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区块链抗“疫”,是雪中炭还是马后炮?

运营/Luo、Harry | 出品/星传媒 2020年开年,新型冠状病毒无疑成为了最大的流量主。笼罩在“肺炎”“传染”的阴霾之中,14亿人无一置身事外。

区块链抗“疫”,是雪中炭还是马后炮?

亡羊补牢的下一句并不是“多此一举”,而是“为时未晚”。
作者/Darcy | 编辑/Never

运营/Luo、Harry | 出品/星传媒

 

2020年开年,新型冠状病毒无疑成为了最大的流量主。笼罩在“肺炎”“传染”的阴霾之中,14亿人无一置身事外。

 

此时,刚刚勃兴的区块链行业却面临着一场进退两难的苛责。

 

疫情发生后,有网友质疑2019年被唱红的区块链“无作为、毫无用处”,但当区块链在这场天灾中迅速做出反应、提出方案后,又被批评为“假大空、马后炮”。

 

面对持续肆虐的疫情,被定为国家战略的区块链技术为什么频遭质疑,区块链抗“疫”有何可取之处?

 

区块链驰援抗“疫”

这场区块链战“疫”自春节前便已经打响,区块链行业的驰援也从春节前就开始积极行动了。

 

1月22日起,数字货币交易平台MXC便开始筹备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物资援助工作,仅1 月24 日、25 日两天,MXC 志愿者累计向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红十字会、大连沙河口区红十字会、地方公益人士及1062 位需要帮助的朋友发出17,640 支N90/KN95 级防护口罩。

 

在MXC的带动下,区块链行业开始自发“驰援武汉”的规模行动,包括币安、火币、欧克等在内的数百家企业或社区展开了针对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驰援行动,除以捐款、捐物资等方式驰援武汉外,包括纯白矩阵、趣链科技在内的多家区块链公司也在以技术手段抗击疫情,支援武汉。

 

此外,基于抗疫过程中暴露出的种种社会治理问题,区块链技术的透明性、不可篡改等特点让区块链业界对于疫情防治有了更多的思考与尝试。除了物资驰援,区块链行业的人迅速行动,研究开展相关技术研发,做出区块链在疫情预警监测防控、慈善捐赠透明及人寿保险方面的落地应用,以推动数字化治理。

 

区块链+疫情预警监测防控

 

与病毒之间的战争,实际上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要想将疫情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及时性的预警与行动必不可少。

 

早在2019年12月,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人就已经陆续开始在武汉市部分医疗机构出现,但直到2020年1月下旬,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舆情才开始在全国流传,对于疫情的反应足足慢了2个月之久,这也直接成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爆发原因,更是人们缅怀李文亮医生、痛恨延误疫情的原因。

 

除了问责,我们更需要反思疫情的预警滞后、效率低这一亟待解决的问题。

 

区块链的分布式、防篡改等特点能让疫情预警防控更及时,改善追责机制,减少审批流程,提高预警效率。

 

南京审计大学组织开发了疫情防控区块链系统,以采集疫情防控相关信息。该系统信息已于2020年2月2日零时上线,采集对象为全校全体教职工,全体本科生、研究生、留学生。

 

如果实验成功,此类系统获奖推广至全国。

 

据广州南沙区科工信局透露,南沙区疫情防控协同系统于2月2日正式上线运营。该系统基于“南沙城市大脑”,运用区块链等信息化技术,汇总整合了疫情重点关注人员、最新疫情数据、资源调度等各类防疫信息,打通各部门的“数据烟囱”,着力打造统一的疫情防控指挥中心。随着区内企业陆续复工,南沙区将通过该系统的企业复工管理功能引导加强人员防控,依托区块链技术,促使企业如实填报防疫信息,助推防疫工作实现信息化管理。

 

区块链+公益慈善透明

 

全球的口罩、护目镜、防护服都在往武汉集中,武汉却依然严重短缺这些物资,这让很多网友严重怀疑,武汉上空是有一个口罩黑洞吗?

 

捐赠物资不透明下,网络问政兴起。怀着“以全国之力竟然缓解不了一个省市救援物资短缺问题”的疑惑,网友们将舆论的矛头指向了红十字会。随后,其分配捐赠物资上的乱作为问题浮出水面。

 

在四十年的发展迭代中,慈善由官方走向民间,国民公益意识的觉醒让公益慈善的覆盖领域与市场规模与日俱增,同时令人痛心的是,慈善事业涌现了大批“郭美美”等蠹虫,公益慈善中的“信任危机”愈演愈烈。

 

更低成本、更高效率、更安全地解决慈善信任,网友们的呼声越来越高,这是公众期盼在慈善中体验到的,也正是区块链的职责所在。

 

区块链可以尽可能地在物资捐赠及分发等全流程摆脱人的因素,以算法与技术重塑信任机制,增强慈善组织的社会公信力,开启全新的公益慈善篇章。

 

在此次抗疫过程中,不少区块链企业已经将区块链赋能于公益慈善之上。蚂蚁区块链早在2016年,就已经将支付宝公益平台接入蚂蚁区块链,目前平台上所有的公益项目和用户捐赠信息都已经写入区块链,用技术让公益更透明、更可信。

 

同样付诸行动的还有雄安集团,2月10日,雄安集团上线了慈善捐赠管理溯源平台,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以区块链技术特性提高捐赠信息的透明度与公信力,目前,该平台已有爱心捐赠记录总额74578万元、爱心捐赠数521个项目、待捐赠需求数118个项目。

 

此外,币安、趣链、厦门国际银行等多家企业与组织机构均在区块链赋能公益慈善上做尝试。

 

区块链+保险

 

疫情之下,如何最大程度降低生命财产的损失,成为人们关心的问题,因而保险被重视起来。

 

但在目前的保险行业业务系统中,“核保难”,“理赔慢”、“中介多”已成为最受诟病的三个方面。

 

同样,区块链也也提供了解决方案。通过区块链防篡改的分布式存储技术,能确保链上用户信息的真实性,从而有效防范保险欺诈,而结合智能合约,可以实现保险核赔理赔流程自动化,减少线下人工成本,加快保险业务进程。

 

由于这层关系,区块链较早便被纳入赋能保险业务的范畴之中。据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5年,众安保险旗下众安科技组建了区块链团队,探索区块链技术与保险产业的融合;阳光保险早在2016年就推出涉及区块链技术概念的积分体系“阳光贝”。

 

而在此次疫情中,各企业推出的区块链保险业务也频频亮相。1月27日,蚂蚁金融服务的子公司支付宝蚂蚁保险( Alipay Ant Insurance )为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设立了“健康保障基金”,可由参与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在二级及以上公立医院或由健康安全委员会指定的医疗机构进行募集。收集成功后,在国家卫生委员会公告确认的疫情期间,如果医务人员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不幸被感染,经诊断后可申请10万元保障基金;如果因病去世,则可以申请50万元。

 

在蚂蚁区块链之外,例如相互宝等多家企业也已开始使用区块链来管理与冠状病毒相关的索赔。

 

对于防疫工作来说,区块链所能提供的方案不尽如此,在人员汇聚监测、物资防伪溯源、分布式办公等议题上,区块链技术也有着无限的前景。

 

但是,由于目前区块链技术依然不够成熟,并未在此次疫情的预警系统之中发挥作用,各领域中的区块链布局还只是处于初期的探索尝试过程,因而在部分人眼中,区块链只是“假大空”的口号,充当“马后炮”的角色。

  

雪中炭还是马后炮?

 

2003年非典发生之后,我国政府对流行疾病防控和治理能力快速提升,并倒逼信息技术、医疗条件升级改进,人们对于疫情的防控能力抱有充足的信心。据2018年知乎发起的一项“防疫信心”调查显示,几乎80%的用户认为,如果疫情再发生,造成的损失将低于2003年的非典。

 

更好的疫情应对能力,是民众劫后余生后对于“经验积累”的一个期盼,这些经验积累在两次成功的疫情防治演练后显得更为坚不可摧。

 

2019年7月25日,国家卫健委牵头组织了一场模拟突发性传染病疫情防控应急演练,通过同步视频连线,除宁夏主会场之外,其他30个省(区、市)等地区卫生健康委参与了桌面推演,参与人员超过8200人。无独有偶,4个月前,正处于疫情中心的武汉也进行过类似的模拟演练。

 

两次演练均交出了满意的答卷。

 

然而,2020年,“新型肺炎”只用了不到30天的时间就打破了2003年“非典”的确诊病例数(5327)。

 

天灾之外,还有人祸。疾控中心主任的一问三不知、湖北红十字会的混乱调配、假冒伪劣口罩的暴利猖獗,无不是在拿人命开玩笑。

 

这场让全国人罹难的病毒,至今让人感到束手无策。而今天区块链所提出的方案,尽管由于不够成熟未作预设不能算作是雪中送炭,但对于中国的疫情防治工作来说,其后一样会倒逼技术升级,加速区块链的规模化落地和实施。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