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当新三板公司踏入币圈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曾几何时,新三板是一些币圈代表人物趋之若鹜的「镀金圣地」,好似拥有一家新三板公司,就有了资本市场的权威背书和金融话语权,李林、徐明星等纷纷入局新三板市场。

当新三板公司踏入币圈

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新三板一直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曾被一些币圈代表人物追逐,后沦为无人问津的备胎,如今一些新三板公司脱板入链,走上了发币之路。此次链捕手(ID:iqklbs)试图呈现一些脱板入链的公司当中发币的故事,追溯背后的原因。

作者/叶木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曾几何时,新三板是一些币圈代表人物趋之若鹜的「镀金圣地」,好似拥有一家新三板公司,就有了资本市场的权威背书和金融话语权,李林、徐明星等纷纷入局新三板市场。

2016年1月开始,火币网创始人李林通过三次股权转让,分别购买新三板公司般固科技股份80.3万股、195.3万股、93.6万股,累计持有其56.72%的股份,从而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4月27日,「般固科技」更名为「财猫网络」。同年10月,财猫网络完成第一次定增,以55.30 元/股的价格定向发行72.47万股,募集资金总额约4007.6万元。

2019年2月12日,北京财猫时代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由临时股东大会决议通过将名字变更为「北京聚链时代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由「财猫网络」变更为「聚链集团」。

李林入主新三板,徐明星也坐不住了。

2016年12月20日,新三板公司华证联发布公告称,徐明星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以总价751.55万元购买华证联300.62万股股份,徐明星成为华证联新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与华证联类似,交易所元宝网创始人邓迪也通过「借壳」方式登陆新三板。赛亿智能(430070)于2016年6月30日公告称,自然人邓迪通过现金方式,以2元每股的价格认购了公司股份2000万股,认购金额为4000万元。认购完成后,邓迪成为赛亿智能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55.56%的股权,2017年10月31日,赛亿智能更名为太一云。

然而,时过境迁,当数字货币牛市来临,一些币圈代表人物身家数亿,缺乏流动性的新三板从女神沦为备胎,被彻底打入冷宫,反而是曾经的新三板公司纷纷卸下新三板的包袱,在发币之路上一路狂奔。

01

天涯社区:发币救不了天涯

诞生于1999年的天涯社区,一直顶着「全球华人第一社区」的桂冠,然而如今,天涯已远不如从前了,走上了发币自救的道路。

在中文互联网的早期阶段,天涯社区象征着BBS的最高殿堂,承载了80后一代的青春回忆。

网络文学方面,天涯是当时最大的网络文学宝库,诞生过无数脍炙人口的佳作,比如当时明月的《明朝的那些事》,天下霸唱的《鬼吹灯》、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等等,走出了宁财神、十年砍柴、当年明月这些大咖。

娱乐方面,天涯社区的「娱乐八卦」板块,更是众多娱乐媒体的素材来源,影响力远超于如今的豆瓣鹅组。

凭借着在BBS上的霸主地位,天涯社区2005年得到IDG和清科的投资;2006年,天涯获得联想、谷歌、江南春的联合投资。然而,资本的宠爱往往参杂着束缚和霸道,不怎么盈利的天涯社区需要登陆资本市场给投资者一个满意的交代,2009年,天涯社区申请创业板IPO失败,就在同一年,新浪微博问世,这也预示着BBS时代即将落幕,新社交时代即将来临。

冲击资本市场的天涯社区不甘心就此沉寂,2011再次冲击IPO,二次失败;2015年,天涯社区无奈转战新三板,终于在当年8月成功挂牌上市,市值一度突破10个亿,不过对于天涯社区而言,开盘即巅峰,年底期末净资产审计为负值,天涯被戴上ST的帽子;3年后的2018年4月,天涯申请申请在股转系统终止挂牌,并于2019年4月17日正式告别了新三板。

短短四年时间,传统BBS彻底陷落,微信微博知乎等轻社交占领了人们的屏幕,天涯财报也一片惨淡,2015年、2016年、2017上半年,天涯社区净亏损分别为1990.7、1088.47和791.9万元,2017年财报未能按时披露。

天涯社区如何绝地求生,他将救命稻草与当时最火的概念区块链捆绑在一起——发币。

201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十周年纪念日,天涯分Tianya Token(TYT)正式公测。

根据官网介绍,TYT是天涯社区的社区通证,是衡量用户对天涯社区贡献值的数字资产。总量900亿枚,20年发行完毕,按一定的数学计算模型,每年递减产生。

TYT分配由两大部分组成:20%为社区预留,用于社区生态拓展;80%进入奖金池,对优质的原创内容和积极的社区行为进行激励,用户可以通过创作奖励、点赞奖励、行为奖励、节点奖励获得TYT。

然而,这并不是天涯第一次以区块链的名义发行相关代币,早在2017年年底,天涯面向社区用户发行了三期天涯钻,每期发行数量皆为3000万个,三期发行价分别为0.2元/个、0.5元/、0.8元/个,三期全部售罄,共募资4500万元。

发币有让天涯社区重现辉煌么?

从实际结果来看,并没有,单纯的发帖点赞奖励机制吸引了一大批羊毛党「刷分」,反而催生了大量劣质内容,官方为此不得不清理封禁了一批活跃的账号,而这却又引起了社区用户的不满,发币并没有凝聚社区用户,反而是共识破灭。上线交易所后,TYT价格也一路下跌,目前较最高点下跌99%,较发行价下跌82%。

 

天涯社区所遭遇的困境并不是区块链能够解决的,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欠下的债,想要用发币来还,此路不通。

据悉,摘牌之后天涯社区公司将抓住注册制趋势下中国资本市场的机会,正式启动IPO计划,冲击科创板,发币之后的天涯社区还能被资本市场所接受么?这个疑问需要让时间来回答。

02

白鹭科技:前新三板公司发币玩资金盘

2019年,加密货币妖币频出,如果非要评选出一个妖币之王,EGT无疑是热门候选。

EGT(Egretia Token)是区块链游戏项目Egretia的加密货币,由国产三大游戏引擎之一白鹭引擎参与发行,目标是将打造全球首个HTML5区块链引擎及平台。

2018年6月,EGT正式登陆交易所,然后便开始了「归零之路」:到了2018年末,币价一度跌至0.0003美元,较发行价下跌接近97%,这意味着一万本金最后只剩下300块钱,对于以更高价位购买的人来说,1万本金最后可能只剩下不到100元。

然而,这样一个「归零之路」却在2019年上半年奇迹逆袭,从0.0003美元的价格低点,在不到半年内飙升至0.09美元(2019年6月13日),暴涨300倍,市值闯入全球加密货币前五十,随后又高台跳水,价格下跌77%,如今价格为0.02美元。

暴涨暴跌的背后都源于EGT的一次蜕变:不做区块链游戏,改玩资金盘

在目睹贝尔链的拉盘奇迹后,近乎归零的EGT破釜沉舟,彻底复制了「贝尔链模式」,联合LGame推出了自己的资金盘游戏——《巨商》。

《巨商》本质上是一款披着模拟经营游戏外衣的资金盘,用户充值以太坊兑换钻石,再用钻石购买以及升级商铺,产出EGT,每天锚定本金,获得1%的静态收益,但如果想要获得10%的动态收益加成,则需要不断发展下线,多级分销

本质上,《巨商》就是以募集资金为目的资金盘,通过游戏直接从投资者手里募集资金,再用募集的资金在二级市场拉盘,吸引投资者追高,项目方在高位震荡出货并获利

这样一个资金盘游戏的背后同样是一家前新三板公司——白鹭科技。

在游戏赛道正火时,白鹭科技备受资本追捧,投资机构不仅有深创投这样的老牌国资基金,也有经纬中国这样的顶级VC机构,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雷军的小米系「基金」,持股17.11%,是白鹭科技第二大股东。

2016年3月,北京白鹭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HTML5移动技术和服务第一股」的身份正式挂牌新三板,总共发行7500万股,每股面值1元,总估值超过25亿,一时之间,风光无限。

然而,白鹭科技创始人陈书艺后来回忆称,这个过程除了煎熬还是煎熬,「我们本以为这是一个飞机跑道,但刚滑行了50米就摔了个大跟头。

由于游戏引擎是个烧钱生意,新三板缺乏流动性,无法有效融资,上市之后的白鹭科技依然面临财务亏损的困境,2016年亏损5717.77万元,2017上半年亏损1947万元,2017年9月,新三板挂牌18个月后,白鹭科技主动申请摘牌退市。

与此同时,加密货币迎来最狂热的牛市,从新三板退市的白鹭科技开始搭上区块链的「顺风车」,渴望成为「风口上的猪」,不料,2018年,熊市来临,风停了,白鹭科技和EGT狠狠摔了个跟头,最后靠资金盘自救。

只是,游戏终有Game Over的时候,白鹭科技的资金盘游戏玩到最后大概率也只是一地「猪血」。

03

腾展科技:火币首个IEO项目,破发50%

3月26日,被寄予厚望的Top Network作为首个IEO项目登陆火币,开盘暴涨 27 倍,挑动无数投资者的「FOMO神经」,纷纷追高,不料,短暂的拉盘狂欢后,TOP开始漫长的阴跌之路,目前价格较最高点下跌96%,较IEO发行价下跌接近50%

这样一个标准的「上山下乡」项目,背后的操盘手依然是一家新三板公司:腾展科技(839079)。

根据工商登记与项目白皮书信息比对,TOP六位创始团队人员中五人均在腾展科技及全资子公司任职,其中包括腾展科技实控人魏松祥。

经工商信息查询,TOP NETWORK主体为杭州顶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人代表魏红玲是滕展科技的控股股东,该公司拥有「TOP NETWORK」「TOP 通信链」「TOP 网络」等一系列商标知识产权。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2年2月的滕展科技主要产品和服务项目为「移动互联网通信增值服务以及手机信息安全与隐私保护服务」,旗下产品主要包括Dingtone语音通话、阅后即焚聊天应用Coverme、SkyVPN等,其中VPN业务是其主要的业务来源。

2016年9月7日,滕展科技正式挂牌新三板,如今,发币成功的腾展科技似乎觉察已经没有继续待在新三板的必要,否则徒增监管风险, 也即将从新三板退市。

2019年 6 月7日,杭州腾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召开2019 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公司董事会提交的《关于拟申请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的议案。

就这样,伴随着一个数字货币在交易所的上线、拉盘、破发,一家新三板公司将落幕下线。

04

谛听科技:路由器挖矿骗局

除了单纯的发币募资,也有新三板公司利用路由器挖矿进行诈骗,被人告上法庭,股票停牌,留下一堆失信被执行人记录,这家新三板公司的名字是——谛听科技。

谛听科技成立于2009年,主营业务为生产制造智能路由器,2013年,谛听科技获得联想乐基金数百万人民币的种子轮投资,2014年获得迅雷5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2015年获得京东和联想的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

2016年3月,谛听科技正式宣布挂牌「新三板」,主要产品分为软件产品和硬件产品。软件产品包括小云手机客户端、newifijd+手机客户端和小云路由助手等,硬件产品包括如意云、newifi mini、newifiY1S、newifi2、newifi3等智能路由器。

2018年,谛听科技联合联想集团发布智能路由Lecoo「掘金宝」内置黄金矿区,号称分享闲置宽带资源,可以获取数字黄金奖励(NEWG),Lecoo「掘金宝」是newifi新路由的贴牌「姐妹产品」。

2018年6月中下旬,「黄金矿区」宣传「数字黄金」(NEWG)将可以直接兑换比特币(BTC),众多的投资者斥资数十万至百万RMB购置设备挖掘NEWG,以换取比特币。

不过,好景不长,从2018年7月开始,项目运营方多次修改提现规则,导致用户兑换到的比特币被「数字金库」APP「套牢」,用户们一怒之下将谛听科技及其法人李程告上了法庭,要求其赔偿损失。

监管谛听科技在 2018年3月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将代币运营业务转让给了美国吉麦恩股份有限公司(GMIne Inc),2018年6月份该业务又被转让给了在香港注册的「环球币乐数字有限公司」,但环球币背后实控人仍为谛听科技法人李程。

2018年9月,谛听科技因无法按时披露半年报,涉嫌违规接受处理,其股票停止挂牌,法人代表李程行踪成迷。

事实上,从2015年到2017年,谛听科技年年亏损,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482.44万元,同比下降48.89%;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36.50万元,同比减亏32.15%,与其头顶「路由第一股」的光环大相径庭,众多投资者血本无归。

05

新三板的尴尬

当然,从新三板上市公司整体来看,发币其实只是极少部分公司的冒险之举,但它们所折射出来的问题确是多数新三板公司都存在的,如今许多新三板公司都开始「不务正业」,与数字货币、P2P、微商、骗局等字眼联系到一起,退板者亦不在少数。

为什么这些企业作为曾经的二级市场明星闪亮登陆新三板,如今却纷纷陷入困境,乃至于铤而走险踏向违法违规边缘,并选择退出新三板?

这当然首先与企业自身业务状况具有直接关联。某些企业登陆新三板原本就是因为自身业绩无法达到主板相关要求的中下策,质量本身参差不齐,他们都希望通过融资来增加企业运营资金流、改善业务状况,但多数企业都很难直接通过资金来改善自身的商业模式与战略,不可避免再度陷入亏损境地。

因此,一些主营业务难以推进的新三板公司就会瞄准那些监管不力但利润可观的蛮荒地带,谋取大量利益来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转。

同时,这些现象与新三板自身的问题有关。「由于新三板流动性差,它已经在很大程度上缺失了融资功能,其次各种挂牌费用太高。」证券分析师李野(化名)向链捕手解释道。

新三板目前采取的仍然是做市转让制度,投资者需要买卖股票时,买卖双方不直接成交,而是通过新三板做市商作为对手方,增加了撮合成交的难度;其次新三板投资门槛太高, 至少拥有500万资产的个人投资者才能参与交易,再加上新三板企业良莠不齐,真正参与交易的投资者其实并不算多。

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转系统官网的8月30日统计,目前全国共有挂牌企业9298家,当日总成交金额为47797.27万元,这样的交易规模比加密货币市场低了好几个数量级。

根据Coinmarketcap数据统计,8月28日,加密货币市场24小时成交量为480亿美元。加密货币市场的流动性是传统金融市场无法比拟的:几乎没有投资门槛、弱监管、一周7*24小时不间断交易;其次,如今新三板高昂的挂牌费用与带来的挂牌收益并不匹配。「持续督导费每年大约15万元-20万元,定期报告审计费用在20万元-25万元之间。」证券分析师李野认为,与发币「套现」相比,挂牌新三板的性价比就很低了。

在这种情况下,已经通过数字货币等业务达到事实性融资效果的企业对挂牌新三板的需求就会减低。「而且随着科创板兴起,优质的新三板企业会选择退市并寻求转入主板甚至冲击科创板,但那些中等或者劣质的新三板企业接下来可能会有部分选择退而求其次,在发币的不归路上铤而走险、横冲直撞」李野认为。

资本市场没有慈善家,一些新三板企业挣脱束缚,来到币圈这样一个没有太多监管的市场里面,往往如同脱缰野马,肆意奔腾,特别是对于一个陷入财务困境的新三板公司,币圈就是他们的提款机,大刀割不尽,春风吹又生,割韭菜的游戏永远也不会停止。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