充提手续费等一系列费用。

单凭这些,在短时间内募集10亿美元显然欠缺诱惑力。而多重回购销毁机制,成了LEO的一个主要“经济模型”。

纽检发难,Bitfinex自救

Bitfinex将多重回购销毁LEO

iFinex&Bitfinex承诺,未来将以月度为单位,按市场价格持续回购销毁LEO,回购所使用的资金至少为iFinex上月利润的27%。

根据iFinex披露的数据,该公司2017年度净利润为3.26亿美元,2018年净利润为4.04亿美元。

按照2018年4.04亿的净利润及27%的最低回购比推算,iFinex每年可回购1.09亿美元,若要回购完10亿美元的LEO(暂不考虑市场价格波动),需要9年多。

这对于仍存在司法不确定性的币圈来说,时间足够长。

除去上述回购机制,iFinex还承诺,当被冻结资金解冻或被盗比特币追回时,也将触发LEO回购销毁机制。

文件显示,iFinex被解冻资产中至少有95%将用来回购和销毁对应数量的LEO,未来追回被盗比特币的净资产,也至少有80%用于回购销毁LEO。不过为了降低市场波动,回购和销毁都会在18个月内逐步完成。

 

有人分析,iFinex被冻结的资产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冻,“若非如此,iFinex不必用发币来解决财务危机。”此外,追回被盗的比特币也是一个难度极大的工程。2016年8月,Bitfinex被黑客盗走119756枚比特币,直至今年2月25日,仅有28个比特币被追回。

显然,参与iFinex&Bitfinex IEO的风险不容小觑。相关人士分析,投资LEO代币可能会面临8.5亿美元无法解冻、美国司法取缔iFinex、平台违约及运营状况下滑等风险。

从OAG的指控来看,这一次Bitfinex和Tether面临的困境也非比寻常。Bitfinex被冻结的8.5亿美金中包含了大客户资金,其与Tether的“借贷”是否合法也存在争议。

如今OAG表示,他们已经给了Bitfinex很大的自由度解决问题,并且超出预估数月,因此现在需要获得更高的透明度。

LEO非“债转股”性质

不出意外,Bitfinex将与OAG对簿公堂,双方将就8.5亿美元冻结金以及Bitfinex与Tether的借贷关系展开漫长的法律诉讼。

不过,遭受危机的Bitfinex似乎丝毫不因此慌乱。毕竟,“发币自救”早已是这家饱经风霜的交易所的常规操作。

在2016年被盗取近12万枚比特币后,Bitfinex几乎遭受灭顶之灾,破产边缘,交易所想出了“债转股”的妙计力挽狂澜。

纽检发难,Bitfinex自救

Bitfinex曾被盗近12万枚比特币

Bitfinex拿走了所有用户账户中36%的数字资产,并向每个用户发放了等价的BFXCoin代币,该代币初始值设定为1美元,Bitfinex表示代币既可以交易,也可以购买Bitfinex母公司iFinex 的股票。

发币抵债,再承诺债权转股权,Bitfinex就像凭空创造了一笔财富,躲过了破产危机。而当初用“债券”购买了iFinex股票的人,的确因此受益。

当时凭借“债转股”成为Bitfinex股东的赵东至今仍为此庆幸。他在微博坦承,自己曾在2013年就想投资Bitfinex结果没投成,“BFX债转股方案让我有幸成为股东,结果皆大欢喜。”

从这场惊天盗案死里逃生前,Bitfinex还有一段发币自救的历史,这直接导致了USDT的诞生。

赵东回忆,2015年,Bitfinex在台湾的1.4亿美元被富国银行冻结,不得已创造了USDT,成功解决了出入金问题,而后通过状告富国银行解冻了资金。

比特币早期投资者郭宏才评价Bitfinex为“打不死的小强”,但他也提醒投资者,参与此次Bitfinex IEO需要慎重。

根据赵东发布的IEO文件来看,此次募资与当年的“债转股”方式略有差异。用户后期无法用LEO购买iFinex的股票,LEO的升值潜力主要依托于回购销毁带来的币价上涨。

赵东在朋友圈将LEO定义为BNB和BFX债券Token的混合形式,除了参考BNB逻辑外,回购让其有了类似债券的属性。

有专业人士分析,iFinex每月拿出至少27%的利润来回购销毁,相当于分给LEO持有者共计27%的股权分红。但需要注意,回购销毁带来的币价涨跌并不稳定,二级市场的风险也远高于成为iFinex真正的股东。                    

“死磕”检方 卷入权力游戏 

尽管风险巨大,但基于前两次Bitfinex成功脱险的经验,仍不乏投资者对它抱有信心。

赵东透露,总量10亿美元的LEO已被认购5亿美元,而如果10亿美元额度全部在私募期间释放完毕,将不再进行公募。

成功的先例让“发币自救”成了Bitfinex的看家法宝,但这一次,OAG的介入,给Bitfinex的解困增加了很大不确定性。

5月4日,Coindesk报道,OAG在提交文件时指出Bitfinex和Tether误导了其客户和投资者,Bitfinex必须披露Tether交易文件。言外之意,OAG希望调查清楚,Bitfinex从Tether“借贷”美元储备金,是合法行为还是属于偷挪。

不难看出,OAG更大的目标放在了拥有“铸币权”的Tether身上。

此前,OAG曝光了USDT存放在银行的美元储备金不足,这让USDT持有者尤为恐慌,使得USDT一度负溢价。

职业交易员AlbertTheKing也指出,Bitfinex的利润可观,并不需要冒险去做千夫所指的事,USDT才是美国司法最大的威胁。

“Tether自己发行了一个可以随便匿名转账的货币并且peg到美元上,简直是明摆着挑战美国政府的铸币权和司法权,等了这么久才有司法机关介入反而是在意料之外。”

他认为,美国政府拔掉USDT这颗眼中钉的概率可观,在这过程中,很难预料Bitfinex会受到多大伤害。“这次Bitfinex的对抗态度,很可能会把小的伤害放大化。”

跳出此次Bitfinex资金被冻结的事件本身,美国司法与USDT之间的权力争斗,或许才是矛盾的根源。

正如一位业内人士分析,USDT长期不公开、不透明、无审计、暗箱操作,让人抓住了把柄。“8.5亿美元资金被冻结”只是纽检借题发挥而已,即使这次没问题,下次还会卷土重来。

卷入权力的游戏,让Bitfinex与Tether的危机比以往更甚。Bitfinex的“旧计”能否再度生效,将是一出难以预料的大戏。

眼下,赵东仍在不断试图为Bitfinex重振市场信心。他发微博说,Bitfinex就像他的名字Finex(不死鸟)一样,一直是多灾多难,却始终屹立不倒。“相信这次也一样,不会有问题。”

纽检发难,Bitfinex自救

赵东在微博为Bitfinex发声

有用户调侃,“东叔是不是觉得纽检不够刺激,想把美国证监会拉出来溜溜?下一步是不是要硬刚FBI了。”

赵东回复了5个字,“有啥好怕的?”

本文来自蜂巢财经News,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