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不要再给打着区块链名号的诈骗项目送人头了

即便前有央视、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相继在节目报道中抨击区块链 骗局,后有互金办、网信办等监管机构轮番出台区块链项目治理办法,依然还是有无数的“人头”被披着区块链概念外衣的骗子们收割。

不要再给打着区块链名号的诈骗项目送人头了

即便前有央视、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相继在节目报道中抨击区块链骗局,后有互金办、网信办等监管机构轮番出台区块链项目治理办法,依然还是有无数的“人头”被披着区块链概念外衣的骗子们收割。

 

是骗子们变机灵了?还是韭菜们变楞了?都不是,又或者都是,谁也拿捏不准。因为这场打着“区块链”旗号的广域性骗局,早就不是一场“骗子吹嘘傻子上当”那样的简单游戏了。

 
– 01 –
“助纣为虐”的百度
对于圈内的老人而言,历经媒体传播、大佬站台、社群推广等多种宣传渠道长久以来的“洗礼”的他们,早已练就了一双识别“传销币”、“资金盘”骗局的慧眼。
 
但对于圈外的小白们来说,百度——是他们了解“区块链”这个几乎一夜之间走上神坛的名词的最快捷、最有效途径。
 
殊不知,当他们在百度搜索栏打下“区块链”这几个字并按下回车的那一刻,便已经踏入了诈骗者们精心编织的网中。
 
据一本区块链报道,曾有投资人向其爆料称,自己在百度搜索“区块链”一词后,排在搜索结果第二位的居然是一个打着区块链幌子的资金盘项目。
 
该项目名为BeeBank,正是前些日子曾被央视《焦点访谈》点名的诸多诈骗项目之一。
 
BeeBank的推介文章宣称,这是全网唯一的去中心化全币种钱包,采用公有链、数据信任体系技术。文章还提到了一些诸如“蜂巢建设”、“蜂巢分红”这种乍听之下有些高大上,但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词汇。甚至不乏“躺着赚钱”、“24小时自动运转创造效益”这类“露骨”的收益宣传。
 
难以想象,这样一个遭到权威媒体公开痛斥的资金盘项目,在此之前竟大摇大摆地出现在百度“区块链”关键词搜索结果的前列,影响甚至误导着众多在政策号召下尝试借助百度来认识或了解区块链的民众。
 
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在于狡黠的资金盘项目方积极地把握住了大众的关注热点和网络使用习惯,在区块链技术“正当红”之际,拿下了“区块链”关键词搜索结果的推广位。另一方面也在于百度对于推广内容的不加以慎重的筛选和审核。
 
据了解,除了BeeBank之外,包括凯尔链、Tepleton、亚欧币等在内的不少诈骗项目、空气项目也都在百度的关键词检索结果中拥有一席推广位。这便侧面印证了当下的百度在广告投放这件事上的确有点“没有节操”,无论好的坏的都不予严格的甄别。
 
不要再给打着区块链名号的诈骗项目送人头了
 受访者提供的百度搜索结果截图
 
不过客观地来看待,当一个平台或者应用工具流量过于庞大时,对其中的虚假诈骗信息进行筛选也的确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类似的例子也发生在美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FaceBook上。
 
11月8日时,澳大利亚矿业巨头Fortescue Metals的创始人Andrew Forrest曾致信扎克伯格并警告称,FaceBook平台上有一些冒充他的名义来吸引用户参与加密货币投资的诈骗广告,这些广告存在时间已久,而且已经导致许多无辜的人损失了财产,然而FaceBook对此却毫无作为。
 
尽管Forrest言辞激烈地批评了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呼吁甚至要求FaceBook对这类虚假信息进行整治,但却一直没有得到对方的正面回应。而回过头来看看百度,搜索广告也照旧还是乱象横生。
 
– 02 –
传销诈骗“春风吹又生”
 
在紧抓线上流量获取的同时,诈骗团队也没有放松线下的机会。
 
笔者以“区块链”为关键词对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裁书文件进行了查阅和整理。根据整理结果,结合地域分布与案件数量来看,区块链相关裁判文书集中在北京、山东、深广以及浙江这些区块链产业起步早、区块链企业数量多的地区,截至11月21日,共计579份的裁判文书里,有382份都出自以上这些地区,占到66%。
 
不过,结合案件增长速率来看,以湖北、河南、西安为代表的内陆省份与区块链相关的纠纷案件增长最快。仅2019年一年,湖北省的这类案件数量就足足翻了五倍,西安则为四倍,河南省也有接近两倍。
 
不难发现,这些省份共通的特点在于,它们近几年来的经济发展都十分迅速,但类似区块链这样的新事物、新技术却并没有在当地落地生根。
 
因此,中央的区块链技术发展号召对这些省份产生了极大的刺激,既令当地创业者燃起了开拓区块链业务的热情,也为诈骗者们在线下大肆推广其项目提供了温床。
 
比如在陕西西安流传较广的一个叫做ICC网红链的“区块链”项目。该项目曾号称“智能经济网红之王”,并借此吸引了不少当地乃至全国范围内的人参与投资。
 
据当地媒体报道,一位西安本地的ICC投资人告诉记者,自己已经断断续续向其中投入了36万元。“对外宣传的就跟那个母鸡下蛋一样,你有一万个币,第二天早上就会一万零八十个币”,这名投资者还说,她的“最大股东”曹代侠更是信誓旦旦地对她承诺:“只赚不赔!”但最终自己却是落得个血本无归。
 
不要再给打着区块链名号的诈骗项目送人头了
投资者向警方递交的转账材料
 
有ICC的早期投资者称,他几乎经历了“ICC网红链”诈骗变异的全部阶段。这个项目最开始叫做ICC,后来还做钱包,再后来又做了所谓的交易所,并且改名为BZC。那个时候他们(ICC项目方)已经捞了不少钱,但也遭到了一些投诉。
 
该投资者继续补充说,前段时间中央号召发展区块链,他们便又“死灰复燃”,做起了区块链应用,名字也改作了BTA,继续圈钱。
 
不过在各地广泛开展区块链项目排查行动后,这个项目日前也已被西安市未央区警方立案调查。
 
– 03 –
“高额收益”“易进难出”
 
但话又说回来,上当受骗这种事情,本质上还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欺骗者固然可恶,但受骗者自身也要反省,面对接近于“天上掉馅饼”似的利益诱惑,一定要有判断力和克制力。
 
而说到这一点,就不得不提今年资金盘骗局中的“明星”项目趣步了。(这个项目最近被鞭尸了很多次,其中也包括央视)
 
趣步对外宣称通过“区块链+运动”的模式来倡导和激励人们运动。而且直接向用户传递了“用心做市场推广,就能成为趣步股东”这种跑步就能赚钱的利益诱导。
 
然而,以趣步为代表的许多金融诈骗项目最常使用的获客手段,就是类似这种可以以轻松的方式来获得收益的宣传,或者声称自己的产品有远高于市场上一般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
 
但当用户们一只脚踏入其中后往往就会发现,这些项目都是“易进难出”的。
 
下架之前的趣步APP,用户在注册成功后还需向平台提供身份证号、银行卡账户、微信账号并支付1元进行身份验证,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
 
用户可通过每天走几千步来换取“糖果”,糖果可用来换购商品或提取现金。但用户仅靠步数赚取的糖果有限,如果想增加收益,就需要购买糖果,或者“拉人头”来做推广。保持理智的参与用户其实进行到这一步时就应该有所警觉了,因为这些都属于网络传销、线下传销的惯用伎俩。
 
如果在这一步没能悬崖勒马,那么后面就有可能会越陷越深。用户会发现,糖果提现的门槛很高,很难取出来,而用户自己却已经为此而提供了过多的个人信息甚至是一些个人财产。
 
不要再给打着区块链名号的诈骗项目送人头了
遭央视《焦点访谈》点名的趣步
 
其他包括像区块链养宠、区块链商城、乃至不少数字货币项目,也都是以这类先全盘设计,拿出“躺赚、稳赚”的甜蜜诱惑,然后通过各种方式推广,吸引用户并诱导其扩散传播的方式来进行诈骗。整个流程所围绕的核心,还是在于受骗者的贪婪甚至是无知。
 
– 04 –
高校也成了“重灾区”
 
可偏偏就是有不少人遭不住这种诱惑,把“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句老祖宗总结的箴言抛到脑后。这一点在当下许多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有分析报告称,根据抽样调查,全国范围内对区块链这一词汇有所认知的人群大约占到整个社会非老年、幼年群体的19%,而在高校当中,这一比例会攀升到25%,可见高校在校生对于区块链的认可度和接受度明显更高,愿意参与相关投资的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对于新事物接纳速度较快,知识思维水平也处于较高水平的高校在校生而言,识别资金盘、网络传销等诈骗手段通常并不是难事,但事实却是发生在高校在校生身上的“中招”案例屡见不鲜。
 
有杭州本地的在校大四学生金某向哔哔News透露,自己接触加密货币已有两年时间,也很清楚行业里存在诸多空气、诈骗项目,然而纯粹的贪婪却吞没了这些原有的警惕。
 
“我也知道这些都是‘击鼓传花’的庞氏骗局,”金某说道,“但我总觉得只要自己及时收手,就不会成为最后接盘的那批人。”许多人都存在像他这样的侥幸心理,但现实狠狠地扇了他们几个耳光。
 
“一开始确实赚了一些钱,但是到现在,手里拿的大多都已经归零了。”金某表示,自己最早进入这个圈子的时候比较谨慎,只敢买主流币,而且尝到了甜头。可后来自己的校园创业失败,合伙人跑路,冲动之下就盯上了涨跌往往都更加夸张,也更加具有造富效应的空气币,并朝里面砸了不少钱。
 
“这个时代人人都向往财富自由,尤其是年轻人,更尤其是像我这样临近毕业或者刚毕业的大学生,难免会幻想自己通过这些发发横财。”交谈之余,金某说他并不后悔自己的这段“踩坑”经历。可是,还有茫茫多后悔了的人,又上哪里说理去呢?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swb168@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