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挖矿

我做矿工这两年,从热的发烫到凉的彻底

example

长达150米的仓库两侧,密密麻麻地放着超过20000台隆隆作响的机器。

灯光昏暗,只有LED灯在不断地闪烁着绿光。巨大的噪音中,还有鼓风机和空调的声音,是他们确保了仓库不会变成一个桑拿房。然而,闷热烦躁的气氛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矿场墙上贴着一条标语——“时间就是金钱”。

我做矿工这两年,从热的发烫到凉的彻底

初入矿圈,盆满钵满

2017年初,阿水第一次走进这个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的“矿场”,同事告诉阿水这个机房是用来“挖”比特币的地方,所以被形象地称为挖矿的矿场。可一个虚拟的东西,为什么会用挖这个词呢?阿水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同事也解释不清,让阿水去问带班的组长。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就像一个技术宅男的组长应该已给很多人解释过,他很耐心地给阿水讲了这背后的原理:“其实比起挖矿,获取比特币更像是美国和澳大利亚都有过的淘金热。

“之所以你看到现在的矿场规模这么大,是因为拿到奖品的难度在与日俱增,参加的矿工越来越多,像我们这里这样的矿场,现在光中国就有百八十个,而新建的矿场大多在冰岛和俄罗斯等的荒无人烟的地方。但同时,单场游戏的奖品却越来越少。这是“中本聪”在创造比特币的时候就强制规定的。”组长耐心地给阿水解释道。

“所以我们矿场的墙上要贴上‘时间就是金钱’,因为时间在这里真的就是金钱——越早尝试,就越可能拿到新的比特币。”说到这里,组长突然停下来看着阿水。

阿水还在努力回味他刚才的那些话,突然反应过来,组长是在嫌弃他浪费工作时间了。

那时还是2017年年初,一个比特币大概值1000美元,也就是6000多元人民币。显然,一场每10分钟就派出巨额奖金的游戏,确实没有不参加的理由。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阿水已经在这个矿场工作了一年。阿水因为挖矿和买卖各种数字货币赚了一大笔钱,在币圈人称“财富自由”。

我做矿工这两年,从热的发烫到凉的彻底

深耕矿圈,黯淡收场

彼时比特币价格已经达到将近2万美元,链圈币圈矿圈如日中天,看到矿机生意这么赚钱,阿水下定决心自己开矿场,自己当老板。

阿水开始考察矿场地址,确定了电费的平均成本为3毛左右,随后,阿水在朋友的推荐牵线下,在四川一个偏远山村里,签下了占地将近一千平米的场地,足可以放下将近2万台矿机大小的规模。

选址结束后,阿伟便赶紧雇好人员,紧锣密鼓地开始修建矿场。

“盖厂房、买设备(高压电、变压器……但不包括矿机)等,共消费近250万。”一个多月的时间,用时一个多月,阿水将矿场修建完毕。

一切安排稳妥之后,进入招商阶段,但此时,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已每况日下。币价一路下跌,让初次作为矿场主的阿水毫无心理防备。

来咨询阿水的人,当问了电价后,便开始犹豫,然后就没有后续了。前来咨询阿水的人不在少数,据阿水称,绝大多数是手上有较多矿机的矿场主,但终究出于成本问题而未与阿水达成合作。

今年5月,比特币曾短暂的反弹至10000美元,之后一路下滑,11月份时最低跌至3652.06美元。

本来只打算做矿机托管生意的阿伟,现在只想尽可能压缩成本,将矿场赶紧转让出去。

我做矿工这两年,从热的发烫到凉的彻底

进入11月份,比特币领头下跌,整个币市严重缩水。

比特币币价一直在27000元震荡的今天,四川3—4 毛/度的电费,矿机早已扛不住挖矿成本了。

“目前很多机器,都已经关机了,因为已经没有利润可言了,而且还要亏钱。”阿水深知自己想要转让矿场的难度,但侥幸心理一直存在,似乎这样的侥幸会让他更加心安一点。

最近一度爆出矿机按斤甩卖的新闻热搜,他的投资,显然没有踏对点,阿水现在只想赶紧卖掉矿场抽身退出矿圈。

阿伟不是没想过低价收购矿机后,等待牛市到来,放在矿场进行挖矿。毕竟自己建好的矿场里,一台矿机也没有。

但考虑到自己目前刚失败的投资经历,阿水想想终究还是放弃了。

本文来自Bitmaster,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