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很多人判断,孙宇晨回不来了,如同贾跃亭那样。财新网发文梳理孙宇晨一年的出入境轨迹,监管部门2018年6月就曾对孙宇晨等人下达边控指令,但其曾在去年11月出境,今年3月还在寻求如何入境,而孙宇晨采用何种方法出境还尚不可知。

很多人判断,孙宇晨回不来了,如同贾跃亭那样。

财新网发文梳理孙宇晨一年的出入境轨迹,监管部门2018年6月就曾对孙宇晨等人下达边控指令,但其曾在去年11月出境,今年3月还在寻求如何入境,而孙宇晨采用何种方法出境还尚不可知。

孙宇晨并不是第一个身陷边控风波的。9.4之后,被边控的币圈大佬不是两三个。

禁足国内

互链脉搏整理币圈几位有明显被边控痕迹的“大佬”资料发现,这些人几乎都是在2014年或更早的时候进入币圈,或是开设交易所、或是发币、或是进行ICO项目投融资等,都在“94新政”到来之前,赚得满盆钵。

“94新政”到来之时,交易所高管们最先受到冲击,被“禁足”国内。

2017年9月4日当天,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规定ICO属于非法融资行为。9月15日,北京市监管机构约谈辖内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要求各交易平台当日明确所有虚拟货币交易的最终时间,并立即停止新用户注册。在关停交易所时,有媒体报道,三大比特币交易所,比特中国、OKCoin、火币网高管疑被边控,且不得离京。边控嫌疑指向OKCoin创始人徐明星、火币网创始人李林。

徐明星和李林在进入币圈之前,都是自由创业者。

徐明星2006年在读人民大学物理专业硕士途中退学,开始创业。先后做过团购网站、共享文档网站、餐饮O2O相关产品,不过三次均以失败告终。2012年,屡次创业失败的徐明星成立okcoin,并在2013年10月正式上线交易平台。

Okcoin上线后发展迅速,上线三个月便达到每月26亿的交易记录。但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Okcoin频频被投资人投诉有“割韭菜”之嫌,2018年集中爆发。多为用户称在OKex购买的期货单在达到爆仓线时,未收到短信提醒,以致未能及时增加保证金造成爆仓;其中有人声称未参加交易的百万投资也被强制平仓;更多人则认定OKex依靠机器人拉升或下砸K线,进行“定点爆仓”。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OK投资者要求徐明星还钱)

2018年3月开始,投资者们在多个场合围堵徐明星未果,而在那之后,徐明星也几乎没有再公开露面,2019年4月11日,徐明星卸任北京欧凯联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经理,由OK集团李广鹏接任。

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研究生李林,2007年毕业后入职了美国甲骨文公司,工作三年之后,开始创业,于2010年6月创办团购网站人人折。首次创业失败后,2013年5月,李林创办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同年9月1日,火币网正式上线。

数据显示,火币网上线9天,单日交易额达100万元人民币。2014年2月25日,火币网单日交易量超过26万个比特币,单日交易额达10亿人民币,创造了当时全球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最高纪录。

货币交易额猛增的背后,有违规交易、洗钱的嫌疑。2017年1月,人行营管部与北京市金融局、市工商局等相关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进驻“火币网”,就交易平台执行外汇管理、反洗钱等相关金融法律法规、交易场所管理相关规定等情况开展现场检查。而货币为进行反洗钱工作,暂停了比特币和莱特币提现业务。

之后,随着监管的日趋严格。2017年,10月31日,火币网停止了所有数字资产兑人民币的交易业务。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禁足”国内的币圈人士 制图:互链脉搏)

出走海外

“94新政”中,中国两大交易所的创始人均被禁足国内。而之后的几个月,币圈其他多个“大佬”纷纷出走海外,疑似被限制不得入境。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出走海外的币圈人士 制图:互链脉搏)

“大佬”出走海外,常常从买房开始。

2018年1月29日,薛蛮子宣布在日本买下了一条街,命名为“蛮子小路”,有十一个老町屋。2018年3月,宝二爷郭宏才在美国硅谷购置了一套百亩大的庄园,命名为“韭菜庄园”。海外买房后,二人都未在国内公开露面。

在进入币圈之前,薛蛮子和郭宏才的人生轨迹完全不同。薛蛮子1953年出生,自封为“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而郭宏才在进入币圈前,是个牛肉商贩。

2014年薛蛮子开始接触数字货币,并买入一些瑞波币。2017年,薛蛮子正式进场,7月,他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合影,薛蛮子搂着李笑来的肩膀,坐在同一张餐桌旁,开怀大笑,配文:“@李笑来,我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啦!哈哈哈!”

截至2017年7月9日至8月9日,薛蛮子共投资了12个ICO项目。薛蛮子疯狂投资ICO项目刚好赶上ICO被定性为非法融资行为的阶段。94政策一出,薛蛮子就去日本大量买入老町屋,表示要把东京的蛮子民宿做成宝贵的分布式AirBnb,开启新一轮投资之旅。

互链脉搏观察薛蛮子微博动态,其定位在国内的最后一条微博,是2017年7月31日在上海参加cio大庙会的动态。同行的还有宝二爷郭宏才和赵长鹏。十一期间,薛蛮子就已经在京都,之后,其微博定位均在海外。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2017年7月31日 薛蛮子和宝二爷、赵长鹏在上海)

和薛蛮子只做投资不同,郭宏才在币圈做过的事情更加多样。2014年,郭宏才在内蒙古建成当时最大的比特币矿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每天大概要消耗50万人民币的电费,当时(2014年)能生产出100枚比特币。”矿场生意做了一年,联合妻子金洋洋开始做视频访谈——“比特币中国行”(最初是ICO普法中国行),2018年8月,联合洋洋访谈、人人ico发起区块链民间型学习组织,号称币圈“黄埔军校”。

但是,“黄埔军校”建成不到半年,郭宏才人就去了海外。2017年12月,郭宏才微博最后一次定位北京,之后,辗转香港澳门、美国、东南亚多国,未曾再定位在大陆。郭宏才曾在2018年下半年公开表示,94监管政策出台,国内的发展空间被压缩了,就去硅谷开辟海外市场,并且建立了海外团队。“我现在虽然在美国,但是随时也都可以回去,我办的是旅游签,绿卡还没有办下来。”

虽然郭宏才说自己随时可以回国,但其微博上常常更新的内容和定位,却显示他一直在境外。同时,“比特中国行”和所谓“黄埔军校”也都渐渐没了踪影。反倒是宝二爷韭菜庄园里绿油油的韭菜一次次被人提及。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宝二爷韭菜庄园)

相较于薛蛮子和郭宏才“买房养老”型的海外生活,孙宇晨和赵长鹏可以称得上是“事业型”漂流者。

赵长鹏在出走海外时,有种币圈罕见的壮士断腕的气势。赵长鹏搬家日本的消息伴随着币安大陆关停的消息。2018年2月3日币安网发布公告,不再为大陆用户提供服务。随后,币安团队开始将人员和服务器转移到海外,并分散到了十几个不同国家和地区。

2017年7月,赵长鹏创立币安,并在ICO中为币安融资1500万美元。最初成立的3个月内,币安利润达到750万美元,第二季度,利润高达2亿美元。仅仅6个月就凭借币安的成功登上了《福布斯》封面。

登顶不过两月,币安就离开中国市场。2018年3月币安总部迁至马耳他,6月又在乌干达开设了法币交易所。多哥、泽西岛、百慕大等多个小国也陆续接纳币安。2018年9月15日币安宣布上线新加坡法币交易平台并开启内测。上个月,币安在“有问必答”直播中宣布,从五月开始,币安在着手测试现货杠杆交易,对网站进行全新的改版,推出币安web2.0,现在正在为推出美国法币交易平台做准备。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最后,根据孙宇晨的公开踪迹来看,他至少已经十个月没有回国了。在此期间,孙宇晨一直在微博宣传波场的活动,为波场站台。今年六月高调宣布拍下巴菲特午餐。

孙宇晨刚入币圈时,加入了瑞波,离开瑞波后开始发币。2017年7月创建波场TRON项目,波场公链项目上运行的应用多为竞猜类产品,其中彩票、掷骰赌博等项目应属于线上博彩。该项目总市值最高达到200多亿美元,交易量一度直逼以太坊、比特币,位居全球第三。2017年9月4日,监管发文禁止ICO,身在境外的孙宇晨表态不退币。

在2017年11月,波场登陆了海外的交易所,售价仅为1分/枚,12月价格被迅速拉升到2元钱/枚。而后,有媒体报道,有网友发现至少有超过50%的波场币被存储在一个“钱包”上,而市面上流通的“散户韭菜”比例仅占9%,市值不足4500万元。同时,孙宇晨的钱包交易记录显示,其钱包连续19天,每天发送2亿枚波场币至币安等交易平台换成以太坊,孙宇晨套现120亿。2018年4月10日,孙宇晨在微博上表示套现120亿是谣言。2018年9月,孙宇晨出现在美国,之后,尚未有过回国的迹象。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大佬“禁足”,站台项目倒下

币圈中,大佬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站台,或称背书。

项目要ICO,平台要发币,找到一个当下币圈炙手可热的人,或是拥有高学历和顶尖履历的人来为项目站台,以吸引到更多的散户投资者,这样,也让项目本身看起来更加可靠。

现在来看,请人站台的项目和帮人站台的“大佬”,在命运上,很多时候是同进退的。

2018年3月,薛蛮子曾经站台的项目太空链,及其相关代投涉嫌诈骗已经被扬州市公安局开发分局立案。太空链项目成立于2017年4月,2018年1月进行ICO,1月10日向私募投资人发行代币SPC,当天完成私募。太空链SPC在Exx的发行价约为2. 6 元,互链脉搏查询发现,截至2019年7月29日晚十点,太空链交易价格已跌至人民币约2.4分钱,跌幅达99.1%。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直至现在,太空链创始人郑作。7月23日,SpaceChain Foundation发布推文显示,郑作目前正在美国和JGarzik交流太空链的发展规划。而郑作本人在推特上也较为活跃,经常更新参加太空链活动的动态等等。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郑作和JGarzik交流太空链和其他区块项目的整合计划)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郑作参加太空链活动)

实际上,在太空链被告发之前,已经有两起ICO项目爆雷。

2018年2月4日,ICO项目ARTS联合创始人蒋杰因为涉嫌金融诈骗被警方控制,他也成为了国内第一个因ICO项目而被抓的币圈大佬。

ARTS在1月8日开始ICO,总量10亿,众筹价约为0.66元,1月20日,ARTS上线澳洲U网,价格严重破发,交易所暂停其交易时价格停留在了0.13元。比众筹价还低0.53元。上市后严重破发,让投资人诸多不满,最终造成了群体事件,目前ARTS被北京金融局内部定性为“金融诈骗”。

2018年4月,“保送北大刘洪元”、“北大创投基金会”、“北京大学硕士”刘洪元站台并参与项目英雄链ICO网络诈骗案被警方破获。

2018年1月15日,英雄链项目方发行的代币HEC在某网络交易平台上线,上线即破发,变为空气币。随即英雄链项目方关停了官网,解散了官方微信群,项目负责人不见踪影。投资人发觉被骗后陆续报案。2018年4月24日,湖南衡阳警方发布一则公告称:成功破获一起以虚拟数字货币为幌子的网络诈骗案,涉案金额达3亿余元。目前21名涉案嫌疑人有15人被刑事拘留,其中9人被批准逮捕,另有6人在逃。该案即为英雄链ICO案。币圈知名媒体人“比特吴”也被收押派出所。

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入不得、出不去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