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维权实录:俞凌雄为什么还没被抓?

 一日被割,终身被割。只要被洗脑入局了,俞凌雄就有办法一路开割。 


(右滑继续听俞老师讲课)
俞凌雄让小老板掏钱的经典逻辑是:想赚大钱就得敢花钱,不敢花钱的人没有格局。
 
刺激完消费欲望,小老板们的贪欲随之涌起,大脑就陷入了混沌。
 
如今,陈名才意识到,“它里面有传销理念,根据你的私欲让你产生快感,然后你会觉得他讲得都对。我们就这样被洗脑了”。

 

一日被割,终身被割。

只要被洗脑入局了,俞凌雄就有办法一路开割。

 

起先账面涨起来了,你想要套现离场,他便鼓励你,“努力年底成为亿万富翁”,还刺激你“年底做七八千万的代理商,不要跟老师合影,因为实在太差劲”。

维权实录:俞凌雄为什么还没被抓?
维权实录:俞凌雄为什么还没被抓?

(右滑继续听俞老师洗脑)

当你坚持到被割了一刀,疼到想要离开的时候,他又语重心长地告诫你“有信仰的伙伴才能挣到钱”。他还会提起“九四风波”,告诉你“中国的政策都控制不住比特币在全世界持续的爆发。”

 

线下是他的卖币专场,他会让你自费赴境外参加他的宣讲会,听所谓的内幕消息。

现场上千人挤在一个房间里,伴随着躁动的音乐、热烈的掌声和不时扫射全场的灯光,场内情绪一波又一波地高涨。每个人从戴上入场证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成为案板上的韭菜。

 

草花曾先后飞过韩国、泰国和澳门参会。当时很多会员每天的买入量很大,但币价却一跌再跌,之后她才发觉不对劲。

 

即便你要卖,俞凌雄也有方法圈住你,例如锁仓,或是网络拥堵。

 

就是盘子终于崩了,俞凌雄还总有办法继续下刀。

 

他温柔地抚慰你,“亏了没关系,俞老师有新项目帮你回血”,还佯装痛心地向你解释“都是「北纬31度」那个黑媒害的”。

 

最近一次,为了鼓动消沉的代理商参与YouBank,他推出诺亚方舟计划,号称要救济所有亏损的投资者。

 

他让秘书统计了群内439名代理商的亏损金额,并称只要拉人到YouBank存币就可以拿回本金。每进场30万美金,释放1万美金,由团队平分。

维权实录:俞凌雄为什么还没被抓?

(俞凌雄秘书统计的亏损清单)

 

这份亏损清单总资金约合人民币1亿3千多万,大概相当于一家开在市中心的喜茶10年8个月的业绩。

 

但这还仅是俞凌雄收割的部分韭菜的不完全数额统计。

 

为了弥补巨额亏损,上一刻还在痛骂“俞狗死全家”的代理商们,此刻却张露着獠牙,四处游走,为俞凌雄吃下了一个个人血馒头——“你垫背我回本”。

 

过往情节再度上演,他们的角色从受骗者变成了行骗者。

 

有人赚到钱后,维权口号不喊了,转为吹捧俞老师,成了俞凌雄终身圈养的韭菜。

 

 

02

 

实地举报俞凌雄

 

 

有些人,不愿被终身套路,陈名便是其中一位。

 

当陈名等一众代理商为俞凌雄带来30亿资金,以为能分到1亿的时候,俞凌雄却说要等40亿之后再算,每个月仅给他们返100多。这要等1000年后才能补回亏损了。

 

陈名就这样被逼上了绝路。

 

他总共亏了360万人民币,不仅无房可住,还成了贷款黑户。曾经的中产光环就此被淹没,生活变得破碎不堪。

 

他通过微信群和朋友圈,聚集起了第一批维权者。

 

一个雨天的早上,上海中春路,实地举报俞凌雄的序幕就此揭开。

 

在陈名的带领下,唐水、草花、张霓、杨赫四人一起走进了闵行经侦科。

 

维权实录:俞凌雄为什么还没被抓?

除了交易流水和俞凌雄喊单截图等证据,他们还带去了一条写有“传销诈骗头目俞凌雄还我们血汗钱”的横幅,以及一个向民警下跪的计划。

 

陈名说,这么做,派出所的人就不敢刁难。这些出格之举在后来有了另外的解读。

 

离开经侦科后,陈名向群里发来了现场视频和图片。

 

气氛瞬间被调动起来,对正义之举的褒奖之语溢满了整个屏幕。

紧接着,陈名又发出号召,到市政府门口聚集,向市长揭露俞凌雄的金融诈骗行为。

 

陈名告诉他们,之前有人报案失败,是因为俞凌雄有保护伞,但如今全国都在扫黑除恶,保护伞必定会被打掉。更何况,“他一个地方能花3千万(摆平),但1千个地方,他能吗?”

 

而后他录制视频,讲述自己实名举报俞凌雄的历程,并呼吁全国受害者行动起来,为自己和社会做贡献。

 

那天是9月21日。按计划,它将作为那个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点燃“全国实地举报俞凌雄”的行动。

 

而实际上,火从未燃起。

 

 

03

陈名沉默

 

 

“我们感觉好像被耍了。”

 

离开经侦科后,他们才突然意识到不妥。当时的接待民警不仅没有穿正规制服,也没有给出受理回执单,只是简单地做了笔录。

 

但和之后发生的种种相比,这还不算最糟糕的。

 

报案后第3天,群差点被解散了。

 

一同前去报案的单亲妈妈张霓,也是群管理员,突然毫无征兆地开始踢人出群。好在陈名及时阻止了。但那时,已经流失了40名成员。

 

唐水随即提议,每个人都可以建群当群主,以后即便某个群被解散了,还能找回组织。这一提议得到了陈名的积极响应。

 

当晚,陈名在唐水建立的新群做了经验分享,指导群友如何实地举报。

 

在唐水看来,和以往空喊口号的群主相比,陈名可靠多了。他不仅提出了可行的倡议,还手把手教他们如何举报。这也是他之前愿意远赴上海一同报案的原因。

这些行动倡议,像一盏明灯,在他灰暗的人生中照出一条长路,陈名和他在这头,缉拿俞凌雄归案在那头。

 

但这条明路很快就塌陷了。

 

被寄予厚望的群主,最终还是回归到俗套的结局。陈名在无声离去之际,没有留下任何解释,唯独留下一群不安的维权者:陈名怎么不说话了?陈名去哪了?陈名是不是被收买了?

 

实际上很多人都已经有了答案。过去,他们相继加过大大小小的维权群,甚至有人给群主交过1000元服务费。但当声音愈发喧嚣,口号愈发激昂,行动就要呼之欲出之时,群主就突然身体抱恙了,或是群直接被无声解散了。

 

变局的原因,来自于俞凌雄的“精准扶贫”。

 

只要恰当地“精准扶贫”,就可以给任何浩大的行动画上休止符——对此,俞凌雄心知肚明。“俞老师体谅你,愿意帮你度过难关”,这句话,只有带头人能听到。

 

陈名消失的那天,不过是他带头报案后的第5天,建群的第11天。

 

而后,又一个11天过去,群被解散了。

 

这期间的无声留白,有人理解为这位群主仍心存正义,故意为群成员留下了充足的时间转移阵地;也有人认为,陈名早就心怀不轨,所谓拉横幅和下跪无非就是为了闹出更大的动静,以吸引俞凌雄的注意。

 

在这个150人左右的群里,汇聚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受害者。他们共同目睹了这个带着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的行动,在看似即将浓墨载入史册的时候,旋即跌落。

 

但行动尚未终结,新带头人出现了。

 

 

04

 

“不一样的维权群”

 

 

唐水接下了带头人的角色。

 

他一再向「北纬31度」强调,自己的群会和别人的不一样。最大的不同是,这里没有领导人。他虽然是带头人,但不是唯一的群主。这是基于先前俞凌雄精准瓦解群主的经验。

 

他仿效起中国革命的三大法宝,设立了维权三大法宝——群主的建设、统一思想和武装斗争。

 

首先,要教导群主成为帮助大家总结斗争经验的服务商,而不是维权领导人。

 

其次,要统一维权思想:为什么要维权?因为我们是被蓄意诈骗,不是投资失败;我们的权利是什么?拿回本金;怎么维权?每个人都行动起来,促成全国多地立案调查;维权有用吗?不一定,但不站出来维权绝对没有用。

 

最后是武装斗争,当中除了实地报案、网上举报、向总理留言、网上发帖、联系媒体曝光等,还包括和俞凌雄的谈判斗争。

 

斗争要有技巧。

 

要让对方感知谈判难度,每次谈判都要加码。至于如果有人拿钱退出,其他人无权干涉,因为拿到钱也是群存在的意义。

 

斗争还要讲究战略。

 

眼前的战略是先精准打击俞凌雄的党羽。这些弟子和代理商还在国内,资金流水、手机号码和坐标都更容易查实。届时,借由这些党羽上演狗咬狗,追查俞凌雄和王金等头目也就不难了。

 

但当理想照进现实,留下的灰烬总是维权失败的影子。

 

 

05

 

维权迷雾

 

 

维权路上,迷雾依旧。

 

那天,群里刚刚庆贺完拿下第一张立案单,数张唐水和俞凌雄嫡亲弟子张坤的谈判聊天截图就流入了群内。

 

“精准扶贫”的黑手,又出现了。

 

截图里,张坤要求唐水息事宁人,唐水要价150万,被张坤拒绝。而后二人再度谈判,唐水要求拿回本金240万。张坤表示会尽力协调,但前提是唐水答应拿到钱后,必须解散全部群,不再与群里的人联系。

 

唐水的回复是,“可以”。

 

对此,唐水在群里做出了解释:每次聊天都是张坤先找他。每次和张坤谈判完,他都有把经验分享到群里。何况,拿回本金并无过错,这本来就是自己的钱。再者,维权是自己的事情,不会因为任何人的离开而解散。另外,他强调拿钱不是把大家当炮灰,而是继续支持大家学习维权。

 

阻止维权的,不仅有套路满满的项目方和时刻可能叛变的带头人,还有受害者的主动弃权。

维权实录:俞凌雄为什么还没被抓?

 (维权与否,群内态度不一)

 

大部分人,从进群伊始,就一直保持沉默。而那些发声的,有的说维权没有用,这是中国社会的现实;有的说就算立案了,生活依旧糟糕;有的说想去做俞凌雄的新项目YouBank来回血;也有的还在纠结上一任群主的离去,对未来忧心忡忡。

 

截止当前,群里仅有10%的人报案,更多的人还处于观望,甚至还在参与YouBank。进群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起初一同去报案的五人中,继张霓和陈名的离开之后,杨赫也因跻身“扶贫”名单而离开了。

 

维权实录:俞凌雄为什么还没被抓?

 

币圈的维权历来旋生旋灭。

 

太多的人,维权了几次,就失败了几次。实际上,得到项目方的“精准扶贫”,才是维权先锋们真正的“维权策划”。

 

他们揭竿而起,汇聚起大批受害者。一时间,激昂的维权口号响彻一方。但等钱一到账,群就解散了。维权信念随之飘散远去,维权者被击散回各个角落。

 

即便他们本意并非如此,但在私利主义、生活焦虑、正义无望等多方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维权最终也只能被推向一个高速下滑的旋涡中。

 

最终的胜利者仍然是俞凌雄。

 

(注:以上人物陈名、唐水、草花、张霓、杨赫均为化名)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