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揭秘人类社会第一场主权虚拟货币试验:委内瑞拉“救亡币”

揭秘人类社会第一场主权虚拟货币试验:委内瑞拉“救亡币”

近年来,随着国际金融环境收紧,全球债务负担加剧,一些拉丁美洲国家陷入了政治、经济和人道主义危机。10月起,洪都拉斯一支数千人的移民队伍为了逃避贫困和帮派暴力离开自己的国家,并徒步经过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试图穿越墨西哥,进入美国。这支难民队伍的命运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而在整个拉丁美洲,难民问题并不仅仅困扰着洪都拉斯。在南美国家委内瑞拉,难民问题更加严重。学者和商界领袖表示委内瑞拉的人口外流在查韦斯任内的最后数年以及特别是在马杜罗任内显著加剧。第二波移民潮有许多受经济危机所害的低下阶层加入其中,他们曾是查韦斯试图帮助的民众,但是也因为不满国内状况而选择出国。联合国难民署在一篇文章中表示,近几年来,每天约有5500人试图逃离委内瑞拉,共有300多万人选择离开。这些难民流入哥伦比亚,巴西和整个拉丁美洲,与叙利亚内战造成的移民和难民危机相当。

严重的经济问题表现在委内瑞拉法定货币玻利瓦尔上。委内瑞拉反对党控制的国民大会表示,该国2018年11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1300000%,相当于货币贬值1.3万倍。

 

揭秘人类社会第一场主权虚拟货币试验:委内瑞拉“救亡币”

2018年8月,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辣椒价格为600万玻利瓦尔/公斤

为了应对货币的疯狂贬值,委内瑞拉全国上线都将目光投向了虚拟货币。以汇款为例,委内瑞拉政府正在削减从国外流入的资金。根据The Open Money Initiative的说法,从美国进入委内瑞拉的汇款现在可能会花费高达56%的费用,并花费数周时间在银行从美元兑换为玻利瓦尔。为了规避这些手续费,委内瑞拉人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将美元汇至邻国哥伦比亚,并在哥伦比亚兑换为玻利瓦尔,然后带着现金穿过国境线回到委内瑞拉。另外一种更加安全的方法是通过比特币进行跨国转账。他们从国外将美元兑换为比特币,并在国内兑换为玻利瓦尔。而对于逃离委内瑞拉的公民来说,比特币也是转移资产的最佳渠道。

这种方式的大规模使用直接导致了委内瑞拉近期比特币的交易量大幅增长。12月22日当周委内瑞拉全国的比特币交易量为1974个比特币,比之前一周上涨了11%。

而对于内外交困的委内瑞拉政府来说,虚拟币也是一个试图挽救经济废墟的好方法。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在2017年12月3日的电视讲话中宣布了石油币(petro cryptocurrency,PTR)的诞生。马杜罗表示,新货币将得到委内瑞拉储备的石油,汽油,黄金和钻石的支持。2018年2月,石油币正式推出,委内瑞拉也因此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发行数字货币的主权国家。委内瑞拉官方表示,石油币作为该国第二官方货币,和法币主权玻利瓦尔同时流通;从2019年开始,委内瑞拉所有的石油产品,将按照制定的时间表,逐步通过石油币出售。与此同时,石油币也被逐步引入了国家经济体系。委内瑞拉公民仅能通过石油币办理护照和护照延期,国民可以用主权玻利瓦尔购买石油币。去年12月7日,总统马杜罗还表示,退休老人凭身份证可以以石油币的形式兑换圣诞福利礼券。

委内瑞拉发行石油币并将其与石油产品挂钩,实际上已经说明了政府对这种加密货币的看重:委内瑞拉则是一个完全依赖石油及其衍生物的开采和出口的食利型国家。石油是国家最大的外汇来源,是财政部门最大的贡献者和国家最主要的经济活动。2016年石油出口收入占全国GDP50%以上,占出口总额近96%。

 

揭秘人类社会第一场主权虚拟货币试验:委内瑞拉“救亡币”

1998年至2013年委内瑞拉石油占出口总收入百分比

如此高度依赖导致了“丰盛悖论”或者说“资源诅咒”,意指一个拥有大量自然资源的国家反而很难促进发展。油价的小幅上涨一直在限制委内瑞拉非石油行业的增长态势,这些部门在石油繁荣前的平均增长率为3.3%,在石油繁荣后则变成-2.8%。由此导致牺牲其他行业的同时对石油收入产生持续依赖,并且使风险集中于一项脆弱商品。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同时,委内瑞拉开展了大规模的公共支出计划。2000年起,查韦斯了发起“玻利瓦尔任务”,以提供公共服务改善经济、文化和社会状况。这项任务建立数以千计服务穷人的免费诊所,并推行食物和住屋补贴。另一方面,石油价格飞涨,对行政权力的横向制衡以及对国营石油公司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的监管都有所减少,直接导致了委内瑞拉的腐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但随着2014年国际油价的断崖式下跌,委内瑞拉政府开始入不敷出;石油带来的资源诅咒又让委内瑞拉非石油行业发展缓慢,难以支持政府的过度开支;2017年起,美国又不断扩大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和金融制裁,这些因素直接导致了委内瑞拉国内经济体系的崩溃。

对于委内瑞拉政府来说,石油币的诞生可以解决不少问题,如果运行平稳甚至能够扭转委内瑞拉糟糕的经济状况。

首先,将石油、钻石等资产将石油币挂钩,能够有效的稳定石油币的价值——石油币发行总量约1亿枚,每一枚石油币以委内瑞拉的一桶石油储备作为背书,完全不用担心大规模贬值;与此同时,石油币可以与其他委内瑞拉法币以规定比例兑换,一方面能够稳定法币价值,同时也能将市场上泛滥的货币进行回收,以抵消增发货币造成的影响。

其次,石油币作为一种虚拟货币,能够有效的避免美国制裁带来的影响:现有的经济制裁只能影响到法币的流通,无法将影响力扩展到石油币上。如果石油币-法币体系运行正常,委内瑞拉政府甚至可以无视美国制裁带来的负面影响。

再次,作为一种基于区块链的虚拟货币,将石油币应用在石油结算上可以有效的打击委内瑞拉石油生产和管理企业中存在的巨大腐败。

最后,虽然理论上来说,每个石油币都有一桶石油或相应的资产作为背书,但实际上却是不需要真正将石油交付出去的。国际关系专家王丁向链得得App表示,石油币本质上也可以看成是一种石油期货,并不需要实际存在的石油储备。如果石油币体系运行顺畅,的确可以解委内瑞拉债务违约、入不敷出的一时之急。

但是,石油币并没有受到市场的追捧,其自身存在的巨大问题让投资者们纷纷望而却步。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委内瑞拉的政府信用已经破产:早在2017年,标准普尔公司就已经将委内瑞拉的信用等级调整至最低的SD违约级。而石油币作为一种国家发行的主权货币,其稳定性依旧与国家信用息息相关。鉴于委内瑞拉政府对货币低劣的管理能力,市场对于石油币嗤之以鼻也完全可以理解。

而委内瑞拉政府所宣称的与石油挂钩也并不靠谱:如上文国际关系专家王丁所言,与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金本位美元不同,委内瑞拉的石油币并不是油本位,持币人无法在中央银行将石油币兑换为石油,石油币本质上是一种石油期货,预支的是委内瑞拉的石油生产能力。但是,据国际能源署(IEA)数据,委内瑞拉石油产量在过去几年中持续降低,刷新多年来的最低纪录,到去年底更跌破100万桶/天。

2018年9月路透社也发现,委内瑞拉阿塔皮里雷小镇并不存在白皮书中可以为石油币背书的50亿桶石油,反而是一片荒凉,杂草丛生,只有很少的油井在开采,并且都是多年以前的老旧设备。

另一方面,美国依然可以制裁石油币:去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禁止美国国民及其他美国境内个人、属美国法律管辖实体及其海外分支机构使用委内瑞拉政府发行的一切数字货币交易。

总体而言,石油币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空气币”,引入虚拟货币的委内瑞拉政府仅仅一厢情愿的认为石油币可以成为扭转委内瑞拉经济的利器。毫不夸张的说,委内瑞拉的石油币完全没有起到任何预想中的作用。委内瑞拉国内经济结构性问题无法得到解决,石油币就不可能摆脱空气币的状况。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委内瑞拉的石油币依然是一个好的尝试:将虚拟货币作为主权货币是其他国家从未尝试过的,这种尝试可能会开启虚拟货币一个崭新的未来。

委内瑞拉是国家经济与虚拟货币相结合的一个现实例证:无论是比特币在难民中的广泛应用,还是石油币作为主权货币的尝试,都生动的证明了区块链技术在旧的经济体系中存在着巨大的成长空间——成长依然需要时间,未来区块链技术又会产生怎样的应用,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链得得,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