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做空主权国家的疯子,与一场5美分硬币的豪赌

今年夏天和家人去冰岛旅行前,我买了一本Michael Lewis出版于2011年的“游记”,其中记录了他前往几个在2008年后经历破产和主权违约的国家的见闻,而冰岛是里面的第一个故事。但这本书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Michael Lewis在开篇序言里写的一个住在德州达拉斯的对冲基金交易员Kyle Bass。

今年夏天和家人去冰岛旅行前,我买了一本Michael Lewis出版于2011年的“游记”,其中记录了他前往几个在2008年后经历破产和主权违约的国家的见闻,而冰岛是里面的第一个故事。但这本书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Michael Lewis在开篇序言里写的一个住在德州达拉斯的对冲基金交易员Kyle Bass。

Bass曾成功做空次贷危机,在赚得盆满钵满后,开始做空全球主权国家信贷,并通过各种方式将个人财富储存于“硬通货”中以应对他心中“即将到来”的法币贬值。他做的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实实在在地购买了价值一百万美元的二千万个五美分硬币,存在达拉斯市中心的保险库内。

在Bass买硬币的九年后,著名金融博主JP Koning特地写了篇文章算了算这个赌注至今胜负如何。一个五美分硬币所含的金属,在2011年价值6.8美分,在2019年价值4美分。对Bass来说,这笔交易到现在不仅没赚着钱,还亏损了这些硬币所需的存储和保险费用。

或许交易员Bass和世界的对赌结果还未尘埃落定,但这场五美分硬币的豪赌就像是一则寓言,故事中碳基世界里的价值存储物的软价值和硬价值之间的愈发背离,让人回味无穷。

——译者:王想想

本文包含两篇文章,第一篇来自于书的序言,里面完整了讲述了 Bass 的奇特故事。第二篇则来自于 JP Koning 的博客,文章对这场五美分豪赌进行了收益分析。Enjoy Reading~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不错,请帮忙分享到朋友圈~

做空主权国家的疯子,与一场5美分硬币的豪赌

《回形针:欧债风暴与新第三世界之旅》

Boomerang:Travels in the New Third World

by Michael Lewis

序言

写这本书是偶然开始的,当时我正在写另一本关于华尔街和2008年美国金融灾难的书,对几个在次贷危机中获利颇丰的投资者产生了兴趣。早在2004年,华尔街最大的投资银行就已经创造了最终给自己带来毁灭性创伤的工具——次级贷款的信用违约掉期衍生品(CDS),这种产品使投资者能够对任何债券的价格进行押注,简而言之,可以“做空”它。CDS实际上是一种保险,但有一个特别之处:买方不需要拥有被保资产。

没有保险公司可以合法地向你出售另一个人的房屋防火保护,但在金融市场,金融家们可以出售另一个人的投资违约保险。CDS正是这样一种产品——数以百计的投资者涉足CDS市场,因为很多人都意识到了债务推动的美国房地产繁荣是不可持续的,但只有大约十五个投资者下重注全盘押注了这一观点。

这些人大多数在伦敦或纽约经营自己的对冲基金,低调行事,往往会避开记者。但就这个话题而言,他们出人意料地较为开放。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这些成功做空次级贷款的对冲基金经理不约而同的经历了同一种奇怪和孤立的感觉——在一个疯狂的世界中成为那个为数不多的理智之人,就如同独自坐在一艘小船上,沉默地看着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

这其中就包括凯尔·巴斯(Kyle Bass),他经营着一家位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对冲基金Hayman Capital。巴斯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德克萨斯人,他职业生涯的早期在贝尔斯登为华尔街公司出售债券。2006年底,他拿出了一半积蓄,又从其他人那里筹集了5亿美元,创立了他自己的对冲基金,对次级债券市场进行了大规模的赌注。

完成下注后,巴斯曾专程飞到纽约警告他的老朋友们,在很多愚蠢的赌注中成为了错误的一方。但这些贝尔斯登的交易员对他所说的话毫无兴趣。其中一人告诉他,“你做好你自己的风险管理,我会担心我们的。”

到2008年底,当我去达拉斯看巴斯时,次贷市场已经崩溃,贝尔斯登也已经随之倒塌了。此时的巴斯已经很富有,甚至在投资界都小有名气。但他的关注点已从次级贷款的崩溃中转移。带着上一次交易中赚来的利润,巴斯找到了新的兴趣点——主权国家的政府。

当时美国政府正在忙着解决贝尔斯登和其他华尔街银行的次贷大规模违约问题,美联储用各种形式吸收了近2万亿美元的此类证券相关的风险。在此次危机中,美联储与其他发达国家政府作出了同样的决策,用国债和中央银行吸收这些由高薪金融家所创造的不良贷款。而在凯尔·巴斯看来,金融危机尚未结束,只是暂时因为人们对这些富裕的西方政府的充分信任而平息。我花了一天时间听巴斯和他的同事们讨论这可能会导致什么结果——他们不再谈论一些债券的崩溃,他们在谈论整个国家的崩溃。

巴斯和他的同事们有一个新投资论点,大致如下。自2002年伊始,大多数富裕的发达国家都出现了虚假的繁荣。这些表面上的经济增长实际上是通过人们借入他们最终无力偿还的资金所推动:粗略计算,全球公共和私人债务自2002年以来增加了一倍多,从84万亿美元增加到195万亿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