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币圈拉动智商税

币圈拉动智商税

撰文/   佐拉

编辑 /   鹿鸣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黄浦江两岸高楼林立,霓虹刺眼,每一丝空气都散发着名利的味道。2007年,16岁的孙宇晨第一次来到上海,为了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复赛。

 

比他早几年来到上海的自贡少年郭敬明这样回忆自己与上海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我的家乡没有地铁,第一次坐地铁时,才知道火车能在地下跑。出来后,上面是人民广场,非常的繁华,这些场景给我的震撼在当时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

 

上海滩的繁华赋予了孙宇晨足够大的想象空间,“你会觉得在这种地方,你想要什么都有可能得到。”他打定主意要逃离老家惠州,逃离那个“城乡结合部一样”的城市。

 

可能是想和这个城乡结合部彻底划清界限,孙宇晨在功成名就后也没玩过衣锦还乡那套把戏。一位惠州一中的毕业生对AI财经社说,“虽然我们学校还算不错,但每年能考上北大的也就那么几个人,我还真没听哪位老师提过这位学长。”

 

在《智族GQ》的报道中,孙宇晨在语文考试只写作文;英语考试用中文答题;历史考试填空时,反面人物一律填上班主任的姓名,反之则代以自己的名字:孙宇晨。

 

孙宇晨对文中的诸多细节颇为不满,他认为自己被大学同学和朋友出卖了,“一个人对社会做出了相应贡献,才会获得相匹配的社会财富。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是看他为社会做出了多少相应的贡献。”他在为自己辩驳。

 

报道发表四年后,孙宇晨花费3154万元人民币拍下与“股神”巴菲特的一顿午餐,可外界仍然没想明白一个问题,孙宇晨到底对社会有过什么贡献?

币圈拉动智商税

图/视觉中国

这个问题的答案搜狗都搜不出来。

 

币圈总是蕴藏着庞大的引力场,投机者、野心家、创业者、功成名就的富豪们、一无所有的草根们都被这个引力场吸住,齐刷刷地变成了翠绿的韭菜,或是大人物口中的“傻X”。

 

上链如上车,韭菜们觉得区块链是一趟可以驶向美丽新世界,实现阶级跨越的磁悬浮列车,但当这趟列车从东京驶出,途径硅谷、北京、香港,把这个乌托邦编制得越来越圆满的时候,对韭菜们来说,终点就要到了,车毁人亡的时候也来了。

01

 

ICO,即首次代币发行,这是一个币圈人士生造出来的词,对应的是金融市场的IPO,首次公开募股,中间的Public被换成了Coin,翻译过来就是用数字代币做众筹,筹到的钱(代币)再被用来发行新的数字代币,或者把钱应用于区块链项目的应用探索里去。

 

在ICO被投机者玩坏之前,最知名的ICO项目是总市值排名全球第二的项目以太坊,这是一个去中心化,包含智能合约与区块链技术的基础链,一次ICO便募集了3000万美元,但以太坊也同样给了早期投资者以足够多的汇报。

 

但怕就怕在这件事儿被钻空子的人盯上了。ICO出现后,圈钱变得容易,仅仅需要在网站上更新一个白皮书,热钱便汹涌而至,到后来连白皮书都不用抄了,一条代写的产业链出现了。

 

根据AI财经社此前打探到的区块链白皮书代写“行情”,一本白皮书4-5万就可以搞定,多加1万块就可以有全本的英文翻译,源代码撰写最多8万块,再配齐相关APP和钱包最多也不超过30万。

 

不到50万元的成本,一个ICO项目就可以公开募资,至于之后,项目是否能跑通,价值多少,没人知道。新币上线后,找圈内大V站站台,就能吸引更多的人投资,拉起币价后套现离手,只剩下韭菜在风中摇晃。

 

孙宇晨玩的就是这套把戏,波场也因为过度营销,如同杜蕾斯一般削减了脑袋碰瓷蹭热点被媒体称为“币圈杜蕾斯”。

2018年4月6日,孙宇晨在社交媒体上对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发难,例数波场比以太坊多的七个优点。但维塔利克只说了一句话,“波场具有更强的白皮书能力,(Ctrl+C和Ctrl+V比键盘键入新内容有更高的效率)”其中暗指波场白皮书涉嫌抄袭一事。

 

早在波场筹备阶段便有内部人士对外爆料,波场白皮书部分照搬以太坊和Kademlia的框架,部分照搬IPFS和Filecoin的白皮书。随后,协议实验室的创始人Juan Benet也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声称至少有9页的《TRON》英文版本的白皮书是从IPFS或Filecoin的文件中拷贝出来的。

 

但这并未阻止波场上线交易所,2017年7月,孙宇晨创建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首次发行的1000亿个波场币,从2017年12月中旬开始到2018年1月初,短短半个月时间,把波场币价格从一两分钱拉升到2块钱,暴涨百倍。

 

当波场币进入拉升通道,对孙宇晨的质疑也随之而来,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联合发文取缔ICO,孙宇晨便长期以考察为名滞美不归。2018年1月5日,孙宇晨抛售了60亿个波场币,套现3亿美元,约合20亿元人民币。

 

遭到创始人抛售的波场币从2018年1月6日开始大幅下跌,单日跌幅高达20%,随后便开始一路向下。有资者称其“一块八进的场,现在亏的只剩内裤了”。

 

一顶“币圈贾跃亭”的帽子戴在孙宇晨的头上,好在他回国了。在回国之后,孙宇晨以遭到诋毁为由,给每一家用过这个称号的媒体都送上了一份律师函。知名媒体《中国经营报》对此还专门写了一份公开信回应此事,第一句便是“作者并不认为‘贾跃亭’是一个负面形容词以及诋毁词。”

 

号称中国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在那段著名的粗口录音中如此点评孙宇晨,“不用讲了,他肯定是忽悠,谁看谁懵,懵到什么程度呢?明知道他是忽悠都不好意思骂他忽悠。”

 

02

 

ICO也讲究人脉,是币圈人情往来的一部分。一位区块链投资人曾告诉AI财经社,币圈的投资、ICO经常是呼朋引伴的,互相留存额度送人情,互相帮忙背书。孙宇晨也曾说过,当年,许多人投资波场是看在他的面子。

 

没有人脉就要找大V站台,帮忙喊两句,瞬间就能成事。这其中有两个关键人物,一个是李笑来,另一个是李笑来的门徒老猫。

 

2011年,延边发小罗永浩忙着在电影里打自己的脸,出去砸别人的冰箱时,李笑来悄悄买了几万个比特币,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刚过1美元。

 

转折出现在2013年3月16日,塞浦路斯政府为获得欧盟的进一步援助,提议通过对每个银行存款账户征税,累计筹集58亿欧元的法案。消息一出,塞浦路斯人再也不相信政府了,纷纷涌向银行挤兑,一款在线交易比特币的软件下载量却开始飙升。

 

人们开始对这种没有中央政府控制、基于全球互联网体系运行的虚拟货币大感兴趣。比特币也随之进入上升通道,单个币价达到几千块,并在当年11月底,一个比特币的价格超越了一盎司黄金的价格。李笑来瞬间实现财富自由。

 

接受央视采访时,李笑来说自己有六位数的比特币,一举成为币圈膜拜的对象,散户投资者投资的灯塔。比特币涨到8000块的时候,李笑来写了篇《握住你的比特币》,虽然比特币在后来滑到2000元,但这没有影响李笑来的币圈地位。

币圈拉动智商税

图/视觉中国

成为币圈网红后,李笑来开始在活动上频繁刷脸,演讲,投资、共同创办或站台了众多ICO项目,其中有个以草泥马为本位的“马勒戈币”,成功融资1500万。

 

2017年6月,李笑来真正参与的第一个ICO项目EOS问世,5天融资1.85亿美元(约12亿人民币)的记录。到7月2日,EOS整体市值达到近50亿美元,有人称之为“价值50亿美元的空气”。7月10日,李笑来又宣布另一个更具争议的ICO项目——连白皮书都没有,只有官网上几百字介绍的PressOne,6天融资5.2亿人民币,而李笑来的目标是2亿美元,也就是13亿人民币。

 

两个项目价格波动剧烈,李笑来名声也随之起伏。8月3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一则《关于防范各类以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使他陷入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中。8月31日,他转发虎嗅文章《别让李笑来们跑了》,并配文:“我给这位作者做做广告好了——不学无术。”

 

同样是在2013年,刚刚接触比特币的落魄淘宝店主老猫用 wordpress 搭建了一个比特币购物网站“菠萝集市”,这是国内第一个比特币购物平台。作为创办者,老猫接受过福布斯杂志的采访,还以“市场主”的身份在比特币中国三周年的聚会上主持了一场拍卖会。

 

李笑来相中了老猫,2014 年,交易平台云币网的前身貔貅网的负责人邱亮找到老猫,邀请他加入李笑来的团队。李笑来还花了20万买下了老猫挑选的域名 yunbi.com。

 

老猫得到了李笑来的力捧,同时也在力捧李笑来。李笑来把他做的付费社群比特币生存指南——BCA俱乐部交给了老猫。群内成员主要由李笑来在新东方任教时期的学生组成。老猫在群里每周一次给大家分析比特币的市场态势,给出操作建议,为了活跃气氛,老猫经常在群里发红包,每个人5个以太坊。

 

2016 年初,老猫撰写了自己的第一篇付费文章《疯狂的以太坊背后是什么》。在文中,他鼓励大家把认知“从比特币扩展到区块链,认识到 ETH 的价值”。在以太坊市值还排在十几名时,他就预言以太坊最终的价格会在“ 400 美元左右”。这篇文章以 19.9 元的价格在知笔墨上贩卖,随着以太坊价格的不断飙升,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已经超过了100万次。

 

03

 

时间走到2017年9月,七部委联合出台的ICO禁令让这一蒙眼造富的伎俩陷入停顿。币圈被迫发生某些改变,其中还是少不了李笑来的身影。

 

虽然李笑来的喊话不怎么灵,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从造币到ICO,李笑来还算是一个出色的区块链投资人,虽然他漏掉了以太坊,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江湖地位,按他自己的解释是,“那不符合我的逻辑”;“我比较抵触一个去中心化的项目以中心化的方式运营”。

 

李笑来早期比较著名的行动是投资烤猫,说烤猫是比特币世界里唯一值得投资的股票,“烤猫股票7个币以下随便买”,巅峰期,烤猫生产的矿机一度占据比特币网络将近30%的算力,后来烤猫失踪了。

币圈拉动智商税

正在工作的比特币矿机 图/视觉中国

虽然没投中以太坊,但李笑来支持着另一个天才程序员BM,做出了EOS,号称是“以太坊2.0”,宣称能解决以太坊存在的问题,取代以太坊的地位。

 

同时为了使交易速度更快,EOS采取了一种非中心化的计算办法,它把主网中的全部计算都集中在这些节点当中。如果这些超级节点被破坏,那么整个EOS网络就有可能瘫痪。

 

这一举措也使EOS的ICO可以不设上限。正常情况下的ICO,众筹币与新币的兑换比例是固定的,具体比例会在白皮书中说明。但根据EOS的白皮书,在未来还会将定额向市场发布代币,参与ICO的人越多,每个人分到的 EOS 币就会被稀释的越厉害,EOS 币的价格就会越来越高。

 

玩法足够刺激,赚钱的机会足够大。EOS上线仅5天,就融到了1.85亿美元。这还只是一个开始,EOS的主网将在2018年6月份上线。上线之前,需要确定最终的节点人选。声势浩大的超级节点竞选事件就此拉开大幕。

 

EOS白皮书中清楚的写到,竞选成功,节点的收益,这些节点每年会增发5%的EOS,大约238万个,竞选成功者将会获得这笔增发代币的大部分收益。按照目前15美元的价格,这是一笔3570万美元的收益,折合成人民币超过2亿。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一场币圈竞选战开始了。为了获得更多的支持,参选者需要获得更多EOS持有者的支持,并且也需要吸引更多圈外人士进来持有EOS。李笑来、薛蛮子、老猫、宝二爷、暴走恭亲王等币圈老炮纷纷出手,发表竞选宣言。

 

老猫在题为《风雨飘摇之际,我选择做个超级节点》的竞选宣言中声称,EOS超级节点是一个公益项目,并没有将它作为一个赚钱项目,将以公众利益最大化的方式,建立一个搞笑稳定的超级节点。并表示将会把可分配收益中的50%分发给经过验证的排名前50的用户,用于其他EOS项目扶持。这样的言论也被社区群众质疑为贿选。

 

得益于超级节点竞选,EOS一度成为了抢手货,交易量长期位列全球第二,价格也在一个月内翻了一倍。

 

EOS的价格水涨船高,其他币种也纷纷效仿,逢热点必蹭的孙宇晨也宣布将在波场中推出超级代表的竞选。

 

由于回报较EOS相差太远,波场的竞选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不过这也起到了拉升波场币价的作用,波场的市值也由此杀入全球前十。

 

孙宇晨本人也公开宣布将参与此次竞选,宣布参选仅一天之后,孙宇晨便获得1.2亿选票成为波场的运行27个超级代表节点中的一个,参与运行价值25亿美元的波场网络。根据波场浏览器Tronscan上得票结果公示,孙宇晨得票30%来自一个大支持者,这个钱包地址将自己所有的票都投给了孙宇晨。

 

2018年4月19日,在宣布超级代表竞选计划时,孙宇晨发布了一封写给波场社区的公开信,孙宇晨在信中批评比特币和以太坊,让绝大多数权力掌握在矿工、创始人和开发团队手中,“这是少数人的寡头统治。”孙宇晨说。

本文来自AI财经社,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