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薛蛮子:老夫聊发少年狂,是不是有病?是发羊角疯呢?

薛蛮子:老夫聊发少年狂,是不是有病?是发羊角疯呢?

作者:坏先生

这几天币圈接连暴跌,一大批沉默的币友被炸了出来,鬼哭狼嚎,怨声载道,沉寂已久的币圈似乎因此而多了些热度,只是不像去年年底,当时各色大佬轮番表演看得我是眼花缭乱,如今只剩李笑来偶尔冒出来一会儿说要退出币圈,一会儿说要回归币圈,而其他人似乎就此销声匿迹了。

距离去年政策监管lco已经一年多,难怪有些人早已不见踪影,毕竟lco一死,在币圈就再难有圈钱之法了。那位白发苍苍,年过花甲的薛蛮子曾四处站台,如今他还好吗?

薛蛮子:老夫聊发少年狂,是不是有病?是发羊角疯呢?

现在在浏览器中输入薛蛮子三个字,后面就会自动弹出“嫖娼”两个字,如今不管怎么折腾,似乎都摆脱不了当初嫖娼的帽子。

不堪往事

2013年8月23日,薛蛮子在北京安慧北里一小区因为嫖娼被北京警方抓获。

在此之前,薛蛮子其实是个微博红人。

2013年前,薛蛮子显然对在微博上淘金信心百倍,至少在投资布局上,微博营销账号成为他的投资重点。

自2011年起,借助微博的红利期,通过自封为“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通过有意无意透露的“红二代”身份(其父是原北京市副市长薛子正),通过对一系列公众话题的参与(如打拐英雄),薛蛮子站上了一个历史的高点。

从2010年9月8日薛蛮子注册微博,到2013年8月23日薛蛮子被抓,他共发布了85012条微博,平均单日发布78条,其中大部分是关于热点话题的转发、评论、参与。其中包括他曾多次转发的,有网络红人秦火火的微博。

成为微博大V 的这段日子大概是薛蛮子此生不可多得的意气风发的时光。意见领袖的身份扩大了他做生意的半径,每天有无数的创业者想通过微博认识他, 获得他的投资。更重要的是,他得到了无论他多么有钱,都不会得到的尊重。

在你最志得意满时,命运的“然而”,就悄悄启航了。

2013年8月19日,在微博上显示出与薛蛮子千丝万缕联系的秦火火,因编造散布“7·23”动车事故赔偿外籍游客2亿元、雷锋生活奢侈、张海迪拥有日本国籍等谣言被抓。

两天后,2013年8月21日央视13套的早间新闻中,当提到公安机关打击网络造谣违法犯罪的时候,画面中出现了“秦火火薛蛮子团伙:中国最大的网络黑社会”的字样。

薛蛮子得以火的群众基础,在于他成了国内不同阶层间的搅拌器。民众最愿意信服的,是那些在财富、地位、见识都显著高于自己的人,站出来替自己说话,或者说自己爱听的话。

在薛蛮子因嫖娼被捕的前一天,也就是2013年8月22日,律师肖芳华转发了一条薛蛮子游览成都的微博,并开玩笑,“央视已把你打成网络黑社会了,你怎么还有闲情游山玩水?”薛蛮子重新转发后回复,“毛泽东有词曰: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哈哈”。

此时距离他被捕只有33个小时左右。

很难判断薛蛮子何时进入官方管控视野,但到2013年夏天,大V们与监管当局关系已经显得十分微妙。

此后,他因嫖娼和涉嫌聚众淫乱先后被行政和刑事拘留。在被羁押7个月后,他因为身患直肠癌而获得取保候审。

薛蛮子出狱后,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只是不再有薛蛮子的传说。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贾樟柯导演的电影《江湖儿女》,斌哥因打架斗殴入狱,释放时本以为门口小弟成群,夹道欢迎,结果一个人没看到,斌哥顿感人心不古。

薛蛮子的微博粉丝刷刷地掉,他也不再似从前那般频繁地更新微博了。

首次代币发行,薛蛮子东山再起

低调了几年,去年的lco又让薛蛮子走入大众的视野。

这一次,他认识了李笑来,以及那些心怀发财梦向往薛蛮子光环的投资客们。

薛蛮子第一次宣告自己与李笑来的关系是在今年7月9日。

这位拥有1135万粉丝的博主在微博上晒出一张合影,他与李笑来在餐桌上攀肩大笑,“我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啦!哈哈哈!”

李笑来当时是ICO领域的传奇人物。他原是新东方的英语老师,趁低价入场而坐拥六位数的比特币,因此被称为“比特币首富”。他站台的EOS项目,5天时间在ICO平台融到1.85亿美金,没过多久,项目在相应的二级市场市值冲到50亿美金。

随后一个月里,薛蛮子化身ICO代言人,他陆续宣布自己首次ICO项目成功、又投资了20个ICO项目等。这个神秘又多金的新圈子开始被媒体关注。

媒体在今年8月探访了薛蛮子位于东北五环外的一栋别墅,那里是他目前的工作居住地。院外有些僻静,墙上贴有一张“找薛总”的指示牌,但穿过高达膝盖的茂密的花草进入后院,房间里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了。

那是薛蛮子的新圈子,入场者都是玩钱的,有几位是传统基金的投资人。新访客络绎不绝,谈话间全是比特币、区块链、ICO等等。热闹景象,很容易让人想起《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的场景。

簇拥之中,薛蛮子春风得意,他不改说话直率甚至略显粗鄙的习惯,“孩子,看看这老头是怎么想的?怎么这岁数突然玩起这个(数字货币)来?老夫聊发少年狂,是不是有病?是发羊角疯呢?”

薛蛮子:老夫聊发少年狂,是不是有病?是发羊角疯呢?

但这场狂欢在9月4日戛然而止。根据央行等七部委出台的联合文件,ICO被定性为“未经批准非法融资行为”,次日,有媒体再次探访薛蛮子的别墅,发现高朋满座已成历史,房子大门紧闭窗帘紧掩。

“薛家班”还没来得及在ICO战场抱团出击就化作了泡沫。此前在一口气投下18个ICO项目后兴奋表态“不喝泡沫,便喝不到啤酒”的薛蛮子,再一次迅速转变了态度——在文件出台当天他就表态:坚决拥护政府决定。

9月20号,薛蛮子取消了置顶多日的关于ICO治理的微博,他很少发表原创内容,微博内容几乎全是转发来的消息、鸡汤段子、美食指南等,评论数多为个位或者两位数,曾经力捧、宣传区块链和ICO的劲头,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混圈子的薛蛮子在得意时行事张扬,跌入低谷时却会表现出淡定的一面。

这是一种生存技能。他曾经自称“从来不发火不慌张”,即使投资赔了几百万,最多难过一天就过去了,理由是:

“我经历过我爹关监狱六七年,经历过15岁下乡把胳膊摔断了,我的人生都是白捞的。很多一块儿插队的同学现在都退休了,有的在赤贫线上。我很满意了,极为幸运,中国外国到处都跑过,有儿有女,有漂亮媳妇儿,达到了财务相对独立,不用为钱屈辱自己,只跟自己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儿。”

薛蛮子好不容易再次走到公众眼前,本以为又能享受到众生的追捧,不曾想一颗膨胀的心还没来得及表演,就被政策打压得无法动弹。

未来能否重来?

在权力和财富纠织的舆论场丛林里,这位昔日的微博大V试图避开曾经给他带来过荣光与耻辱的公共议题,以一种安全的方式从头来过。但似乎上天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我想在他内心,大概有着类似贵族般的骄傲,他需要人心,却也从未惧怕过什么人言可畏。不然当年的他不会明知造谣传谣的风险,也要转发微博,复出后的他大概也没有心情和勇气,走向那些指指点点的人,笑眯眯地寒暄。现在lco风波再次使他陷入谷底,有生之年,不知薛蛮子是否还能从头再来。

也许lco于薛蛮子而言,并不是一个增加财富的机会,而是一个证明自己价值的机会。人一旦老去,便会担心被这个社会所抛弃,正是lco使得薛蛮子家里门庭若市,那种热闹且能够得到许多人的尊重才是薛蛮子如获新生的根本原因吧。

只是没了lco,不知薛蛮子此生还是否有机会再一次步入公众视线呢。

本文来自,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