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2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作者 | 殷耀平

引言

区块链行业有多大颠覆性,就有多大曲折性。

2018年见证了区块链的爆发和成长,更目睹了业态扩张中的乱象和荒唐。多项研究报告指出80%以上ICO都是骗局的事实,圈钱跑路的项目方名单越拉越长。于是,广大投资者被迫提高警惕,行业监管持续收紧,ICO狂热减退。

据Coinschedule数据,与2017年ICO融资额逐月上涨之势相反,2018年的ICO融资额则是逐月下降,11月份的ICO融资(约3.59亿美元)已创下17个月以来新低。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我们谴责项目方跑路,声讨和抵制ICO骗局,因为他们多数都是空谈概念,无技术实力也无实际作为,最后带着大量募集资金消失,表现出“彻头彻尾的欺诈性“。

但其实还有另外一类(应该更普遍)处于“躺尸”状态的项目。

他们不仅有宏伟的技术愿景,还有相对完善的项目派头(官网、代码、白皮书、社群等),有体面的投资及顾问团队,占据一定的关注热度、市场流量及投资信仰,却迟迟未能推出实质性研究成果,既定目标无法兑现或大打折扣路线规划再三修改项目进展无所披露,甚至渐渐地进入销声匿迹的状态

或许是从一开始就说了大话,定下难以实现的目标;或许是曾经的创业初心已丢失,也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真正落地,只是不想溜得太急。

比起那些速战速决的跑路项目,他们更像是行业的“慢性毒瘤”,欺骗性更隐蔽、也更持久。

今天,小葱就为大家汇总一下,2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不为坐实谁最有彻底跑路的潜质,只图市场的关注能警醒并“激活”这些“躺尸者”

一、“难产的”IPFS(Filecoin)

IPFS项目是2015年由Protocol实验室发布,其旨在解决http分发协议缓慢、昂贵、脆弱等弊端的技术目标吸引了众多技术爱好者的追捧。

因对IPFS技术的看好以及对Protocol 实验室团队实力的信任,2017年该团队发起的Filecoin区块链项目迅速聚集海量人气,实现“一小时2亿美元的极速巨额融资”,成为2017年第二大ICO融资项目。

用户对Filecoin给予厚望,希望其主网上线能激活IPFS这个庞然大物

  • Filecoin(FIL)虽未在二级市场流通,但Gate.io、Lbank等交易所提前发布的FIL期货也卖得火热;
  • 尽早部署Filecoin挖矿,把握财富新机遇的声浪持续高涨,催生了一波又一波的IPFS矿机贩卖商。

一切都源于对IPFS和Filecoin主网未来的价值期待。

但迄今为止,Filecoin主网代码尚未开源,此前关于6月、9月上线的传说均未兑现。对此,小葱进行深度调查后发现。

IPFS 官方似乎从未正式公布过 FileCoin 主网上线的具体时间

  • 关于主网今年6月上线的说法,最初大概来自于国内IPFS 技术布道者“飞向未来”(一个接近 IPFS开发团队的技术人员),他曾根据项目进度得出“ 6 月上线可能性比较大,也有可能是年底上线”的预测性结论,受到中国IPFS 圈子广泛认同,类同“官方说法”;
  • 此外,今年3月一次技术分享会上,FileCoin 技术负责人和营销负责人在视频直播中,就主网上线时间给出官方回复“later this year”,有人译作“今年年底”,也有译作“今年晚些时候”;
  • 之后,由于IPFS官方7月和11月分别召开了研讨会,传出可能9月、12月上线。

把各时间节点说得最为斩钉截铁的,当属择机推销的IPFS矿机贩卖商。

不过,轻信矿机厂商的宣传是用户的错,更是项目方的错,这说明项目方信息披露太不及时,运营维护不力,不说什么时候上,也不说什么时候上不了,放任市场猜测,放任商家行骗。

最终导致那些买了IPFS矿机的矿工和FIL的投资者陷入“怪圈”:有矿机有算力,但无币可挖,矿机闲置吃灰;有交易所可交易,但无币可提,买进卖出皆是数字游戏。

经小葱调查,过去一年时间内,Filecoin的官方博客一共只发布了3篇文章,自2017年ICO之后至今,Filecoin仅有2次工作进度更新

  • 2018年1月发布完2017年Q4的进展报告后,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了半年多;
  • 直到8月29日才发布2018年Q1&Q2的工作报告,该报告表示测试网预计2019年Q1上线,Q2/Q3主网正式上线,总体描述口吻十分谨慎,多次强调不能保证确切时间,不排除延期可能。

与此同时,市场上关于IPFS的报道也多为负面

  • 7月IPFS中文媒体“星鉴网”曾爆料Filecoin团队工作模式缺少紧迫感,柏林开发者会议更像团建会议,讨论的问题初级化,进展推动缓慢;
  • 9月蜂巢财经曾爆料,IPFS矿工吐槽IPFS团队在开发和运营Filecoin时像个“渣男”:不主动、不拒绝、不承诺、不负责;
  • 此外,IPFS的项目运营严重缺位、社群沟通渠道有限,而官方团队表示近期不主张在运营上投入力量。

一边是看好IPFS项目的用户着急观望着主网上线,一边是项目方慢慢悠悠的鲜明形象。

据悉,2017年在Coinlist平台进行Filecoin众筹时,通过资质审核的投资者皆收到一份来自官方的协议SAFT,该协议指出到2022年7月若主网还没上线,投资者可获退款。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所以,Filecoin团队是要到2021年才会来点紧迫感吗?不知道那个时候,IPFS这手好牌会打成什么样子。

二、“生锈的”Cardano(ADA)

Cardano项目成立于2015年,旨在改变加密货币的设计和开发方式,解决加密货币普遍存在的可扩展性(通过分层技术和独创的Ouroboros共识机制)、可互操作性(通过侧链技术)和可持续发展性(通过链上资助计划)的问题。

有料的技术构想及严谨的白皮书为Cardano俘获了币圈一票粉丝,顺利众筹到6200万美金,并被冠以“日本以太坊”称号(其创业孵化团队来自日本),目前全球市值排名11,几乎所有主流大交易所都拥有ADA交易对,市场热度较高。

归根结底,技术是Cardano价值支撑的主心骨,完善版的主网何时落地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其通证(ADA)的价值走向

但纵观其项目进展,未免有些虎头蛇尾,宣称的功能和性能完善的主网落地似乎还看不到边际。

据小葱了解,Cardano的项目发展分为五个阶段,但都没有明确时间规划。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官网公布了整个项目的进度,并能看到结算层、计算层、钱包等模块的详细动态。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目前而言,雪莱和哥根阶段的部分开发工作有所进展(更新版的Shelly测试网在运行,IELE虚拟机开发等),但项目整体仍处在初始拜伦(Byron)阶段,还没从拜伦转移到雪莱,当然,主网功能没有完善,自然也没有基于主网的应用开发和落地。

也就是说,经过三年打磨,Cardano仍然在第一阶段徘徊

与此同时,社区治理频频暴雷。近半年内,Cardano项目的三个主要组织(基金会、IOHK与Emurgo)多次传出内讧,并被爆料Emurgo团队成员大肆挥霍,拿钱不做事,对Cardano形成了不少负面阴影。

此外,经小葱查询,ADA的交易量在2018年1月前后达到峰值(与BTC和ETH类似),但在近半年交易量大幅下降,也与大盘走势的差距越来越大。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图表来源:Coin Metrics

同时ADA代币的活跃地址数量已经从2018年初的峰值(40,000),逐渐下降目前维持在3,000个左右。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图表来源:Coin Metrics

12月7日,Cardano创始人兼CEO查尔斯发了一条推特,宣布其结算层1.4版本测试网已经发布,并强调“生锈了的Cardano正在取得史诗般的进步…未来十分光明”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看来CEO自己也意识到ADA“断片”太久,果断出来宣扬一下测试网发布;不过小葱认为,此次与其说是重大更新,不如说是安抚人心,给社区一点积极的讯号。

对于公链竞争日渐激烈的当下而言,高难度、长周期的项目本身就存在风险, 而目前的Cardano就像一头沉沉睡去的雄狮,公链草原的纷争与它还有没有关系取决于后续清醒指数啦。

三、“拖沓天王”AE(Aeternity)

Aeternity(AE)由德裔计算机科学家“以太坊教父”Yanislav Malahov与前Augur的核心开发者Zack Hess、前Synereo核心开发者Jack Pettersson领导团队在 2016 年 12 月发起,集图灵完备的状态通道、去中心化预言机等多项颠覆性创新于一身,旨在重塑当今智能合约的底层协议。被很多币粉视为超优质项目,并冠之以“欧洲以太坊”。

但AE似乎也自带“有毒光环”:

  • 第二期众筹遭逢以太坊钱包被盗,大量众筹资金(ETH)丢失;
  • 第一任CTO离职,并发帖称AE对用户的承诺无法兑现,没有独特和创新而更多是复制ETH和Bitshares;
  • AE的代币发放迎来9.4监管;
  • 第二任CTO跑路;
  • 此外,10月份多家媒体报道疑似资金盘团队炒作拉盘AE,成立多个微信群,冠名“AE计划”,通过对流通AE进行不同周期的锁仓,推动价格上涨。

两任CTO离职的事实,显然不仅影响开发进度,也对投资者信心产生消极影响,至于那些负面报道,能接近团队摸清真相者少之又少,更多用户只是在拿着AE币和苦等主网上线的过程中,受到一波又一波的惊吓。

其实,AE第一版白皮书中并未提及发展规划,但其在官网公布了里程碑。据官网路线图:

  • 2017年Q1启动开发和测试网发布,Q2完成候选投票机制,Q3搭建一些必要应用;
  • 2018年Q1进行代码审计和安全性测试,预计Q2正式上线主网。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意思是,AE原本与EOS一样定于今年6月上线主网。不过EOS主网如期面世,AE无声无息,此后有网友爆料,被推迟到了8月,再后来又有内部人士称主网上线的任务追踪列表被推迟到了9月。

但,都是讹传,根本没反应。

直到EOS上的DAPP火了几波又死了几波,AE的主网才姗姗来迟,11月28日,AE官方在博客和推特上公开宣布主网上线,命名“罗马(Rome)”。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目前,AE的官网路线图已经改了,并公开了一个 pivotaltraker链接,能看到项目代码的上传、测试、功能进度等开发流程,不过官方好像还没正式更新主网已上线的动态。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也许是AE拖沓太久人气下降,也许是市场太过低迷热度难起,此次AE主网上线似乎没掀起半点波澜,国内外连个媒体报道都没有,小葱还是紧盯AE官方推特和博客才获知最新动态。

当然,官方也表示这个初始版本可能容易受到攻击且不够稳定,还要一段时间来积累算力、稳定性和去中心化程度,随时可能出现代码缺陷或中断情况,因此现阶段在主网上的交易操作需谨慎,可见现在还处在养护阶段。

在公链这条赛道上,AE作为老牌项目显然已经滞后了不少,希望此次主网上线后,能尽快跟上步伐。

四、“规划冒失的”Fusion(FSN)

Fusion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公链项目,由以量子链和唯链的创始人钱德君为核心的技术团队在今年2月份发起。

由于当下的智能合约,只能在同一条链上处理同一类数字资产,Fusion试图通过分布式控制权管理(DCRM)技术使自己成为所有区块链的侧链,将这些原区块链代币映射到FUSION公有链上,实现多币种智能合约,打通链与链之间的壁垒、实现价值自由流通,建立起“数字丝绸之路”。

项目也是直奔加密金融领域的痛点而来,且创始团队具有较丰富的区块链技术开发和运营经验,还请了专业的金融顾问团队。项目发起后,迅速获得了FBG资本、BLOCK WATER Capital、极客资本等机构的投资。

在Fusion的白皮书中,白纸黑字地列出了各项任务和时间节点。

  • 2017年底,完成白皮书,启动私募股权;
  • 2018 Q1,全面启动项目运作,开始核心协议开发、社区运转等;
  • 2018 Q2,上线主链,开始密集的跨链合作,完成100亿美元的分布式控制任务,并且要完成智能合约浏览器和钱包开发;
  • 2018Q3,完善前端钱包工具,完成1000亿美元的分布式控制任务和10亿美元以上的密码金融应用。
  • ……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今年2月份才发起项目,第二季度就打算上主网,不知道是项目技术难度太小,还是纯粹想赶上6月主网上线的大潮,小葱认为,这份工作规划未免有点冒失和急躁。

果然,不说完成多少个亿的业务目标,Fusion的主链也杳无音讯。

直到前不久,重新做了规划。11月21日,Fusion基金会在Medium上正式宣布,将在今年12月发布功能性主网PSN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这个所谓的“功能性主网”,其实就是个进阶版的测试网

CTO的原话是:“我们决定启动一个比测试网更完备的Fusion网络——功能性主网PSN(Payable Staged Network),从而让主网的切换更顺利,避免传统主网上线机制的一些问题”。

所以PSN本质就还是测试网,目的是进行功能测试和压力测试,排查系统bug及潜在安全漏洞,参与测试者能得到相应的FSN及其他ERC20代币奖励。

至于实际主网何时上线,官方没说,后续实现多少个亿的金融目标,自然也要往后顺延。

不过,小葱认为,Fusion这个项目本身的价值,就十分受限于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当下市场低迷的状态对其十分不利。

五、“找理由躺尸的”ENG(Enigma)

Enigma是2015年下半年就起步的一个公链项目,旨在解决区块链的数据隐私问题,Enigma协议是核心技术,它允许数据通过Enigma节点网络进行处理的同时保证数据隐私性。

Enigma的白皮书是一篇格式规范、论证严谨的学术论文,仅提出了“保障隐私的去中心化运算平台”的设想和概念论证,其间并未提及任何项目路线规划。

直到2018年3月,官方首次对外公布了发展规划。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虽说Enigma三年前就起步,但没看到什么先发优势和过人之处。

2016年一整年没什么太大建树;

2017年下半年,Enigma团队将绝大部分精力放在Catalyst的开发上;

Catalyst是基于Enigma协议的第一个应用,是一个以算法、数据驱动的加密货币量化交易平台,主要作用是开放给量化投资者进行数据预测和测试。但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Catalyst的知名度并不高,且量化交易的受众本来就有限,Catalyst没有明显优势。

按照3月份的路线规划,2018-2019年两年专攻Enigma协议和私密合约,并且一年发布一版主网和测试网,2018 Q2发布1.0版本的测试网,Q3发布主网。

据小葱了解,今年6月30日,Enigma测试网1.0版已经如期上线,不过此后便没有下文,当前运行的依然是这一版本。

直到9月底,官方在Medium博客上发布了一篇长文宣布变更路线图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这篇路线变更文有三个信息点:

  • Q3不发布主网,原因有二:一个是想丰富主网功能,另一个是要尊重目前合作伙伴的意愿(没准备好使用Enigma主网);
  • 真正的主网何时上线不确定,取决于你怎么看,会分阶段发布不同完善程度的主网;
  • 没有放慢脚步,只是做了更长远的发展考虑,先搞生态建设。

此文为第三季度未能按期发布主网做了一些解释,表示要先与合作伙伴对接需求,收集到更多需求后,想建立一个功能更强大的主网,至于其他路线规划不知道作何调整了,没有给出新的规划方案。

12月6日,官方博客上又宣布即将发布Discovery版本(之前的测试网叫developer版),看宣传口吻,这个也并非主网,而像是加强版的公开测试网。

与此同时,小葱查看其Github库发现,累计29个代码库(几个主要代码库活跃情况如图),核心贡献者就2个人,提交次数最多的库就是catalyst代码库,其他每个代码库都很冷清,总体更新次数少,关注度低,近3-4个月大多只有几次更新。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六、“非主流的”TATATU(TTU)

TATATU是今年5月推出的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全球社交娱乐平台。由知名好莱坞电影制片人和企业家Andrea Iervolino主导发起,核心团队成员多来自知名的影视、广告、社交、传媒、金融等领域。

TATATU在6月份成功完成了5.75亿美金的巨额融资,在2018全年ICO融资榜上排第4(仅次于EOS、Telegram和Petro)。

成立之初,TATATU公司表示,运营团队会在接下来的一年内推出区块链社交娱乐平台,从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简可行版开始,不断完善升级。白皮书中就此做了路线规划(几乎没见到区块链技术的影子)。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根据白皮书,TATATU应用APP的发展路线分为四个阶段,从2018年5月MVP的推出,到2018年年底成熟版本间将经历3次迭代升级。

MVP版本已在5月份发布;按规划,今年7月底将支持web、IOS和Android版本。

但据小葱调查,目前官网依然只有苹果用户下载入口,而且点击链接后报错,原本想测验其功能进展也无从下手。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根据近期项目动态来看,比起其他主流区块链项目,TATATU并没有将核心放在区块链基础设施建设上,更多是在利用其在娱乐圈内的影响力推广其代币TTU,让更多企业使用TTU进行电视/电影版权交易。

  • 官方博客近几个月未公布任何技术进展;
  • 官方代码尚未开源,无法根据开发进度;
  • 唯一的应用产品到底有没有用、多大程度上用了区块链技术不得而知;
  • 代币TTU仅2604个持币地址,交易市场换手率仅0.5%;
  • 官方博客的更新停留在9月初(参与Ethfinex交易所投票上线);
  • 迄今为止仅上线了3家交易所:Liqui、HitBTC和ABCC

迄今为止,TATATU呈现给大家的,是一个基本没什么区块链技术贡献的区块链项目。

七、 “光说不练的”Penta(PNT) 

Penta(梵塔网络)是今年4月份发起的公链项目,旨在成为区块链世界的连接器,实现主体、信任、价值、场景、流通五个维度的连接,并提供高性能DAPP平台。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核心团队来自NASA、维基解密、Google、摩根斯坦利、荷兰银行、德国银行等较知名的科学、金融组织和机构;项目成立后,获得了Loopring、节点资本、了得资本、澳银资本、BlockVC等20余家机构的投资。

据官方透露,联合国Peace Keeping部门的联盟链项目,就使用了Penta公链技术,而Penta的CEO David还受邀参加了第73届联合国大会,出席数字货币的圆桌会议。

其代币PNT目前已上架了包括货火币全球站在内的5家交易所。

Penta的白皮书中未做路线规划,官网则公布了从2018到2020 年的长远发展路线图(下图仅截取一部分)。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按规划,今年第三季度开发区块链浏览器,第四季度发布源代码,并且上线Penta的测试网,但据小葱调查:

  • 其官网未公布区块链浏览器链接,公开渠道也未搜索到Penta的区块链浏览器;
  • 源代码确实已经开源,不过累计仅5次更新,2个开发者,最近一次代码更新是7月29日。

对于一个正处于初期奋斗阶段,各项应用和产品皆未成型的项目而言,近3个月代码都是零更新,开发进度实在让人着急。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近期网上流传了一则疑似Penta测试网的演示视频,Penta社区于是就认为这代表Penta将如期发布测试网络;

另外直到11月底,CEO David在接受TokenGazer的《一问到底》栏目上,还公开表示,Penta测试网会在12月上线。

但目前来看,官方代码库如此冷清,项目方是三个月前就开发好了测试网吗?

八、 “破罐还没摔的”太空链(SpaceChain)

太空链(Space Chain)成立于2017年4月,拟建立一个集采集、计算、应用、存储为一体的太空区块链平台。

遍含“区块链”、“太空平台”、“卫星载体”、“量子通信”等尖端科技概念的太空链,在今年1月发行了代币SPC,当天就完成10亿人民币的私募,此外交易所公开市场还募集了2亿元,更有薛蛮子、阎焱、帅初等一票大佬站台。

不过很快,太空链项目雷暴四起

  • 1月15日,九天微星告发太空链白皮书严重造假,未经授权使用九天微星诸多产品和资料做虚假宣传;
  • 白皮书造假曝光后,帅初、薛蛮子等站台大佬纷纷撇清与太空链的关系;
  • 在交易所上线的SPC严重破发,价值接近于零;
  • 被迫修改白皮书,删去关于九天卫星的合作信息,删改核心创始团队及投资成员;
  • 私募投资人集体维权举报,列出太空链的“十四点罪状”,并要求退币;

太空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割了“涉嫌欺诈”、“代币破发”、“虚假包装”一众头衔。

但是,它没有像超级明星(MXCC)、影视链(MDC)那样立马关门跑路,而是选择继续在链圈躺尸

之后还上线了Bittrex、Upbit交易所,官网也照常更新,每周还准时发个周报,虽然也没什么太大进展。

再回过头来看看它的白皮书,从头到尾都在写任务的,一共三项任务:1)让太空更好地服务地球2)让更多人能触碰太空3)让人类的认知边界不断拓展。

是一份非常具有想象力的任务清单,具体规划也很详细很啰嗦: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规划内容非常之多,但具体有实现多少不得而知。

小葱从其官网得知,最近的比较大的动作是,10月25日向太空发射了两颗卫星,不过关注度很少。

目前该项目社区关注热度很低,项目各社群规模已不足3000人,当前累计持币地址仅495个,核心代码库内也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更新。

项目方称太空链项目要比其他项目耗费更多时间,因为既要开发软件还要开发硬件,终极目标是搭建一个基于开源区块链的卫星网络,供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人使用。

地球上的区块链网络都还没建成,不知道有多少人和多少应用在期待加入这个太空区块链平台呢?

九、“已睡死的”版权链(Copyright Exchange Chain):

版权交易链(简称 CEC)是众多想解决版权问题的区块链大军中的一员,目标是在泛娱乐产业版权的分销、流转、消费等场景上应用区块链技术,重塑广告、视频、音乐、文学等领域的商业生态。

项目白皮书中就每个季度的的任务规划也很细致冗长。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2018年3月6日,CEC 钱包履约上线了,不过以太坊浏览器显示CEC持币地址仅 3 个,预计钱包的用户数量十分有限,功能和体验也就没必要亲测了。

2018 年 4 月,按计划应发布CEC 主链测试demo,但官方没有任何动作;

2018年第三季度,按计划应上线主网,也没见到官方任何动态;

至今为止,项目进度已明显滞后,项目代码未开源,官方也未作出任何解释。

此外,该项目各方面信息披露都严重缺位:

  • 团队信息缺失,官网公布的核心团队仅1个CEO+34个顾问,技术、市场、运营等重要职位可能是信息缺失,也可能是没人;
  • 白皮书中并未详细阐述所用的共识机制,也未披露代币的总数量及分配规划;
  • 官网未披露社群沟通渠道,主流社交网络 Facebook、Twitter 上也未检索到官方帐号;
  • 未公布基金会治理架构、决策流程及财务信息等;
  • 项目新闻动态停留在8月份。

据以上随便一查的结果,项目方可能已经冬眠。 十、“濒临流产的”打车链(VV Share blockchain platform

打车链是快的创始人陈伟星于今年5月底主导发起的项目,其完整版图是创造一个共享经济体链(称为“VV Share”),用区块链重构互联网社会在出行、住宿、外卖等基本刚需生活交易市场的利益和价值分配。

由于其最先瞄准“出行打车”这个接地气的业务场景,所以别称又叫“打车链”(VV Go)。

作为快的的创始人,陈伟星二次进军出行领域,吸引了众多业内人士及媒体的关注与报道。

6月29日,陈伟星与原美团联合创始人杨俊在乌镇召开了“VV Share白皮书发布会暨VV社群启动会”,白皮书中并没有给开发工作制定明确时间线,但列出了运营节点规划。

018年,那些“躺尸”的项目方"

按照规划,今年第三季度拟将VV Go落地首个城市,第四季度社群成熟(应该是指用户量达到一定规模),2019年初就大规模复制推广。

不过,现在看来,VV Share没有应用、没有产品、没有落地城市,甚至,也没有任何新闻动态。

当然,事先陈伟星就表示,这份白皮书并非最终版,只是一个社群讨论版,希望大家踊跃提出意见,供团队后续修改,为此还参加了链得得《无眠吐槽大会》,据说原定3小时的吐槽后来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夜。后来,意见收获了一大堆,但后续的更新却不了了之。

据小葱调查,目前该项目的基本情况是:

  • 没有更新版白皮书发布;
  • 没有开源代码的任何迹象;
  • 官网依然是几个静态页面;
  • 没有发币,也没有私募;
  • 官网公布的团队依然只有2个人,且有自媒体爆料合伙人杨俊已离开并转做社区电商;
  • 最近的媒体新闻停留在10月份对合伙人离开的报道。

至此,陈伟星自称的“诺贝尔级伟大社会实验”已呈明显流产迹象。好在一没私募,二没发币,没有投资者卷入其中,最多就是浪费了大家一点注意力。

小葱小结

太多人给予了2018年过高的期待。

原以为,会是公链振兴突破的一年,谁知道,可能仅仅是很多公链的坟墓;

原以为,会是区块链应用挺进实体经济的一年,谁知道,连游戏都没能出几个杀手级应用。

所以,2018,是区块链声势浩大的一年,但临了,和2017一样潦草收场,外加一个行情惨淡。

区块链世界挥之不去的阴霾,源于币市的行情泡沫,源于利益驱使下的骗术和操纵,更源于大量无法兑现的技术承诺。

泡沫该被刺破,骗术该被驱逐,躺尸者也该被叫醒。

本文来自小葱区块链,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