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比特币矿工绝地求生

乌鲁木齐向西150公里,石河子戈壁滩上大风吹过。11月底,一场雪刚刚下过,气温骤然降到零下15度。从11月开始,比特币价格呈现自由落体式下挫,从45000元的高位,最低跌至25200元,幅度高达40%。随电迁徙,错位竞争,利用金融工具套期保值……腾挪转移之间,一场由低电价淘汰高电价、大矿场淘汰小矿场的战争已然打响。矿工们因时代的潮水生发,也因时代的潮水褪色之际,《潜望》探访了新疆的多处矿场,记录下这一切。

比特币矿工绝地求生

《寒冬虽已至矿机永不眠》

比特币矿工绝地求生

冬天来临,币圈的丛林法则凸显出来。陆续清盘的小矿场,成了大矿场口中猎物。被小矿工忍痛二手卖掉的矿机,成批量流入大矿场中,接通电源,继续轰鸣。

胡海峰认定这是属于他的机会。0.28元的电价,以及四万台机位的库房,让他在这一轮算力洗牌厮杀战中占尽优势。“几百块钱收来的S9,如果还是现在的币价,三个月就能回本。”他顿了顿,补充道:“反正市面上目前的S9你不挖,总有人会收来挖”。

不甘就此罢手的中型矿场,也在寻找出路。为找到成本更低的电力供应,他们把目光瞄向更加广袤的新疆边境。

接近边境的霍城和伊宁片区,是矿工圈内已知的电价最低谷。不过,因为伊宁多次发生地方突然检查企业用电性质,很多矿场被停电处罚,而登上矿工的“黑名单”。矿工们还用“JQK”来比喻,即“开始用低电价勾你过去,然后圈住你,最后K你一顿”。

不过,伪造用电性质在过去时有发生。有的矿场挂靠在当地能源企业,以热力用电的名义申请,享受国家补贴后电价只有1毛多。但这样的操作只适合币价较高阶段,他们往往在被查到违规用电之前,就已经把投入的矿机钱挣了回来。

也有把目光瞄向相近国家的。距离新疆不远的乌兹别克斯坦,工业用电价格仅为人民币两毛三,价格同样较低的还有俄罗斯,大约两毛五。

但相应地,他们需要承担不同体制和文化带来的风险,以及可能的治安风险。有矿工将场地选在了人烟稀少的旧工业区厂房里,结果没过几天就被踩过点的蒙面人抢劫,刚刚装好的矿机被洗掠一空。

基础设施建设也是制约矿场向外走的重要原因。为全球第一大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寻找矿场的人士,在探访了十多个国家后对《潜望》总结,论发电量和基础设施,依然是国内最好。“尤其是新疆,750千伏的高压环网,特别稳定,而且煤炭资源丰富,发电量也很充裕,用来挖矿是非常合适的。”

也正是这一原因,比特大陆目前在新疆依然拥有一座5万台矿机的自有矿场,每月为地方缴纳数千万元电费。

《潜望》获悉,除了自有矿场,比特大陆近期还在新疆加码算力投入。11月底,比特大陆刚刚在临近石河子的一家矿场下单了5万台规模的矿机托管。国内另一家矿机制造商嘉楠耘智也在该地区下单了1万台。

比特币矿工绝地求生

挖币同时做空币价

比特币矿工绝地求生

比特币的上一轮熊市持续了长达两年时间。埋头苦挖、屯币不卖的矿工,在随后的比特币大牛市中获得了惊人的回报,也成为业内相互传颂的传奇。

四年过去,被上一轮矿工奉为圭臬的屯币法则,这一轮熊市已不再适用。矿工们面对的是更为复杂的市场:流通的比特币多了400多万枚,流通市值更是多了数万亿元,用以变现的交易所则多了上千家。

新生代矿工很少再屯币,雨后春笋般涌现的交易所,给他们提供的金融工具越来越多,学会套期保值提前锁定收益,是他们在熊市活下去的必备技能之一。比特币生产的工厂模式,升级为金融模式。

套期保值,简单来说,是在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同时进行数量相同但是方向相反的买卖活动。利用期货和现货价格上同涨同跌的原理建立对冲机制,利用期货的盈来补现货的亏。

比特币矿工绝地求生

“比如未来一个月我产出30个币,但一个月后币价按照趋势可能继续跌10%,那我就在交易所下空单,以当前的价格卖出,一个月后交割30个币。”金鑫解释,这样就可以锁定当月的法币收益,而不至于在下挫的行情中承受更大损失。

但矿工群体频繁的套期保值操作,让他们有意或无意之间,成了比特币的最大做空力量。

“大家都在做空,最后就是大家都想自保的同时让币价继续下跌,但币价下跌无利于矿场运营。”金鑫苦笑,“有点像荒野求生,不做空被淘汰,都做空大家最后一起死,壮烈!”

金融工具的反噬性张开大嘴,以避险使命出身的比特币期货,却活成了投机的样子。

相互博弈中,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才能看到春天的样子。

比特币矿工绝地求生

关机为妙

比特币矿工绝地求生

资本市场遇挫的同时,三家矿机商现金流最为倚重的业务,也面临着危机。

近段时间来比特币价格的持续暴跌,叠加上四川等水电资源丰富地区迎来枯水期,矿场只能依靠价格较为昂贵的火电,已经击穿多个矿机成本价格,即挖矿得到的收益不足以支付电费和管理费。

根据国内最大的矿池之一鱼池的数据,包括蚂蚁S7、T9,以及阿瓦隆A741等较老的矿机型号,早已到达关机价格。

即便受比特币现金算力大战影响,比特币的全网算力下降带来挖矿难度的下降,但恐惧已在矿工群体蔓延。而矿工群体,正是三家公司最大的现金流来源。

11月20日,在金色财经组织的一场矿业讨论上,一位矿工发出求救,“币价离拔电源的日子不远了,恳求各位大神,如何找到出路?”

第二天,圈内就传出有矿场清盘,矿工离场的消息。《潜望》多方了解后获悉,分布在国内新疆、内蒙等的部分中小型矿场,在持续下挫的币价中,已经无奈将矿机二手转卖清盘。一年前售价高达两万一台的矿机,二手转让价仅为1000多元。

一位在新疆拥有超过两千台矿机的矿工对《潜望》表示,在这几天的行情中,他总共挖到30多个比特币,按照目前报价,收入260万元,但是同期电费高达280万,“这相当于越挖越赔,干脆关机算了。”

但关机并不意味着止损。另外一位拥有超过两万台M3矿机的矿工表示,这些矿机在一年多前市场报价超过万元,“托了好多关系,加上我采购量比较大,所以才以6000元价格买入。”但在如今的币价和算力下,这些矿机因为已经到达关机价格,因此二手专卖也无人问津,“基本相当于一堆破铜烂铁,单是两万多台矿机,就相当于亏损超过1个亿。

这与一年前,在矿机的销售重地深圳华强北市场,《潜望》见识到的景象截然不同。彼时比特币单枚价格逼近10万元大关,市场燥热下,能够带来巨大财富的矿机,供需严重失衡。原本出厂价万元左右的矿机,被爆炒到超过3万元的价格,但依然供不应求。

“只要你有货,你就是大爷。”一位商户称。一些矿工淘汰下来的二手矿机,也成为被追捧的对象。“比如说蚂蚁矿机S9,一些矿场因为种种原因不干了,或者买了最新机器淘汰下来了,一台还可以卖到两万多块钱。”

四川的一位矿场主就经历了这样的疯狂,他在2017年底将矿场更换下来的旧矿机,委托华强北熟悉的商户转手卖掉,“用了一年的二手机,居然比我当初买的价格还要贵。”

一切都尚未结束

大趋势无法阻挡,币价转头继续向下。

冬天继续。胡海峰的一万台矿机已经插上电源,金鑫又收到了一批二手货,老罗则在清盘和迁徙之间踟蹰。

踟蹰的还有正泰电器石河子的经销商。一个毛头小伙找上门来,开口就要5万个电源开关,大单子猛然落在头上,让他不敢相信。

5万个开关正是为比特大陆刚刚下单的5万台托管矿机所准备。冬去春来冬又来,牛市卖矿机,熊市挖矿是过往经验告诉他们的真理。

也正是在上个熊市,比特大陆从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ASIC比特币矿机的嘉楠耘智手中,接过内蒙古达拉特旗的一处矿场。算力的洗牌中,比特大陆成为崛起的一极。

这样的故事激励着过冬的矿工们。零下18度,大风吹起,矿工们蛰伏,等待开春。几十万台矿机照旧运转、嘶吼,载着他们的希望,永不眠。

本文来自区块链大学,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