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币圈羊毛党的年终总结:业绩惨淡仍年入20余万

在家人和亲戚眼里,陈凯是一名毕业即失业的无业游民。 虽然每月陈凯固定给父母卡上打数千元的生活费,但每天在家里摆弄电脑在父母看来就是不务正业,对于儿子口中说的玩区块链,做羊毛党 ,也完全不知所云。在他们看来,一份稳定的工作比当什么羊毛党靠谱太多。

在家人和亲戚眼里,陈凯是一名毕业即失业的无业游民。

 

虽然每月陈凯固定给父母卡上打数千元的生活费,但每天在家里摆弄电脑在父母看来就是不务正业,对于儿子口中说的玩区块链,做羊毛党,也完全不知所云。在他们看来,一份稳定的工作比当什么羊毛党靠谱太多。

“最近在寻找一些工作机会了,今年的收成不太好。”陈凯对PANews说道,在聊到想找什么样的工作时,陈凯笑言自己薅了这么多币圈羊毛,自然想找区块链行业的工作。

即使陈凯说“收成不太好”,其实收入也超过了不少上班族,据陈凯不完全统计,整个2019年他薅了十多个项目,总收入二十余万元,关键是工作轻松,可自由支配时间。

 

陈凯向PANews复盘了他这一年的薅羊毛历程,逐渐揭开了职业羊毛党的生存现状,与项目方之间的利益博弈。

 

o1

上半年硕果累累 

下半年“业绩”惨淡

 

被问到2019年薅到最多的项目是什么?陈凯表示当然是IEO。

“第一个项目是流币BTT,那时候一级市场太冷了,我也没在意币安的打新活动。”说到BTT时,陈凯语气中略带惋惜,但他随即表示,币安接下来的Fetch、Celer等项目他都有参加。由于当时币安打新禁止大陆账号,为了赶上这趟列致富列车,陈凯托各种关系注册了10个符合要求的海外账号,将每个账户分配好定量的BNB后,又以200元一人的价格找了一些朋友帮忙,陈凯表示200元是无论抢没抢到都会给,如果谁抢到了会再给2000元。由于参与人数实在太多,陈凯10个号中只抢到了2个,但即便如此,一个满额的账号也为他带来了数万元的纯利润。

 

在陈凯看来,币安IEO这样高门槛、高难度、高收益的羊毛项目并不多,抢到也有一定的运气成分,而一些因自己风控失误,出现规则漏洞的项目才是他的重点攻克对象。

 

“年初有个网站dapp.com,他们推出了一个DAPPT的代币进行全网空投,当时只要邀请一个好友就能获得数百枚代币。”由于注册新账户只需邮箱即可,也不需要做身份验证,陈凯很快通过第三方软件注册了数百个账户,而邀请奖励也达到了十来万枚。做完这一切后,陈凯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静静等到上交易所的日子到来,两个月后,DAPPT首发抹茶交易所,开盘价便达4分钱左右,陈凯再次获利万余元。

 

在陈凯看来,项目方不对账户做身份验证,往往会为羊毛党提供可趁之机。

 

国内钱包服务供应商Cobo在进行裂变宣传时也踩了坑,彼时正值稳定币概念大火,PAX项目与Cobo钱包进行联合推广活动,在活动过程中,每位用户只要存入20枚PAX进入钱包,就能获得兑换约12枚PAX的积分,价值人民币约80元。

发现这根“大毛”后陈凯兴奋不已,经过约两个小时的流程研究后,陈凯理清了每一个步骤。他先用电脑模拟器安装了一百个Cobo钱包客户端,然后打开短信接码平台重复注册Cobo账户,由于以太坊转账速度较慢,陈凯购买了200枚PAX,同一时间进行十次转账。

 

“第一笔PAX到账后,我把任务完成,然后领取活动奖励,差不多第二笔也就到了。”陈凯说道。由于活动奖励的PAX总额有限,陈凯加班加点忙了通宵,依靠着自己“流水线”的高效率,整个晚上他注册了超过200个账户,领取PAX约2000枚,折合人民币1.4万元。

 

币圈羊毛党的年终总结:业绩惨淡仍年入20余万
部分PAX转出流水图

但也不是每次薅羊毛都很顺利,有些项目发现了羊毛党会直接封禁账户,但陈凯的心态很好,在他看来,薅羊毛本来就是“碰运气”的事,更何况他表示生气也没用,羊毛党天然就矮人一头,用户不把你当“战友”,项目方不把你当用户。

 

“比如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IOST社区空投事件,不但羊毛党封了,据说正常用户也封了一大批。”陈凯说自己为了IOST空投不眠不休战斗了数日,本以为会有一个可观的收益,没想到却分文未进,虽然很受挫,但也得振奋精神寻找其他项目。

 

同样让陈凯折戟的项目还有COCOS,熟悉邀请奖励,熟悉的任务模式,熟悉的活跃度奖池让陈凯想起了IOST的失败,但考虑到COCOS的热度,陈凯还是咬牙上了。万一中奖了呢?陈凯这样告诉自己。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甚至还未到活动结束,陈凯的账户被悉数封禁,之前的努力也付之东流。

 
如果说陈凯的上半年成绩单是“硕果累累”,那下半年就是惨不忍睹。除去解锁了去年薅的支点PVT项目的币,陈凯下半年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颗粒无收的状态。
 
o2
薅羊毛也是技术活
薅出信仰反被割
“第一个转机是虎符的众筹。”陈凯说道,原来虎符当时正从钱包商进军交易所赛道,为了吸引用户开展了月化20%的保本增益活动,虽然每个账户的额度较少,但陈凯还是通过注册大量账户的方式薅到了羊毛。
 
“每个账户能赚800块,我开了十多个账户,用亲戚朋友的身份注册的。”陈凯说道。
虎符之后,羊毛项目渐渐多了起来,如恒星币XLM的空投、EOS空投项目BBT申领,以及将EOS主网堵塞的EIDOS陈凯或多或少都有参与。
 
从陈凯的描述中可以看出,其实做羊毛党并不是一个“简单”“无脑”的事。除了需要大量的人力和时间成本外,对信息的敏感,对行业的认知,甚至对资金的体量都有一定要求,同时,繁琐的准备工作也不可或缺。
 
无论币安的IEO或是虎符的增益众筹动辄都需要锁定数万元资金;恒星币XLM则需要Github账户;而陈凯的数百个EOS账户则在BBT空投公告发布时派上了用武之地。此外,陈凯还熟练使用各类接码网站、切换IP工具等,这一切都是他能成功薅毛的必要条件。
 
和其他羊毛党不同的是,在薅毛的同时,陈凯也不忘学习币圈的发展方向和不断变化的热点,和PANews对话的过程中,陈凯像极了一个币圈老兵,隔离见证、闪电网络、分片、Staking、DeFi、跨链等概念信手拈来,“只有了解未来,才能把握现在”陈凯说道,他现在也希望“改邪归正”,通过对各个项目方活动扎实的了解,他希望成为一名币圈项目运营。
 
同时,陈凯表示羊毛党其实需要极强的自律性,这点很多人也难以做到。
 
“有的人在薅羊毛的时候,竟然薅出了信仰!”陈凯笑道,“这可是羊毛党的大忌。”原来有人在不断注册项目方账户时,开始逐渐了解了项目内容,随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原本只是个羊毛过客,却重仓成了“币东”大户,币圈本就剧烈波动的大环境下,其下场可想而知。
拿到币一定要开盘就卖,陈凯反复强调,“羊毛项目不比主流币,放的越久就跌的越多。”据陈凯所言,18年币圈UGC内容平台大火时他曾积极参与,积累了大量币乎与Primas的代币,但由于未及时卖出,Primas代币PST已由当时5元一枚跌至如今1毛5。在交易挖矿的红利中,陈凯更是因为囤积挖矿薅到的平台币而损失惨重。
 

币圈羊毛党的年终总结:业绩惨淡仍年入20余万

PST转账流水图
同时,不能以主观情感影响自己的判断力也十分重要。虽然被IOST和COCOS深深“伤害过”,但陈凯表示他并没有因此对两个项目产生偏见,任何有超额收益的市场机会他仍旧会积极参与,他认为,如果不能做到心平气和地薅羊毛,这件事是根本坚持不下去的,心态很重要。
 
 o3
羊毛党与项目方的“相爱相杀”
 
虽然羊毛党如同侵略者一般不断对项目方的运营活动发起冲锋,但很多项目方实则是“欲拒还迎”的态度。
深圳的一家电商概念的区块链项目CEO向PANews坦言,其在产品推入市场的初期不会设置较高的门槛,欢迎羊毛党来薅,但当形成一定阶段成果后,就要开始对羊毛党进行肃清。
 
这种看似“卸磨杀驴”的做法其实是很多项目方的惯用手段,利用羊毛党为产品带来虚假繁荣进行大肆宣传,吸引更多真实用户进场。
 
也有项目方愿意真正让利给羊毛党,他们将其规划为营销费用,只要羊毛党薅的费用在预算内,他们还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羊毛党其实是币圈乃至整个互联网生态的一部分。”陈凯说道,他认为羊毛党的本质不是“恶”,而是一种“资本的逐利性”,不像黑客粗暴地破门而入抢夺财产,所有的羊毛党都是在项目方的规则内做事,只不过羊毛党放大了规则的漏洞,用实际行为提醒着项目方的运营风控出现了问题。
 
在陈凯看来,项目方与羊毛党的互动应该是良性的,前者通过羊毛党的裂变能力赢得快速成长的机会,后者借此获取一定利润。
 
随着羊毛党群体的壮大,不少项目方也开始“反薅”羊毛党,以某EOS空投项目为例,在多轮空投中,你持有代币数量越多,能瓜分到的奖池中代币数量也就越多,项目方通过首次免费空投一定代币的方式诱惑你买币、持币,最终深套其中。
 
也有交易所假意送币,等羊毛党进入后发现原来闯进了囚笼,所得的代币无法提现,即使交易了也没意义。“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花钱。”对于这样的项目陈凯评价道。
 
如何防范羊毛党成了很多项目方的必修课,羊毛党的治理甚至关乎到一个项目的死活。在目前的情况看来,身份认证、人脸识别、绑定IP等确实能一定程度防范羊毛党的侵略,但也给正常用户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行业逐渐成熟,羊毛也确实越来越难薅了,陈凯们正在离开。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凯是化名)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