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弃电猎手:为了找到“再便宜1分”的电,他们都付出了什么?

与此同时,国内的王鑫(化名)也在路上,先是从北京赶到西宁,抢绿皮车票去青海的第三大城市德令哈,之后还要转坐汽车。


弃电猎手:为了找到“再便宜1分”的电,他们都付出了什么?
今年年初,老罗(化名)打好了黄热病和霍乱疫苗,在二十个小时的飞机过后,他踏上了非洲的土地。又在苏丹的土路上颠簸了近一天,才到了目的地。

与此同时,国内的王鑫(化名)也在路上,先是从北京赶到西宁,抢绿皮车票去青海的第三大城市德令哈,之后还要转坐汽车。

四川丰富的水资源人尽皆知,但便宜的电要么早已被占据,要么在一轮轮的“清理”中失去。为了拿到更便宜的电,他们不惜顺着四川四处滑坡的山路寻觅深山,矿场会选择建在水电站旁边,而水电站一般会建到偏僻的山区。究竟有多偏僻呢?

“在矿场周围看到猴子和熊是常事,甚至在路上还见到过野生大熊猫。”Eminer轻挖是一家以挖矿为主业的公司,在四川有自营的矿场,轻挖COO Edward告诉邦德:密码朋克搭配黑白绒毛的熊猫,Edward感受到了一种不真实感。

上周,全网算力随着比特币跌破9000美金再度回落,跌落至90E左右。

又到了一批批矿工含泪关机的痛苦时刻,而活下来的矿工和矿场,则体会到了大规模兼并、矿机连续“双十一”打骨折买买买的快感。

矿圈一直是圈外大资金布局币圈的首选,因为买币风险较高,波动大,矿业相对来说还是低风险参与币圈的方式。

尤其在国家发改委将虚拟货币挖矿除掉“淘汰产业”头衔之后,态度由不鼓励转变为了允许。

缦璞矿池(Mempool)负责人、矿工哲亮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了这个消息,虽然据哲亮的观察,目前矿工群体和矿池群体,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变化,但他预测,“大的、合规的资金会将会逐步进入”。

因为政策转向,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接下来矿场极有可能光明正大地申请工业用电,哲亮他们也开始“与相关部门讨论电费抵扣税费的可能性”这对整个矿业来说,无疑都是个绝好的消息。

对矿业来说,最重要的竞争,都存在于关乎电的那些事上。

电,就像是比特币的血液,为整个系统源源不断地提供着动力。

矿机就像是印钞机,只要开启就能源源不断地产出币。

除去维修费用,矿机的开机成本只有电费,只要产出的币的价值能维持开机成本,矿机就不会关机,直到入不敷出。

使用尽可能便宜的电,是矿工能够做到的最大努力。

而为矿工们找电者,则是矿场——足够低的电力价格,几乎是他们盈利和获取客户的最重要筹码。

所以他们要不遗余力的找电。

01 弃电猎人:

你赚到的每一分钱,都是什么?

最便宜的电,就是“弃电”,也就是电厂的过剩产能——因为水电的丰水期导致供应大大,超过当地电网能消化的用量,而像水一样白白浪费掉的电能。

这种电,理论上电厂一分钱卖给你都有赚,也是所有早年弃电猎手们最爱的宝藏。

但这样的好事已经早没了,“电厂也已经知道你挖出来的比特币值多少钱,他们很会要价。”

在上游电厂们越来越懂得去切取利润的年月,猎手们只能寻觅更远的“宝藏”。

为此,他们可以不惜生命危险。

“山区的地质灾害很多,泥石流,山洪。有一次带客户去参观矿场,就遇到过一路的落石。” Edward对邦德说。

但即便有如此之多的危险和不真实感,利益也会驱使他们不停前进。

“如果全网平均电价在3毛5,你要找到不超过2毛5裸价的电,这样才有竞争力。如果能找到2毛的电,你就赚大了。”

矿场的盈收方式很简单,找到便宜的电,加价给矿工使用,赚电费差价加上服务费。

据邦德了解,如果矿场中的全部机位都能顺利出租给矿工,矿场的回本周期在7个月左右,有时也会到一年半,虽然前期投入较多,但回本之后,就是一个坐收利润的“房东”型生意。

“我们云南的矿场,2015年建好,现在还在运行”,王鑫说,这一行回报率确实诱人,所以再艰苦,坑再多,大家都不愿意退出。

如果不想那么危险,那么就玩资源。

“稳赚的生意,没人会对外宣传。”Lucas一边抽着烟,一边回想,“矿场必须得有一个强力靠谱找电的人,现在矿场圈子信息极度不对称,很少有公开的投资机会,基本上都是通过熟人介绍。没有‘关系’,这事是做不成的。”

无独有偶,不止是Lucas,“靠关系”这是所有邦德接触过的多个矿场老板总结出的经验。国内的电费是由国家发改委统一定价,每个省份略有调整,如果想拿到比市场价便宜的电,现在依然可以买“弃电”,在四川、新疆等资源丰富的偏远地区,有着最多的弃电。

“怎么能用到弃电,就要看个人的本事了。”在国内拥有多家矿场的王鑫直言不讳,“还是用合规的放心,包装成高新技术或是云计算,就可以用下网电,还可以跟政府谈合作,打折用。”

更直接的,就是冒险偷电和用违规电。

每年都有因为挖矿违法用电被处罚的新闻传出,一位电力系统的朋友给邦德科普过这些违法用电是怎么被发现的:

正常的发电过程是电厂先发电到电网,再统一经过电网调度分配给各个用电者。如果一家电厂今年的发电量比往年少很多,那就可能有问题,比如私下卖电给矿场。或者监测一个地区的用电量,如果用电量和卖的电量有差距,就说明有人偷电,很容易查出来。

02 海外电脉:

东亚五国,不是阿里巴巴的山洞

7月23日消息,伊朗已正式承认加密货币挖矿是其境内的一个合法产业。

但就在前一个月,也就是6月份,伊朗当局还查封并关闭了两个矿场。

所以尽管伊朗的电费可以低至1美分(每度),中国的矿工中,也极少前往伊朗的。

只有工业发达,电力产能过剩的地方才有适合挖矿。但这样的地方,政策是否稳定、基建是否完备,甚至社会治安是否达到基本标准,常常都是决定矿场最终是否可以落地的因素。

目前,中国矿机最终被安放的地方,已经从国内延伸到各个洲,大约除了南极北极不可考,其他地方都有。

10月份比特大陆宣布了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罗克代尔市,启动了50兆瓦的加密矿场的计划。德州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非常丰富,位于美国中部,地广人稀。德州电网独立,电价相对低廉,适合挖矿。

也有人去了富庶的中东,北美的加拿大,南美的委内瑞拉,东南亚的越南等国,以及离我们不远又有丰富电力的中亚五国:格鲁吉亚、伊朗、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等。老罗就经常往国外跑,认识多个国家的找电渠道。“像西伯利亚这种重工业地区,人烟稀少,非常适合挖矿,电费最低能谈到1毛多。”

电力像青藤一样沿着电网和电厂布满世界各地,而矿场们则像叶片一样长在电脉之上。

除了德州,比特大陆甚至将新矿场建在了遥远的格鲁吉亚——这地方在黑海边上,北边是俄罗斯,东边是阿塞拜疆,总之是地理和心理距离都超级远的一个东欧小国。而如此长途跋涉的原因只有一个:格鲁吉亚国家官方表态欢迎比特大陆。

除了委内瑞拉,邦德了解到的其他国家和矿场,都没有如此和谐美好的合作了。

“东亚五国我们基本不去,因为政策和安全都没保障”,某国内大型矿机厂商向邦德表示。

在这些遥远的地方建矿场,有着不足为外人道的惊心动魄,在恶劣的自然环境和人之间,也在人和人之间。

“一定要找对人,中间商不靠谱,如果不认识当地有话语权的人,就很容易变卦。”,老罗这样总结他的找电经验。

“在哈萨克斯坦,官员们有着非常强的优越性,必须要有中间的朋友牵线,才能谈得了生意”。说起哈萨克斯坦,老罗对此前艰难的谈判依然记忆犹新。

但相比吉尔吉斯斯坦,老罗又觉得哈国其实很好了。

“吉尔吉斯斯坦官僚们的门容易敲,你可以直接走到他们办公室去敲门”,但相对应的,则是你容易“敲错门”。

甚至有人全套搭场景,一场好戏演到底,专骗中国人。

矿场老板孙明(化名)在吉尔吉斯斯坦就碰到过这样的狗血事情。

他在当地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国家电网的“部长”,一见如故相谈甚欢,被部长带去了他们的办公室参观。那位部长介绍了办公室所有的同事,大家互发名片,非常正式,其乐融融。

觥筹交错之后,孙明和部长签了协议,交了钱。

到交接的时候,部长失踪了。孙明回头去查,才发现部长是个骗子,“同事”都是演员,办公室则是租来布置的……

因为吉尔吉斯斯坦部门实在太多,职责交叉,办公场地众多,他一不小心就进了“李鬼”的坑。

孙明于是和这位部长签了协议,交了钱。等到交接的时候发现部长早就失踪了,孙明这才意识到“部长”就是个骗子,“同事”都是演员,办公室则是假的。

因为吉尔吉斯斯坦部门实在太多,职责交叉,办公场地众多,他一不小心就进了“李鬼”的坑。

从李鬼的坑里爬出来,你会发现李逵们也全是张开的口袋,要想顺利开矿,你需要一路撒钱,做个大方的撒币人。

“一个项目需要打点五六十个政府官员”,从建厂到买电再到买宽带,甚至矿机过海关,每一步都需要都要通过“关系”才能少花点冤枉钱。比如某国的宽带,居然按流量收费,不过相比电费这样的巨额支出,在矿场成本里只是毛毛雨,但就是这样的环节,也会有人主动找上门来:我可以帮你们的流量费打折,便宜下来的部分给我一半就行了。

混乱的社会治安,让处理同当地居民的关系成为矿场运营的挑战,甚至稍有不慎,还可能威胁到矿场经营者的人身安全。

老罗在哈萨克斯坦的矿场就需要付出“额外成本”来保证它的安全。在一个人均月收入只有200多美金的国家,比特币这样看似暴富的东西令人眼红。

“知道我们是挖比特币的,感觉就像我们开了个金矿。”当地人一听“中国人”仨字,就像看到了行走的金矿,总是羡慕。

“他们总以为在家里放几台矿机插上电,挖到一个比特币就是上万美金,顶他们几年收入,挖到一个发财,多挖几个就能提前退休,所以常有人过来偷矿机”。老罗不得不雇了几个保安,拿着AK47日夜守在矿场门口。

人为的不确定因素难以避免,自然灾害也是矿场脆弱的另一个层面。

“‘地头蛇’也碰到过,不按合同走,我想把矿机搬走的时候非要多收我电费。扣的可都是客户的矿机,没办法我只能破财消灾。”也是在那之后,老罗只和知根知底的人合作,“不再信外国人了,在国外还是和中国人做生意靠谱。”

BafeEX的负责人提到旗下的矿场也曾受到过自然灾害的影响,他们在俄罗斯投资的矿场,由于天气太冷的原因,算力板被冻坏,达不到算力的额定值,最后正常运行的算力只有三分之二。所以最后只能赔付客户的损失,关了矿场。

矿机运到国外去,就别想再回来了,这是矿圈的共识。首先是运输成本比较高,而且“过海关交税”也是一个说不清的事情,为了省税的每个操作,都是矿机回头的障碍。

03 算力飞轮:

谁能活下去?

“币价每跌 100 美元,就会有一批矿机关机,全网算力也随之下降。所以你要保证你能成为最后那 10% 不关机的人,那你就赢了。”

比特币币价和全网算力,就是两条相互追逐的曲线,算力随着币价波动:

价格涨,则算力涨,而且会超额涨;币价跌,则算力跌,而且会恐慌式超跌。

一轮轮的上下波动,上下游的矿机厂商、矿场方、矿工、矿池等等则随之进进出出。

永远是眼光超越市场的人在爆赚,而永远是跟随者在接盘、割肉、甩卖。

最魔幻的就是@超级比特币 超级君写的:下午刚打折甩卖完矿机,晚上买方的人来装车装一半,一看CCTV,大老板们集体“学习”区块链,比特币连夜暴涨35%了……

在去年年底,比特币价格暴跌,矿工入不敷出,挖矿带来的比特币收益不足以支付开机电费,大量矿机只能关机,全网算力在一个月内从55E跌到了35E,大量矿圈人士退场,S9矿机从3万跌落到600块。

弃电猎手:为了找到“再便宜1分”的电,他们都付出了什么?
最后靠着春节后币价回暖,才给矿业一线生机,算力逐步提升。

但是7月以来BTC从14000美金一路下挫,又给了这一轮进场者们沉重的一击:有人投入了千万建了个矿场,目前四处托人只求大致保本转让。

矿业在面对周期的巨大波动性的需要极强的抗风险能力,所以现在许多矿场在尝试做比如做像云算力,套期保值这样的产品服务,这是今年下半年的大趋势。

云算力的提供方拥有大规模矿机矿场资源,他们将算力以出租算力的形式向用户售卖,用户需要支付算力租金和单位算力的电费成本。对于用户来说,这是一个低门槛参与挖矿的方式,用户不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购买矿机。比如,把矿场建在熊猫家边上的Eminer轻挖,今年就发力了云算力服务。

用户需要以几个月或一年为周期租用算力,预付电费,如果这段时间币价下跌,最后入不敷出,则是购买云算力的人承担损失。但这对于云算力售卖者来说,则是一个快速实现资金周转的方式,矿场也可以提前将风险转嫁,稳定赚取中间的服务差价。

哲亮的Mempool则做了矿机合约,力求“单T算力能耗极低”,算下来除非比特币跌掉一半,否则不可能回不了本。

但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在赌减半行情和预设中,战战兢兢下注。

“减半行情不存在”的声浪又起了,如果这一轮没有牛市,还会有多少人剩下来?

老罗继续踏上了前往东亚找电的道路,他有朋友在波兰建了一个30万台矿机的矿场,拿到的电价超过3毛,竟然也能生存, 他觉得自己发挥的空间还很大。

毕竟,这依然是一个没有被挖完的全球金矿,只不过它不在地下,而在各国电力拥有者的手里。

愿他好运。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