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加密货币“头号罪犯”

作者丨不二做“带我去俄罗斯,否则我将绝食抗议。”12月24日,面对希腊政府,这个来自俄罗斯的男人,并没有选择屈服,以绝食来抗议被引渡至法国的决定。


加密货币“头号罪犯”

作者丨不二做

编辑丨门人
运营丨一百
 

“带我去俄罗斯,否则我将绝食抗议。”

12月24日,面对希腊政府,这个来自俄罗斯的男人,并没有选择屈服,以绝食来抗议被引渡至法国的决定。

亚历山大·维尼克(Alexander Vinnik),加密货币交易所BTC-e的创始人。在维尼克的带领下,BTC-e从一个用户不到两万人的小所成为全球排名前三的交易所;但也是因为维尼克,BTC-e沦落为违法犯罪活动的温床——“全球所有加密货币犯罪案件中有70%以上的案件与其有关”。

更值得注意的是,维尼克还和震惊加密货币世界的Mt.Gox交易所被盗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涉案金额40亿美元,面临21项指控。大麻、洗钱、暗网、黑客、政治斗争,维尼克深陷其中。两次绝食,被四个国家争抢,即使被捕后依旧吸引眼球。

维尼克究竟是谁?BTC-e又是一家怎样的交易所?

「 Mt.Gox被盗案的嫌疑人 」

2014年2月,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Gox因被盗85万枚比特币而在东京申请破产保护。

加密货币“头号罪犯”

Mt.Gox交易所比特币被盗之后,维权者举牌抗议

几乎在同一时间,此前藉藉无名的BTC-e开始崭露头角。

据统计,当时BTC-e的比特币持有量达到79114枚,按当时币价来算,超过3000万美元。此外,BTC-e还持有3000万美元的莱特币以及价值超过2000万美元的Namecoin。

而当年10月,BTC-e的注册用户也接近57万。其中,英语注册用户有42万人,俄语注册用户有近12万人,中国用户有3万人。

要知道,自2011年6月创立以来,BTC-e的发展一直很缓慢。调查机构Global Witness的数据显示,直到2012年底,BTC-e的用户也只有2万人左右。

但Mt.Gox破产之后,BTC-e便开始了飞速发展,以至于在2016年,一度跻身世界前三,与Coinbase、火币、比特币中国等知名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并驾齐驱。

Mt.Gox轰然倒下,BTC-e异军崛起,看起来只是商业社会稀松平常的新老更替,但两者之间却存在着紧密的联系。

2016年,一家由区块链分析师和Mt.Gox债权人组成的调查团队WizSec在分析了失窃比特币的流向之后,发现Mt.Gox失窃的比特币几经周转,最终大部分都去了BTC-e交易所。

而这,也正是BTC-e比特币存量突然增多的原因之一。

WizSec表示,从2011年9月开始,来自BTC-e的账号盗窃了门头沟管理员的钱包密钥,然后利用这个漏洞,一点一点运走了Mt.Gox的比特币。到2013年中期,该账户已经偷走了63万枚比特币,按当时币价算,约合3.75亿美元。

而WizSec成员之一的金·尼尔森曾表示,自己通过查验Mt.Gox的交易账户信息,发现Mt.Gox交易所被盗比特币与一个叫Vinnik Alexander的账户有关,而该账户后也经美国国税局(IRS)探员加里·阿尔弗证实属于维尼克。

加密货币“头号罪犯”

WizSec成员之一 金·尼尔森

此外,WizSec还认为,在2011年同期发生的Bitcoinica,Bitfloor和其他几家交易所的盗币案也与BTC-e以及维尼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表面上是交易所的掌门人,背地里是诸多盗币案的罪魁祸首?关于BTC-e和维尼克,迷雾重重。

 

「 全球犯罪活动的温床 」

无独有偶,在地球的另一端,FBI(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双眼也在时时刻刻地注视着BTC-e的动向。

从2013年开始,FBI便发现BTC-e上面的一些俄罗斯账户正在把大量的资金转移至塞浦路斯和拉脱维亚从事洗钱活动。

而BTC-e上的另一些账户,则被怀疑与暗网上私自兜售处方药、大麻及其他违禁品的广告商有密切关联。

除此之外,在2015年的时候,BTC-e上的一个账户还被发现属于美国特情局的一个雇员,而该账户挪用了由美国当局没收的1606枚比特币。

更有甚者,还有消息披露BTC-e深度参与了俄罗斯干涉美国总统大选事件。

2016年10月,美国国土安全部与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表联合声明称,经调查认定,俄罗斯政府曾授权黑客入侵美国政治组织的网络系统,试图对今年的总统大选进行干扰。

在美国曝光的黑客组织中,诸如Fancy Bear等团队的活动资金就来自于BTC-e的账户。

而据伦敦研究公司Elliptic Enterprises的科学家汤姆·罗宾逊调查表示,认为参与干涉大选的俄罗斯情报机构GRU也与BTC-e撇不清关系。

金·尼尔森表示,情报活动用加密货币并不稀奇,俄罗斯也乐于购买一些无法被追踪的加密资产用以从事情报活动。

据今日美国报统计,截至目前,全球所有加密货币犯罪案件中有70%以上与BTC-e有关,而95%的勒索软件所涉及的比特币也都是由BTC-e经手转移的。

BTC-e,恐怖如斯。而之所以BTC-e能成为全球违法犯罪活动的温床,或许和其接近于零的准入门槛有关。

“我很早以前就接触过BTC-e。”一位比特币老玩家告诉DeepChain深链,“BTC-e给我的印象就是很少机器人交易,而且不需要身份验证要求,只需要开通谷歌的二次验证就行。”

“尽管方便,但也很容易被坏人利用。”

由于以上种种原因,2017年7月,FBI联合希腊警方趁维尼克去希腊度假的时刻,将其抓捕归案。

随后,在美国与希腊两国警察的抓捕下,维尼克锒铛入狱,同时,在维尼克房间内,警方还搜出两台电脑、两台平板、五部手机和一个路由器。

维尼克的被捕后,BTC-e的生命也随之戛然而止。

2017年7月20日,BTC-e交易所因为被美国六个执法机构查封而正式关闭。

不过,虽然维尼克被捕,BTC-e被关停,但有关他们的秘密非但没有被掩埋,反而如同抽丝剥茧一般慢慢浮现在大众眼前。

 

「 深陷政治斗争 」

在BTC-e被关停的几天后,维尼克曾经的合作伙伴比利·琴科又推出了一个新的交易所Wex,这个交易所吸纳了原先BTC-e的大部分人员,几乎可以视为BTC-e的翻版。

短短几个月内,Wex就承接了数亿美元的交易,但在Wex成立4个多月后,也就是2018年年初,Wex交易所内价值4亿美元的加密货币不翼而飞,该交易所也随即宣布关闭。

BTC-e的“借尸还魂”害人不浅,被捕之后的维尼克同样没有消停。

维尼克一再声称自己无罪,甚至公开表示,希望俄罗斯政府将其引渡回国,并自荐想要担任普京的数字技术专家。

出于种种考虑,俄罗斯当局也表示希望将维尼克引渡回国。

起先,俄罗斯表示维尼克在俄罗斯同样面临欺诈指控。但之后,俄罗斯大使称,希腊当局判决不公,违反了国际法。更有甚者,俄罗斯还试图寻求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帮助,以便将维尼克转移回国内。

但FBI却认为,此次抓捕是由美国当局提出并主导的,再加上维尼克在美国将面临21项指控。因此希望将维尼克引渡到美国。

一时间,希腊政府陷入了两难,其内部也对将维尼克引渡至美国还是俄罗斯产生了分歧。

有趣的是,在此之后,法国当局也向维尼克发出了逮捕令,并希望他能在法国接受审判,理由是维尼克在2016年至2018年间骗取了法国六个城市100多人的财产。

最后,在2018年7月,希腊最终决定将这块“烫手的山药”给法国。

但此举却遭到了俄罗斯的批评。

俄罗斯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在做出驱逐俄外交官以及拒绝俄公民入境等一系列不友好的决定后,他们(西方)又决定将俄罗斯公民引渡至法国。”

维尼克的律师也表示,希望让维尼克回到俄罗斯再受审,因为维尼克的妻子和孩子还在俄罗斯,如果维尼克被引渡至法国或美国之后,他们的生命或许将面临危险。

不过,三个月之后,维尼克的家人没有出事,但维尼克却差点出事。

2018年10月5日,希腊执法部门破获了一起针对维尼克的谋杀计划。

有人要毒死他。

尽管此次谋杀阴谋并没有得逞,但为防止类似事件发生,希腊鉴于加强了对维尼克的警卫与安防,禁止其从陌生人手中接过任何东西。

目前尚不清楚凶手的真实身份,但有消息人士表示,凶手可能是受来自俄罗斯的一些人的指派。

在谋杀发生的一个月后,维尼克开始了他为期88天的绝食抗议,此后维尼克因身体状况恶化,最终被迫送医。

接受治疗之后的维尼克,在媒体镜头中现身时身穿黑色耐克运动服,内衬蓝色上衣胸口处印着俄罗斯标志性国徽双头鹰。

加密货币“头号罪犯”

亚历山大·维尼克接受记者采访

如果仔细观察有关维尼克的新闻,会发现,维尼克不止一次身穿带有双头鹰标识的衣服,有时穿的衣服上甚至还印有俄罗斯的国旗。

或许正如维尼克妻子所说,在此次引渡中,政治在起作用。

12月24日,据路透社报道,希腊已暂停对亚历山大·维尼克的引渡工作。

此前,在希腊司法部长做出将维尼克引渡至法国的最初决定后,维尼克便以绝食表示抗议。

截至目前,维尼克仍在狱中,未来等待他的命运到底是什么?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swb168@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