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玩丢“区块链”的深大通还能扛几个跌停?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上市公司深大通(000038)的暴力抗法事件持续发酵。

5月27日,今年年初才任职的公司董事长袁娜引咎辞职。5月28日,深大通再度遭遇跌停,截至收盘,股价报8.95元,跌停板上封单超14万手。自5月22日事发以来,深大通总市值由64.72亿元缩水至46.79亿元,三个交易日市值蒸发18亿元。

作为一家在1994年就上市的老牌企业,深大通在上市期间多次变更主营业务,更是在去年积极拥抱区块链。今年,在“工业大麻”风起的时候,深大通同样没有缺席,还表态要探索区块链在工业大麻全产业链中的溯源应用。

乐此不疲地蹭热点、对证监人员大打出手、被大家称为“戏精”的深大通,还能任性多久?

内外交困的深大通

公开资料显示,姜剑、朱兰英和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星实业”)是深大通的前三大股东,分别持有21.42%、19.95%、13.57%股份。

而朱兰英是姜剑的岳母,亚星实业则由姜剑和朱兰英完全控制。层层穿透之后,姜剑实际持有深大通54.94%的表决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深大通股权穿透示意图

深大通股权穿透示意图

但是他们持有的股票几乎全部被质押。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亚星实业的股票质押比例为100%,姜剑的股票质押比例为99.89%,朱兰英的股票质押比例为98.33%。

8.95元/股,这已经是深大通近四年来的最低价。随着公司股价不断下行,“爆仓”不可避免。

目前,姜剑和朱兰英合计有1.86亿股限售股将在6月30日解除限售。为了稳定市场情绪,深大通控股股东亚星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在5月24日开盘前就披露了增持计划,计划根据股价情况择机增持100万-200万股,并承诺在增持完成后 6 个月内不主动减持股份。

不过,如果按照目前不足10元的股价来看,深大通大股东的“救援计划”只需花费1000余万元,对于大股东来说,必然不算什么成本。

但是深大通现在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股东曹林芳、曹建发正在减持公司股份。这被外界看作是“逃离”的信号。

对此,深大通做出了解释:曹林芳和曹建发是冉十科技的管理层,冉十科技是深大通在2015年收购的目标公司。彼时,双方在签署合约时,冉十科技做出了包括业绩、应收账款、资产减值等在内的对赌承诺,但是冉十科技在规定期限内并未完成相关承诺。

在明知已产生巨额补偿义务的情况下,曹林芳、曹建发紧急解除部分股票质押并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分别于 5 月 8 日、5 月 9日突击减持 326.29 万股股份,以此来逃避补偿义务。深大通大股东的愤怒之情溢于言表,立即向法院申请“司法冻结”了曹林芳等人所持有的深大通所有股份。

深大通曾于2017年推出员工持股计划。截至2018年4月13日,深大通员工持股计划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竞价交易方式已买入公司股票596.91万股,约占公司已发行总股本的1.14%,成交金额为1.12亿元,成交均价约为18.77元/股。

目前,员工持股计划已经过了锁定期。截至4月30日,该员工持股计划仍未减持。值得注意的是,相较5月28日收盘价8.95元/股,该员工持股计划已浮亏已经超过50%。

疯狂追逐热点的深大通

这一突发事情源起于5月22日,证监会稽查总队工作人员在向深大通及实际控制人送达立案调查通知书、依法进行调查工作时,遭到了对方公司员工的言语辱骂、推搡、抓挠,并多次抢夺摔砸执法记录仪。调查人员在拨打110报警后才得以保障人身安全。

当天晚间,深大通宣布董秘李雪燕辞职。27日早间,深大通公告宣布董事长袁娜辞职,同时辞退三名涉事人员。

今年是深大通上市的第25个年头。

但是这25年来,深大通却一点儿也不安分,多次变更主营业务,多次“挑起”跨界并购却又无疾而终,多次蹭热门概念拉涨股价。面对股价的低点,小散股东无处可逃。

刚上市时,深大通主营业务是陶瓷电容器,生产电熨斗、吹风机等。2003年之后,公司开始改行卖电脑配件。但是随着IT行业的市场竞争加剧,公司的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

资料显示,深大通在2004年-2006年期间,深大通分别净亏损669.92万元、5032.45万元、1.64亿元。

由于2004~2006年深大通连续3年亏损,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资不抵债,已丧失持续经营能力。这时,亚星实业抓住机会,借“深大通”的壳完成上市。亚星实业实控人姜剑入主,成为深大通控股股东。

在姜剑的带领下,深大通押注地产行业,业绩一度获得大增。2010年,深大通实现收入3.01亿元,归母净利润2671.62万元。但到了2014年,受困于房地产市场的滑坡影响,公司当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近4933.64万元,同比暴跌2579.25%。

2015年,深大通经历又一次转折。深大通分别斥资10.5亿元、17亿元溢价拿下互联网传媒公司冉十科技、视科传媒,此后又通过逐步剥离名下地产企业青岛广顺、海情置业,主营业务逐渐转为移动数字整合营销服务与线上线下新媒体运营业务。

房地产业务完成使命,退出了深大通的历史舞台。彼时,深大通直接指出,“未来上市公司将逐步退出发展前景不明朗的房地产业务,全面致力于新媒体广告业务的发展。”

重组之后,深大通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2015-17年期间,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是593.39万元、2.33亿元、3.58亿元。

受业绩利好影响,公司股价节节攀升。直到2016年6月30日,深大通的股价一度触及最高点39.64元/股,已距收购前上涨超100%。

但是深大通在收购这两家公司时,也给自己埋下了一颗雷。

2018年,深大通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1.58%的基础上,公司净利润大滑坡,同比减少756.46%,亏损金额达到23.49亿元。

对此,公司解释为,这主要是因为计提2016年非同一控制合并的子公司冉十科技和视科传媒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和对视科传媒应收账款计提单项全额减值,而这也导致了深大通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达到24.85亿元,同比增长24.55亿元。

对于这颗雷,深大通的大股东自然心知肚明。在转型新媒体公司之后,他们曾经发起过两次并购,但是均以失败告终,而每次并购伴随的是长达半年的停牌。也就是从第一次并购失败开始,深大通的股价从此一蹶不振。

深大通并不准备摆烂。2018年初,深大通宣布拟收购区块链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和井销天下(北京)科贸有限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股权,正式向外界宣告了他的又一次“救援方案”。

在这场由上市公司主导的并购案中,期间曾三度申请延期复牌、两次调整并购标的数量,在6个月的酝酿后,深大通称未能与交易对手在核心条款及相关资料的提供、核查等方面达成一致意见,收购方案不出意料的终止。

今年,“工业大麻”红极一时,深大通自然也不愿缺席。在整个5月份,深大通连续发布4份涉及工业大麻的公告,其中涉及战略合作、成立新公司、巨额投资等,投资方向包括区块链在工业大麻全产业链中的溯源应用。

而在深交所的追问下,深大通表示,截至4月24日,公司在利用区块链技术方面的投入累计为411.3万元,其中2018年投入391.5万元,2019年一季度投入19.8万元。而深大通目前在区块链应用方面尚未产生相关收入。

从过往25年历史来看,深大通以卖陶瓷电容器起家,IT行业风起时转卖电子配件,房地产行业大兴土木时又一头扎进去,等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时,又抽身出来做起广告业务。而后也没有放弃每一次机会,区块链、工业大麻,深大通一次次以身作则,但是每一次都不了了之。

本文来自链得得,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