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波场,可能是区块链行业最具争议性与戏剧性的项目。

在这一年多时间,波场曾被众人视为不折不扣的「空气」项目,白皮书与代码多次被曝抄袭。如今,波场已经被许多人认为是少数「踏实做事」的项目之一;

在这一年多时间,孙宇晨曾多次被传高位套现跑路,甚至九四之后一度不肯退币。如今,随着大价钱收购BitTorrent以及连续举办高额奖金的开发者赛事,波场又被许多人认为是「最舍得花钱」的项目之一。

更神奇的是,波场发行的代币期间从发行价0.01元最高涨到约1.87元(今年1月初),市值达到约1870亿元,一度跻身「百倍币」之列。

因为以上种种,公众对波场长期以来都持有一种复杂的心态,有鄙夷,有不解,也有钦佩。那么,孙宇晨与他的波场,是如何实现这种形象的改变以及状态的更迭的?波场如今呈现的「繁荣」究竟是强力营销所营造的假象,还是水到渠成的自然现象?

在采访10余位接近波场的人士和业内专家,以及查阅、分析大量历史资料后,链捕手(ID:iqklbs)希望通过本文向大家呈现一个真实的波场「变形记」。

作者/龚荃宇

编辑/李曌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01

成功的营销策略

伴随着17年ICO的火爆与野蛮生长,加密货币市场出现一大批投机的传销项目、空气项目,主要特征是技术含量低、缺乏真实应用场景、重度营销且风格粗暴,并且以圈钱为核心目的。

去年7、8月问世的波场,恰好与前述特征形成多处对应,具有较高空气项目的嫌疑:它标榜自己将「构建一个全球范围内去中心化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但没有任何技术代码以及创新思路,创始人孙宇晨曾多次被指抄袭、炒作,多次创业乏善可陈……

但这并不妨碍波场ICO的火爆。在连续举办十多次线下路演活动后,波场在17年8月21日于币安平台首度开放ICO,5亿个波场币TRX在53秒内以约0.01元的价格出售完毕,此后陆续在RenRenICO、ICO365等平台上线,均销售火爆。据一位曾深度参与波场项目的人士张曦(化名)透露,波场在这轮ICO中共募集约7000个比特币,彼时价值约2亿元。

此前一两个月,波场已经顺利完成其私募融资,并宣称其私募投资人包括比特大陆CEO吴忌寒、FBG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硕基、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量子链创始人帅初、OFO创始人戴威等。波场前COO刘明在今年5月的一次直播中曾提到,波场私募规模近4000个比特币,并且以10亿元的估值总共融资6亿元。

不过张曦告诉链捕手,「6亿」这个数据有夸张成分。综合多方面信息来看,波场总融资价值的区间很可能在3-5亿元之间。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波场某场路演时找到大量美女为项目站台宣传,宣传口号相当夸张

作为公众眼中的「空气」项目,波场ICO之所以能如此成功,一部分要归功于疯狂的市场行情,另一部分则要归功于其创始人孙宇晨「出神入化」的营销能力。

创办波场之前,孙宇晨在互联网行业成名已久,拥有2011年亚洲周刊封面人物、2014年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2015年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90后学员等众多令人眼花缭乱的称号,他还频繁地出现在各大演讲场合以及参加各大媒体节目的访谈,以博取更高的关注度。

擅长营销与包装,以及对名利的异常渴望,是孙宇晨被公认的最大特质。2015年8月,《智族GQ》特稿《风口上的孙宇晨》的发布将孙宇晨的这些特质彰显无遗。孙宇晨还在该文中说,「PR 在我们这儿就是跳动的心脏,时不时就得蹦跶一下,不蹦就死了。吃相是很难看,但是没办法。」

或许是过于追求个人曝光度以及疏于关注产品,陪我APP虽然在15年下半年拿到6000万元A轮融资,但始终没能在市场上引起波澜,长期位居苹果应用市场社交分类100名开外,总榜1500名开外。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陪我APP16年4月-17年8月在苹果应用商店社交分类排名趋势  来源:七麦数据

某种程度上来看,孙宇晨的那套行为方式并不适合互联网行业,但异常适合于早期的区块链行业。由于区块链技术尚不成熟,谈落地与应用都为时过早,技术水平与执行力再强暂时也难有用武之地。在17年上半年ICO盛行之际,最受市场欢迎的项目往往就是那些团队会讲故事、资源渠道广、营销能力强的项目。

「投资就是看人,我在孙宇晨担任Ripple大中华区首席代表时就认识他了,后来看他一直参加各种节目、进入湖畔大学,就觉得孙宇晨个人能力非常强。」波场私募投资人、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杨林科向链捕手谈及投资波场的理由时说,「而且他微博有将近100万粉丝,这对波场未来的推广有很大帮助。」

波场前COO刘明也曾表示,他之所以全力支持孙宇晨做波场这个项目 ,就是因为孙宇晨可以利用自身在币圈以外的强大影响力去扩大币圈的受众基数。

在17年国内那群蜂拥而至的ICO发起者中,孙宇晨无疑是其中经历最丰富以及名气最大的人之一,其市场营销能力更是公认顶级,对于普通民众的心理需求与倾向有着敏锐感知,这些特质在波场ICO以及后续运营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张曦告诉链捕手,波场长期以来的PR策略可以用「 高举高打」与「 低到尘埃」两词来概括。「高举高打」是指将波场营造为高逼格的项目,这首先是将创始人孙宇晨与「 90后创业领袖」、「 马云门徒」、「 全球杰出青年」等标签绑定。

一位与波场有过合作的项目方人士王凯迪(化名)向链捕手表示,孙宇晨对「 马云首个90后门徒」 这个称呼特别在意,如果稿件中没用这个称呼,他就会说这个稿件对他的定位不准确,要求改一改。「 现在孙宇晨已经很少用这个名号,因为阿里巴巴那边已经警告过他了。」何笛补充说。

其次,波场会经常找到公关公司对接路透社等海外顶级媒体发布软文,再将稿件翻译后传回国内,「散户一看就会觉得这是全球性的高逼格项目。」张曦说。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11月波场官方账号翻译的部分海外媒体报道

如上图所示,时至今日波场的海外媒体宣发渠道已经从路透社等海外顶级媒体扩散至俄罗斯、韩国等地区性主流媒体,并且保持每周至少一篇文章以及一家新媒体的频率,营造全球各地都在关注波场的氛围。

在国内,波场的宣发渠道更加广阔,从主流财经媒体到草根自媒体,大多都曾为波场发布过新闻报道,内容多在极力彰显波场的人才与技术实力。据链捕手了解,波场还专门孵化过多个区块链自媒体。

「低到尘埃」则主要指创始人孙宇晨经常「低下身段」与用户接触交流,强力打造孙宇晨的个人IP。据链捕手(ID:iqklbs)观察,波场大部分新闻信息都是首先通过孙宇晨个人微博、推特等社交媒体发出,波场官方账号仅转发分享。在波场官网最下方,孙宇晨的个人微博、Twitter、Facebook等账号也都全部列出,并且其关注者数量都高于波场官方账号,这在所有项目官网中都极其罕见。

从孙宇晨的个人微博可见,他平均每天发布至少5条信息,大部分都是分享项目动态以及评论市场走向,偶尔也会「蹭」热点,譬如模仿胡海泉在陈一凡吸毒事发后的感叹体、评论基因编辑事件,总体呈诙谐幽默、接地气的形象。

在波场的微信公众号,用户甚至可以直接在菜单栏找到孙宇晨的个人微信二维码,并在1天内通过申请加为好友,其朋友圈经常发布波场动态以及市场评论。对此,张曦告诉链捕手,孙宇晨的微博等各大社交媒体动态都并非孙宇晨本人发布,波场设有专门的文案经理进行编辑与打理,那些微信号也是由专人同步孙宇晨本人朋友圈信息。

孙宇晨还非常热衷于通过直播与用户进行沟通,17年8月的ICO阶段他至少在微博一直播平台进行了12次直播,月底ICO那几天几乎每天都会直播。此后,孙宇晨仍然保持每月至少1-2次的频率,在波场重要节点时与用户进行交流。

「除了V神,还有哪几个项目创始人敢这么出来摇旗呐喊?」朝财猫创始人Jeffery表示,他正是基于孙宇晨这种「讨喜」的PR策略在二级市场投资了波场币。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孙宇晨每次直播点击人数都显示在500万-2000万之间,但评论量普遍都在1000左右,两者比例远低于正常比例,且孙宇晨微博粉丝至今仍只有106万。据链捕手从多处信源了解,孙宇晨的直播人数大部分都是由第三方团队刷出来的,真实在线人数最多也就一两千人。

事实上,波场在微博、推特以及公众号等各大渠道都具有明显的造假痕迹,文章评论数与转发数的水分大概率不低于7成。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波场官方公众号留言区可疑留言:留言点赞数类似,大多非常规账户名、内容均无意义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孙宇晨微博可疑的转发内容:转发时间过于规律,账户名杂乱无意义

虽然直播以及其他社交媒体真实覆盖面并不大,但张曦仍然认为意义重大。「大部分散户其实不关心你做什么项目,技术指标如何,他们只关心价格与涨幅,社交媒体主要起到形式上的作用:当波场价格逐步上升的时候,孙宇晨的频繁发声及其漂亮的数据对散户就是最好的「春药」。」张曦说。

但这些虚假的数据显然不会令孙宇晨感到满意,毕竟他对被关注与被讨论的渴望超过绝大多数创业者,波场也需要源源不断的新流量。「我衡量一件事是否要做,热不热闹很重要,一定要有人搭理我,哪怕是骂我呢?」他曾在那篇热传的GQ特稿中如是说。

孙宇晨多次在推特点评以太坊并艾特V神、双方多次论战可能就出于此因,常规的项目进展根本没法引起大范围关注,只有这类「非常规」内容才能在社交媒体走红。前几周,孙宇晨甚至还宣布邀请到著名篮球运动员科比参加明年年初的波场会议 。更早时候,市场上还多次盛传波场将与阿里、百度、Twitter等互联网巨头进行合作,但全都没有下文。

而最近几个月,波场正在极力为自己塑造「做实事」项目的形象。寒冬之下,众多区块链项目进入「冬眠」状态,进展寥寥。在这样的背景下,波场不仅继续保持稳定的对外发声,譬如每周都会宣布波场上了某个新交易所、与某项目达成合作、被某海外媒体报道、在某国举办线下Meetup等,同时其主网交易笔数与地址屡创新高以及DApp数量迅速增长的新闻也屡见报道,例如《曾经槽点满满,但波场真的在做事》。

如今来看,波场的营销策略无疑是相当成功的,不仅将很多人对波场的印象从「空气」项目转变为少数「做实事」的项目,还成为了大量区块链项目的「榜样」,许多其他项目用户都会在社区建议项目方学习波场的营销策略。

不过在波场极力塑造的形象之下,波场的技术与生态真的如同宣传那般领先与优异吗?

02

「重注 」技术与生态

谈及波场技术,抄袭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18年1月初,Protocol Labs创始人Juan Benet发推称,波场英文版白皮书至少有9页是从IPFS或Filecoin的文件中拷贝出来的;4月,以太坊创始人则在转推中以「Ctrl+C和Ctrl+V」暗讽波场白皮书抄袭;6月,DAR的研究人员在波场Tron codebase中发现了多个从其他项目复制的代码实例。波场的抄袭,几乎成为行业众所周知的事情。

孙宇晨也曾在访谈中间接承认并回应了这个问题,「我认为商业社会本质上比的还是执行力和是否能真正把一件事情deliver出来。」他说,「做出来,我觉得才是最重要的。某种程度上来说,争论这个想法本身是谁的,其实没有意义。」

Jeffery也认为,这个行业本身就是开源的,关键是谁能把这些技术落地,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人认识,以及吸引更多人才一起完成一个共同的事业,这未尝不是一种策略。

由于行业本身乱象频发,以及波场出色的PR策略,抄袭时间并没有对波场产生实质性影响,而波场对技术的投入也的确在逐步增大。

从17年10月开始,波场陆续从各大主流互联网公司挖来大批技术高管,第一位就是目前担任波场CTO的陈志强,他此前曾在网易、腾讯、360任职,并担任过阿里巴巴大数据专家(通稿称职级为P8)。12月,波场再度从阿里挖来一名大将——原阿里巴巴数据挖掘专家赵宏,目前为波场公链技术负责人。

今年年初,波场又陆续从百度、美团、京东等互联网公司挖来多名高级工程师,至今技术人员已在百人之上。无论是技术高管背景,还是技术人员规模,波场都堪称区块链行业中最豪华的项目之一。

同时,波场的长期目标也悄悄从「构建全球范围内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转变为「构建全球最大的区块链去中心化应用操作系统」,试图吸引更多第三方开发人员在波场主链开发DApp应用。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波场与以太坊等项目在GitHub提交代码次数对比图  来源:Tripio提供

由上图可见,波场今年3月份后在GitHub上提交代码的次数显著提升,始终高于以太坊数倍,直至11月。而根据TokenInsight指数12月7日数据,波场最近3个月总共在GitHub提交853次代码,在所有区块链项目中排第9名。

随着今年6月底波场主网上线以及后续多次优化,波场主网现已运行5个多月。从主网表现来看,波场目前还未被曝光过出现重大漏洞,相比之下以太坊与EOS智能合约被曝光的漏洞相对较多;波场还声称主网 TPS最高可达到2000,区块浏览器显示当前TPS峰值为748,远高于以太坊但低于EOS的3996;波场主网交易手续费与EOS同样为零,以太坊仍需要一定手续费;根据 DappRadar数据,波场DApp数量约20个(以游戏类DApp为主),远低于EOS的197个与以太坊的1265个,后两者DApp的使用人数也是数倍于波场。

由上述信息可见,波场主网整体运行较稳定,并较以太坊与EOS存在一定优势,但DApp开发者数量与用户数量均远低于以太坊与EOS。这可能与波场主网推进较慢、基础设施不完善有关,也有可能与波场在开发者群体中长期负面印象有关。

虽然波场凭借「出神入化」的PR策略赢得大量普通用户的青睐,但其善于炒作与抄袭的特质在区块链行业资深人士中已深入人心,尤其是技术开发者群体,这种固有印象通常是很难被消除的。链捕手在向多位区块链技术专家询问其对波场技术的看法时,他们几乎都表示未对波场技术及代码有过研究,无法评论。

一名知名投资机构负责人唐斌华(化名)则告诉链捕手,他们这个圈子几乎不会讨论到波场这个项目,因为一直觉得它就是个空气项目,也不太认可它的宣传方式,「论技术,比它技术好的项目有很多论落地,比它落地程度高的项目也有不少,所以我们不会把波场纳入研究与投资范围。」

但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波场主网的交易笔数与地址持续创造新高,根据波场区块浏览器的数据,其交易数于12月1日达到239万笔,四倍于以太坊交易数。但据链捕手了解与观察,尽管近期波场DApp的发力以及空投增多的确为波场贡献了大量交易数,但这个庞大的数据仍存在多个可疑之处。

首先,波场主网地址增长速度与交易笔数增长速度并不匹配,前者远低于后者。由图可见,波场主网交易笔数从10月中旬开始大涨,至今最高达到10倍涨幅,但同期波场主网地址增长缓慢,从10中旬至今只上涨约40%,两者的差距难有合理解释。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波场主网地址增长图表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波场主网交易笔数图表

其次,波场主网交易转账记录存在诸多疑点,包括多个地址频繁相互转账、小额转账频繁出现,具体可见以下由链捕手截取的部分具有典型性的截图: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11月29日17:04左右转账信息  来源:tronscan.org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11月29日15:55左右转账信息  来源:tronscan.org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11月15日11:20左右转账信息  来源:tronscan.org

从以上转账交易信息可见,最近几周波场主网上有许多地址在来回转账,且都在短时内完成。但无论是个人转账交易,还是DApp智能合约产生的自动交易,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会短时间内出现如此频繁的相互转账、循环转账,「这很有可能是波场自己开发的自动转账程序产生的。」一名公链开发人员祝楠(化名)告诉链捕手(ID:iqklbs)。

考虑到波场转账交易无需手续费,以及孙宇晨对炒作的需求与掌握,这个猜测具有相当的可信度。「中国人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把所有有评判标准的潜规则读得非常明白,然后会让自己所做的事情非常符合标准和规则。」王凯迪认为,只要大家都看重主网交易量以及代码更新次数,波场就会通过各种手段提升自己的数值。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波场目前的公链及DApp生态建设力度在所有公链中可以排进前五。据链捕手观察,波场几乎是举办各类开发大赛频次最高、奖励最丰厚的区块链项目。根据波场今年4月初发布的信息,该项目启动了包含一系列活动的TronPG 20亿美金奖励计划,具体包括:

4月初,波场宣布举办首届编程大赛,激励开发者开发适配于波场TRON主网的冷钱包、热钱包、区块浏览器,总奖金池为100万美元;

4月底,波场宣布开启波场TRON创业者基金计划,只要团队开发的TRON生态产品本身达到DEMO级别或者更高并通过审核,波场将给予单个项目10万美金额度的借款支持。在还款方式上,项目方可在18个月内无息偿还债务或者在融资后转为股权,若项目创业失败则不予追究;

6月中旬,波场宣布启动2万美金「奖励金」计划,为适配于波场TRON优秀钱包和区块浏览器的项目发放2万美金奖金;

11月29日,波场宣布成立区块链游戏基金,称将在未来3年内投入1亿美金在全球范围内打造区块链游戏生态;

12月1日,波场宣布启动百万美元加速计划,激励开发者在波场开发并提交DApp作品,一等奖作品可获20万美元奖励,总奖金池为100万美元;

12月5日 ,波场宣布启动生态共建者计划,支持波场DApp开发者申请资金、技术支持、社区导流等资源,完成特定任务的DApp可以获得奖励。

除了直接发放了大量奖金,波场在最近一年还对投资了多个区块链项目。据链捕手根据网络公开信息统计,孙宇晨或者波场至少对Tripio、Global Social Chain、DACC、Game.com等5个以上项目进行了投资。

其中,Tripio技术合伙人JQ告诉链捕手,他们近期会考虑将波场作为跨平台部署Tripio协议的第一站,开发出Tripio协议的波场版本,「除了因为波场比较有影响力以外,还因为波场对以太坊语言的兼容度很高,对我们而言投入产出比会比较合理。」

至于合作方就更多了。最近1-2个月,波场至少与NeoWorld、DappRadar、dapdap.io、Cocos-BCX、SpiderStore、Blockchain Cuties等15个以上项目达成合作,其中主要是游戏类项目与DApp平台类项目,与波场近期强力打造游戏类DApp的方向相吻合。

通过大规模的奖励、投资以及缔结合作,波场正在通过利益关系打造一个规模可观的「朋友圈」,共同为完善波场主网的基础设施、DApp应用贡献力量,以及推动波场DApp获得更多受众、走向落地。

03

巨额财富的来源

至此,一个贯穿全文的线索已经跃然纸上:波场资金实力非常雄厚。

无论是大规模投放软文、大量从互联网巨头挖人,还是连续举办高额奖金赛事、多次对外投资,都需要大笔大笔的资金,今年6月波场甚至还花了1.4亿美元收购了P2P下载软件BitTorrent。在去年九四事件中将所有ICO资金「吐」回去后,为什么波场还会这么有钱?为什么即便市值更高的项目也没有波场这么「壕」?

概括来说,就是孙宇晨对财富与成功的强烈渴望在出色的营销策略与疯狂的市场行情之下,促使他完成了巨额的财富积累,其中有「个人奋斗」的因素,但更多的属于「历史进程」的因素。

正如绝大多数ICO项目,孙宇晨创办波场的主要目的很大可能是「圈钱」。波场前COO刘明就在5月的直播中提到,孙宇晨在波场早期根本不相信比特币、去中心化,私募完成后立即把比特币换成了法币。随后刘明还在朋友圈表示,孙宇晨当时甚至希望直接接受人民币投资,但被他力劝而作罢。

九四事件之后,孙宇晨更是一度因为坚决不退币的强硬态度而引起大量关注。波场ICO原定于17年9月9日,但8月底市场流传出监管将至的信息后,孙宇晨立即加快了ICO进度,最终于9月3日在微博宣布ICO完成,「 孙宇晨甚至还计划赶在文件出台以前上中币网开交易,但最后4号中午中币网那边告诉孙宇晨他们人已经在金融局,然后就作罢了。」张曦说。

这个说法在刘明的微博中得到部分印证。正如下图,刘明在微博回复一名网友称,「 他(孙宇晨)不肯退,还坚持说今天能上国内交易所,我也是服了,看今天谁敢上。」张曦还告诉链捕手,孙宇晨在得知无法上币以及文件出台的消息后,当即飞去了韩国。

波场变形记:挥舞着百亿钞票的RMB玩家

刘明微博去年9月对孙宇晨不肯退币的评论

种种迹象之下,孙宇晨不甘心放弃这笔上亿元巨款的心理状态可见一斑。但最终,在刘明、何一等合作伙伴的施压下,孙宇晨接受了退币并将ICO募得的上万比特币返还给投资人。不过,孙宇晨没有料到,这次巨大「损失」反而为他后来赢得更多财富埋下了伏笔。

根据波场白皮书,波场总共发行1000亿个波场币,其中40%公开发售,15%私募发售,35%由波场基金会所有并用于生态建设,10%用于支付早期支持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即前文提到的陪我APP运营主体。

链捕手从多处信源了解到,波场基金会所持35%波场币始终由孙宇晨个人掌控,陪我科技所拥有的10%也全部由孙宇晨掌控。去年9月波场退币通道开启后,绝大部分ICO与私募投资人都选择了退币,而这些退回的波场币也全部在孙宇晨手中。由此,波场币所有发行量中有90%以上都由孙宇晨个人控制,形成高度控盘之势。

虽然波场没能在9月4日当天登陆中币网,且当时整个行业风声鹤唳,但孙宇晨仍然没有放弃尽快登陆交易所的想法。毕竟对孙宇晨而言,上交易所意味着他手中的大量波场币将可以变现。

链捕手在Coinmarketcap网站发现,波场币的交易最早在去年9月13日即纳入该网站的统计范围。根据链捕手(ID:iqklbs)了解的信息,波场当时登陆于去中心化交易平台EtherDelta。10月底,波场正式登陆币安平台。

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波场自去年9月初到11月底,波场币的价格一直在0.01-0.02元的范围内小幅波动,但日交易量已从早期的50-150万元上升至2000-4000万元。

此后,伴随着整个市场行情的疯狂上涨,波场币的价格与日交易量也迎来双双大涨,价格于1月5日达到峰值1.87元,总发行市值达到1870亿元,日交易量达到343亿元。至此,波场币成为「百倍币」中的一员。

在这次大涨中,收获最大的人当属拥有90%以上波场币的孙宇晨。据链捕手了解,孙宇晨在波场币登陆交易所后就一直在逐渐出售手中的币,特别是在登陆币安之后。刘明也在直播中提到,孙宇晨曾用多名波场员工的身份在币安交易平台开办账户,将掌握的波场币充入账户卖掉套现。

「孙宇晨的命太好了。」张曦在采访中多次感叹道。

孙宇晨在那次牛市中究竟套现了多少现金,暂时无从得知。但链捕手从接近孙宇晨的人士口中得知,孙宇晨在今年11月初掌握的所有资产价值约有100多亿元,其中以法币为主,但不确定是否包含属于基金会、已锁定的约34%波场币份额。「从真金白银来说,我觉得孙宇晨大概率就是币圈最有钱的那个人。」王凯迪说。

除了前述因素之外,孙宇晨之所以能积累如此巨额财富,还要归因于他的「狠心」。链捕手还从接近孙宇晨的人士处了解到,波场团队早期成员之间的利益分配长期存在纠纷,孙宇晨在项目早期曾对多名早期重要成员承诺给予波场总发行量数额不等的可观份额,但始终没能兑换,最终成为多名早期成员离开的重要导火索。

不过按照波场前COO刘明在那次直播中的说法,他自己来到波场前并没有事先与孙宇晨谈好利益分配问题,导致他根据自认为的贡献找孙宇晨要5%份额时遭到拒绝。最终,孙宇晨只向刘明发放了1000万个波场币,是所有发行量的万分之一,并且当时只价值10多万元,「这种事情他能做出来!」刘明愤愤不平地说。

无论手段如何,波场现在毫无疑问是整个区块链行业拥有可动用资金最多的项目,但孙宇晨看起来如今也不再只是「圈钱」,而是敢于花大笔钱去完善波场的基础设施以及生态体系,即便在这个市场寒冬,波场的动作与声量也未见减少,依然是整个行业「做事」最多的项目之一。

前文提到的GQ特稿中还曾提到,「一定要赢」,是孙宇晨的人生信条与核心逻辑。孙宇晨口中的「一定要赢」其实包含财富与事业上的双重成功,两者相辅相成,但前者优先于后者。在实现完全意义上的财富自由之后,孙宇晨会倾向于将其重心转移到事业成功之上,他需要这样来维持自己的形象,「到今天这个地步,就算他不信区块链也只能逼自己相信,然后继续演下去。」王凯迪说。

如今孙宇晨最大的愿望,可能的确是将波场打造为全球最大的区块链去中心化应用操作系统。他曾在一次访谈中表示,「我不愿意成为那种有悲情色彩的英雄,更愿意哪怕背负骂名把事情做成,这是我这些年最大的变化,可能与成为一个英雄相比,我更在意能把事情真正做成。」

但问题是,充裕的资金固然是项目成功的必要条件之一,但团队文化、组织机制、长远战略等因素同样也是,而由孙宇晨占据绝对话语权的波场显然并没有在这几个方面彰显出其领先之处,而单纯通过利益绑定的内外部关系也并非牢不可破,甚至可能会越来越脆弱。

如果想要在公链竞赛中抢得有利位置,并落地实际应用场景,波场未来还有很多紧迫性的功课要做。

本文来自链捕手,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