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独角兽的分裂,比特大陆“变形记”

独角兽的分裂,比特大陆“变形记”

比特大陆上的两座山峰,终究是要分开的。

近日,据星球日报消息,吴忌寒和詹克团不久或将同时卸任比特大陆 CEO 的职位,接任者或为王姓人士。报道称该王姓人士原是圈外人,进入比特大陆已有一段时间。接近比特大陆的消息人士表示,“还没板上钉钉,目前处于过渡期。”

小唐注意到,在企查查最近的人事变更里,詹克团为现任法人、董事,而吴忌寒退居监事。这就意味着吴忌寒将不再参与企业的经营决策。

一、山中有二虎

比特大陆于2013年诞生区块链行业,对外由吴忌寒主导,负责投资事项;对内则是詹克团把控,掌握财政和人事。在币圈的刻板印象里,吴忌寒就是比特大陆的化身,无论是从提出创立公司还是频繁代表公司发声来看,认知里他便是比特大陆的绝对掌权人。

但实际上,比特大陆从一开始就不属于吴忌寒一人。

时间回到2013的某一天,吴忌寒在街上游走,彼时他正沉浸在短时间从投资比特币挖矿得到巨额回报的思考中。

这是一块无主的大陆,他隐隐感觉到区块链的风口还未起来。出于投行职业的敏感和第一次成功投资“烤猫”ASIC矿机的经历,吴忌寒开始筹划建立自己的矿机公司。

毕竟区块链是玩技术的行业。北京大学毕业,拥有经济学和心理学双学位,吴忌寒毫无疑问是一个学霸,但却不是技术尖精。

当下他急需找到一个在芯片开发颇有建树,出身技术领域的专业高人牵头。也就是那天,吴忌寒遇到来自詹克团公司的一名业务员。

他向他推销詹克团公司的机顶盒业务,正苦于没有技术团队吴忌寒却琢磨着拉他们入局。

通过业务员的牵线,吴忌寒在第一次和詹克团碰面的时候直接递上一沓关于比特币及挖矿的资料。比特币能够解决通货膨胀问题,这个概念瞬间吸引了詹克团,他花了2个小时看完,随即决定和吴忌寒一起“搞事情”。

就这样,彼此还未熟悉的两人因为志同道合创立的比特大陆。

吴忌寒一人一概念,詹克团一人牵一团,双双担任比特大陆CEO,开始并驾齐驱,默契掌舵比特大陆的时代。

后来吴忌寒在采访中称这种双CEO关系为:乒乓球双打——即位于同一边,基于赢的目标,“球”到谁面前就谁接的默契共治。

二、桃园结义是三人

两人协调主导下的比特大陆扛过了2014年的熊市,这时他们之间迎来的“第三者”——可以说是临危受命的葛越晟。

葛越晟不是空降兵,他家境殷实,投资公司分析师出身,在吴忌寒创业初期给了很多投资和帮助。

2013年,21岁的他来到了比特大陆。根据比特大陆13年年报显示,当时共有五位自然人股东,其中詹克团持股59.2%,第二大股东为持股28%的葛越晟。

最初的比特大陆存在5位自然人股东,除了最近频繁露脸“詹克团”,低调90后高管“葛越晟”,还有另外3位分别是赵肇丰、胡一说和周锋。

币圈最知名的矿霸“吴忌寒”当时竟然不在最初5位自然人股东名列。

但70后的詹克团,80后的吴忌寒和90后的葛越晟不是三庭分立,而是以铁三角的形式搭起比特大陆的核心领导结构。

值得说明的是,当时詹克团不是以技术入股,而是以技术、产品来置换股份。成立公司之初吴忌寒承诺,只要詹克团能够顺利研发出用于比特币挖矿的芯片,他愿意拿出60%的股份奖励技术团队。

半年后,比特大陆自主研发的55nm比特币挖矿芯片BM1380,以及基于BM1380芯片的蚂蚁矿机(AntMiner)S1的第一代蚂蚁矿机问世。

詹克团顺势成为比特大陆的第一股东。

按照约定,作为主导矿机开发的技术人员,詹克团每次完成矿机制造及升级都能获得股份。这就意味着比特大陆的技术进步都会使得詹克团获得更多的股份,他对公司的主导权力随着产品更新、技术迭代将越来越大。

2014年1月14日,也就是在变更当日,作为原来法人的葛越晟退出,由詹克团担任新的企业法人并延续至今。

根据人事变更记录可以看出,吴忌寒直到2014年11月21日才第一次出现在比特大陆的高层名单中,为新增自然人股东。

三人占有比特大陆绝大股份,并相安无事的共事到今年。

三、巅峰后的下滑

熬过了14年的行业低谷,比特大陆迎来了17年的全面爆发。

2016年11月29日,比特大陆在香港注册成立BitmainTechnologiesLimited,改由香港Bitmain全资控股比特大陆。经营范围也在2017年从“电子产品批发”变更为“销售自行开发后的产品”,当时比特大陆刚完成A轮融资,手上弹药充足。

在2017年的比特币暴涨浪潮中,矿业大爆发进入高红利期,更是将比特大陆“铁三角”一起送上2018胡润百富榜,一把手詹克团以295亿人民币身价排在95位,为区块链首富;吴忌寒以165亿人民币身价排在204位,为区块链富豪排行榜榜眼;而年纪最小的葛越晟和另一位自然人股东胡一说都以34亿人民币身家排在1233位。

巅峰时期的比特大陆,进行到B+轮融资后,被曝占满台积电12nm产能。与此同时,台积电同样获得可观的营收。

台积电(TSMC)成立于1987年,主要是给那些没有钱自己开工厂的公司做芯片。比特大陆从最初没钱进行工业化流水生产,由台积电代工到成订单大户,只经过了短短5年,成为150亿美元的估值的行业独角兽。

但随着IPO暂停,BCH算力大战后的全网币价大跌导致投资数字货币亏损,此前只靠单一矿机业务营收的比特大陆遭遇重大危机。

紧接着,比特大陆被指矿机业务停滞不前,长时间没有新版本的ASIC蚂蚁矿机出现。自2016年初至今,比特大陆仍然靠芯片BM1387(S9矿机)支撑市场,同行已处于赶超阶段。

四、大陆志在何方?

招股书显示,目前詹克团持股36%、吴忌寒持股20.25%,两人此消彼长、逐渐靠近的的股权占比将权力之争变得不可回避。

技术出身的詹克团想往人工智能(AI)方向发展,成为卓越的芯片公司;而依靠区块链名利双收的吴忌寒仍想守住区块链霸业,扶持比特币的分叉币BCH,抗衡BTC。

詹、吴两人不再志同道合,出现分歧。

近几年显示,詹克团本人似乎已经放弃矿机芯片的研究,仅有的几次研究也以失败告终。两人分歧越来越大,但爆发由詹克团不留人的举动引燃。

由于对技术人才承诺的股权分配迟迟没有兑现,导致核心技术人才杨作兴直接离职创立神马矿机。

而想继续深耕矿机行业的吴忌寒尝试过挽留,无效后转而想保持互动投资杨作兴公司,却遭到詹克团拒绝,两个人矛盾到达顶点。

离开后的杨作兴很快研制出了功耗比超越比特大陆40%的M10矿机,可想而知吴忌寒的痛惜感受。

在今年最新的人事变更披露中,二当家吴忌寒已由董事变更为监事,葛越晟、赵肇丰、胡一说和周锋也退出董事高层。

至此最初的5位自然人股东只剩下詹、吴两人。

五、最后的较量

比特大陆高层只剩下詹克团和吴忌寒,回想创业当初的一见如故、亲密无间不免觉得有些唏嘘。

吴忌寒转为监事,不再对比特大陆的企业经营给出决策意见;而詹克团如传闻即将卸任,也将转而退居幕后,继续指点江山。

一份来自IDG资本的内部投资报告显示比特大陆投入了25亿美元用来购买BCH,吴忌寒一心扶植BCH,资金输血不可能断。

在今年3月的美国DC区块链峰会上,吴忌寒在区块链的野心表露无遗:比特大陆要投资20-30家运用区块链技术发行货币的私有中央银行,且比特币将被比特币现金所取代。

而詹克团致力于人工智能芯片研发,并已经获取到了一定的政府支持。

他在世界区块链大会·乌镇”分会场“AI·跨界”上表示:区块链将进一步改造现在的生产关系,使之更适应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在詹克团眼中,人工智能时代才是比特大陆的技术将真正驶向的地方。

但眼下的比特大陆不可能兼容两位领导的强势掌舵,危机正在漫开。

此前比特大陆IPO估值被指偏高,经历矿业业务极具收缩,投资数字货币遇挫,比特大陆此时再出现激烈的内部斗争,无疑会加剧企业危机。

此番传来两人将双双卸任CEO,交由专业经理人打理,只听一家领导,对于现在的比特大陆是个良策。

“分手”的詹、吴两人,没有了针锋相对的立场,商业战场上再见也会是彼此尊敬的对手。

在小唐看来,独角兽的分裂并不是什么坏事。内部争斗消耗的资源远比狠心分家来的代价大。

随着双方操纵的权利趋于不相上下,谁都想将比特大陆的泥土堆在脚下。像巨兽一样蚕食在比特大陆上的两座山峰,终究是要分开的。

本文来自云链唐人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