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不管是靠山寨币起家的前身比特儿 ,还是九四历劫出海变身的Gate ,从2013年成立以来,涉嫌非法经营,联合设局诈骗,恶意操纵币价,跑路传闻不断,团队股东成迷,为牟暴利不惜赔上平台信誉,Gate交易所泥石流的气质从未改变。在IEO收益率造假遭到质疑后,Gate酒儿趁势赚吆喝,以恶意排他性竞争为荣,继续向投资者抛出伪善的橄榄枝。


不管是靠山寨币起家的前身比特儿,还是九四历劫出海变身的Gate,从2013年成立以来,涉嫌非法经营,联合设局诈骗,恶意操纵币价,跑路传闻不断,团队股东成迷,为牟暴利不惜赔上平台信誉,Gate交易所泥石流的气质从未改变。在IEO收益率造假遭到质疑后,Gate酒儿趁势赚吆喝,以恶意排他性竞争为荣,继续向投资者抛出伪善的橄榄枝。

丑闻不断,悉数作恶往事

就在凤凰网区块链发文质疑Gate IEO项目收益率注水、一级市场惨遭收割之后,Gate CPO酒儿顺水推舟,以“认购价低于私募价”的恶意叫卖在社交平台上高调做起了宣传,毫无避忌,继续打着IEO收益率第一的幌子欺瞒投资者。但用户并不买账。

实际上,Startup已经搅乱了IEO市场。在这里,首发项目仅剩IEO之名,与非首发打折并无二异,对参与者而言,即使再低的认购价也无法弥补其在平台币GT上的折损。

更令GT持币用户愤怒的是,Gate制造烟雾,混淆视听,销毁的GT实质上是未送出的点卡,并非市场上流通的GT。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另一方面,有了私募投资者开盘被割的前车之鉴,那些原本打算要上Gate IEO项目的私募投资者恐也已经如履薄冰,Gate IEO怕是再难吸引“优质”项目。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Gate交易所黑化在IEO时期达到疯狂,暗黑气质却早已显现。2013年4月,Gate前身比特儿成立,彼时,江湖上还没有HBO。主打山寨币交易的比特儿,一度成为与比特币中国齐名的交易平台,更被称之为“山寨币的天堂”。

天堂与地狱往往仅有一线之隔。平台上线不久,数据造假、暗箱操作、说谎成性、提现难、安全漏洞等丑闻不断,比特儿跑路传闻更是此起彼伏。

2013年11月,比特儿上线山寨币便士币CENT,很快就推出了CENT与人民币的交易功能。CENT初始定价为0.001元,几天之内币价一路下跌至0.000028元。据国外知名比特币交易平台Cryptsy的CENT报价为0.00000001LTC,约合0.000003元,同一时段比特儿上CENT币价0.00016元,相差5000多倍。

更有投资者爆料,除了比特儿自己,普通投资用户无法正常转入CENT,短短十几分钟,投资者的1万元本金只剩几百,客服早已不知所踪。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据了解,CENT在国外交易平台已被视为垃圾币打入冷宫,而比特儿将其引入疑似搬砖套利。比特儿或从国外平台低价购币后,在自己的平台上暗箱操作,倒买倒卖。另有投资者发现,当时的比特儿还未备案,或利用皮包公司非法牟利。

据传,2014年1月,比特儿交易平台已有官方QQ群14个,涉及用户上万人,其中已有不少受害人血本无归,用户丢币更是家常便饭。

平台运行一年多,仍坚持任用非专业人员,其员工的业务素质和专业素养完全达不到服务投资用户的标准。网传现任Gate CPO酒儿在当时也是比特儿的众多用户之一,从客户到客服到CPO,如此的晋升路线在职场上也是鲜有耳闻。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2014年7月,比特儿担保募资二代币Crypti ,通过募集BTC为该山寨项目众筹,并代为管理资金。比特儿作为交易所兼顾资金托管和担保机构,无第三方监督,极容易造成交易所与项目方联合做局,沆瀣一气。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同年11月,Bitbay在比特儿上进行1C0让真相浮出水面。随着一段韩林涉入其中的聊天记录在BitcoinTalk上曝光,幕后操纵,自买自卖,韩林涉嫌诈骗的丑闻在网上迅速传开。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蹊跷的是,作为承销方的比特儿从未在微博上公布过该项目1C0的相关事宜。而对于聊天内容的曝光,更被指双方因分赃不均,欲鱼死网破。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在这次风波中,更有人顺藤摸瓜发现了比特儿的冷钱包,将其公之于众。根据时间显示,当时为2014年12月15日。2015年2月,比特儿遭遇史上最严重的黑客盗币。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黑客利用比特儿从冷钱包填充热钱包的瞬间,盗走全部7170个BTC。在后来的电话采访中,韩林承认自己是唯一掌握Gate冷钱包私钥的人,但对于这次漏洞及黑客手段一概不知。案情扑朔迷离,韩林监守自盗的质疑甚嚣尘上。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据Coindesk消息,比特儿一度表示,没有足够的资金赔偿用户,不排除卖身还债的可能。“希望能有一个有实力的团队来接管它的未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危难之际,一家名为JUA(聚啊)的数字货币借贷平台为比特儿雪中送炭,以1000BTC的无息贷款用于偿还用户损失。

据凤凰网区块链了解,JUA(聚啊)与中国比特币(后改名http://ZB.com)同隶属于北京十星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这也是为什么坊间一直传闻Gate是因为ZB幕后股东的出手相助,才能险象环生。而JUA的监理洋洋访谈的创办人就是宝二爷的妻子金洋洋。自此之后,宝二爷化身比特儿顾问,四处奔走为其造势宣传。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宝二爷成为Gate的大股东。尽管并未公示股权信息,但据币圈消息人士称,宝二爷拿的是顾问股,股份由韩林代持。

顶风作案,涉嫌非法经营

2019年4月,被韩林认为“并无实际意义”的平台币在Gate上发行。前有三大交易所坐镇,后有新平台步步紧逼,坚持不发平台币的Gate再也按捺不住了。这时的Gate虽然没了比特儿早期的辉煌,但不爱惜羽毛,无原则地上币风格倒是被延续下来。

Gate利用平台币刺激更多玩家加入IEO大战,推出了拉人头返利活动,通过专属推广链接邀请好友注册并完成实名认证,推荐人即可参与分享GT,奖励按推荐人数比例分配,推荐层级不设上限。这种疑似传销的获客方式被Gate玩得不亦乐乎。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紧接着IEO首期项目CNNS维权事件发酵,Gate发布公告,对符合条件的亏损用户做出补偿。公告第五条,达到一定亏损的用户可收到Gate海外团队赠送的纪念品,再次遭用户群嘲。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2017年,由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九四之后,虽然比特儿将公司注册地变为开曼群岛,但Crytorank上显示,Gate仍属中国管辖区的交易所,其运营主体就是韩林亲证过自己是法人的“济南智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智数科技”)。

公司信息显示,智数科技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比特儿网站的备案信息也是以该公司的名义登记在案。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但面对CNNS事件上门维权的投资者,Gate并不承认自己是在国内非法运营的交易所。随后,网上流出的一张用于警方的营销执照复印件,让Gate另一家运营主体“济南曼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曼维科技”)进入大众视线。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此前,宝二爷公布的自己与韩林的合照便是在该公司的logo墙前拍摄的。而据启信宝疑似关系公司信息中,曼维科技与智数科技两家公司确为关联公司。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图片说明:左为韩林,右为宝二爷,来源宝二爷)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凤凰网区块链发现,早期比特儿的新闻报道和案件纠纷中,比特儿的运营主体都是曼维科技。公司信息显示,曼维科技成立于2012年5月,法人Weiping Huang,注册资本200万人民币,外商独资企业。这家外资公司系韩林联合创办,在2014年他的自述中也得到过证实。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事实上,2019年3月,北京互金协会发文,警惕IEO等非法公开融资行为,将视为1C0变种活动。根据曼维科技的公开招聘信息显示,Gate客服所在地即为北京互金协会所在地北京顺义。文件还烫手,Gate 4月就发币GT,敲锣打鼓地开始了IEO,没想到却以“被立案调查”开场。

Gate自己发的币并未像其他平台币表现得那样突出。据悉,GT初始发行量3亿,10年后总量逐步达到10亿。期间,GT币价最高涨至1.2U,当前币价约为0.5U。

一个月之后,Gate仿效其他交易所开始回购平台币。截止2019年5月9日,Gate通过手续费收入以平均成本为0.7301U的价格回购2600万GT,约近2000万美元;四个月之后,Gate再出资2680万美元回购4000万枚GT。Gate手续费收入不菲。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而面对合规问题,Gate 酒儿曾表示,“交易所可通过屏蔽高风险国家与地区,在夹缝中生存。”

说起来,Gate逆法而行也绝非首次。2013年12月5日,央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要求,“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那时的比特儿,可没舍得放下收割投资者这把镰刀,反而挥舞地更起劲了。

今年4月,Gate宣布完成6400万美元的战略融资,但未披露投资方信息。从创始人韩林,到Gate运营团队,甚至连投资方也变得神秘起来。“信任”二字离Gate渐行渐远。

“网红”Gate黑化(下):作恶成瘾,或涉非法经营

六年时间,人设崩坏,Gate成了用户眼里“不信项目、不信平台、不信创始人”的“三不信”交易所,即使大股东宝二爷站台也挽回不了人心,毕竟用他自己的话说,“项目方黄了,我也没办法,我很懂项目吗?我就是个卖牛肉的。”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