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加密货币不会损害美元地位,反而加强了“美元霸权”

翻译/刘利军责编/寇建超


加密货币不会损害美元地位,反而加强了“美元霸权”

翻译/刘利军

责编/寇建超

去年 5 月,美国众议院银行委员会委员、众议员布拉德利·谢尔曼(Bradley Sherman)在美国国会就 “加密货币” 这一话题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他的演讲中,让政策制定者摘下了一直戴着的面具 — — 加密货币正对美国构成威胁。谢尔曼说道:
“很大程度上,美国的国际影响力来自 ‘美元是国际金融和交易的标准单位’ 这一事实。通过纽约联邦储备银行(NY Fed)进行结算对主要的石油和其他交易至关重要,而加密货币支持者宣称的目的是要夺走我们的权力,使我们处于一个不利的境地,比如我们对伊朗实施的最重大制裁将变得无关紧要。”
加密货币对美元的 “世界货币” 地位构成了威胁?我认为并不会。加密货币和为支持它而搭建的基础设施非但不会损害美元在国际上的主权地位,反而很可能继续巩固美元的地位。要评估这种可能性,我们必须了解美元在国外的实际情况,即我们常说的美元化。
美元化指的是采用一种外国货币(通常指美元,但并不一定总是美元)代替本国主权货币的过程。当本国央行屈从并采用美元作为法定货币时,它既能以一种非正式的、自下而上的方式发生,也能以一种自上而下的方式推行。自下而上的模式自发产生,民众会放弃不断贬值的本币转而使用美元,即使持有美元可能被视为非法或受到资本管制。
在某些情况下,这会引发一个反馈循环(feedback loop),使本地货币进一步贬值,迫使央行采取行动,屈服并正式采用美元标准。1999 – 2000 年的厄瓜多尔美元化现象就是个人自由选择而打破本国政府垄断的最好例证。货币经济学家劳伦斯·怀特(Lawrence White)写道:
厄瓜多尔的美元化不是由政策制定者选择的,它是人民自发选择的。它源于人们在美元和当地货币苏克雷(sucres)之间的自由选择。人们更喜欢相对稳健的货币,而不是明显不稳健的货币。他们通过自己的美元化行动,放弃了迅速贬值的苏克雷,并自发建立了事实上的美元标准。
目前,有一些国家已经完全放弃了货币自由裁量权,将这一权利给了美国。其中所谓的完全美元化国家包括厄瓜多尔、巴拿马、萨尔瓦多、英属维尔京群岛以及其他少数岛国。然而,许多国家也实行软美元化(soft-dollarized),也就是说,美元以首选的硬通货的形式在经济中广泛流通。
软美元化国家可能采取一个 “软的” 或 “爬行钉住” 美元汇率制,或根本不把美元作为法定货币,不管其有多么广泛的用途和可取的属性。这类国家包括委内瑞拉、阿根廷、柬埔寨、哥斯达黎加、洪都拉斯、伊拉克、黎巴嫩、利比里亚、索马里、乌拉圭、津巴布韦和许多其他国家。(CoinDesk 中文版注:“爬行钉住汇率制”,是视通货膨胀情况,允许货币逐渐升值或贬值的一种汇率制度。是一国对货币平价进行细微的、经常性的调整,扭转一国的国际收支失衡,是将汇率钉住某种平价,但根据一组选定的指标频繁地、小幅度地调整所钉住平价的一种汇率安排。)
在这些国家中,美元被认为是一种优越的货币形式,人们积极地买进和持有它。事实上,到哥斯达黎加旅游的人会知道,在大街上用美元买东西,然后收到当地货币科朗(colón)找零的现象很常见。这与格莱欣法则(Gresham’s law)基本相反。这种现象有时被称为梯也尔定律(Thiers’s law),即当有选择余地时交易方通常更愿意接受一种更强势的货币,而不是更软的货币
美元化事件通常伴随着特定的催化剂:在厄瓜多尔,由于银行危机导致苏克雷贬值,用户采用了美元,政府最终屈从。1992 年,红色高棉(Khmer Rouge)统治柬埔寨后,联合国对柬埔寨进行了干预,随后流入该国的资本推动了柬埔寨有效的美元经济。苏联解体后,几乎整个东欧、波罗的海国家、高加索国家和中亚地区都部分实现了美元化,1993 年美元在这些地区总体货币供应量中占比达到了 20% – 30%,2001 年则增长到 30% – 40%。在委内瑞拉的政治和货币崩溃之后,该国现在至少有 50% 被美元化。巴拿马也于 1904 年正式美元化,当时其已经脱离哥伦比亚,美国在该国进行了长达 10 年的运河建设。一般来说,获得美元的便利性和与美国的贸易关系是美元化成功的必要条件,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那么多美元化的国家位于拉丁美洲,或是当前或曾经受美国影响的国家。
有关美元化的影响众说纷纭。自由市场经济学家倾向于赞美,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清算银行则有截然不同的态度。然而,关键数据表明它是一项成功的政策。由经济学家史蒂夫·汉克(Steve Hanke)提出的痛苦指数(Misery Index)将利率、通货膨胀、失业率和 GDP 增长率结合起来,得出了一个统一的经济生活质量评分。由于毁灭性的通货膨胀,委内瑞拉和阿根廷的痛苦指数在全球排名前两位(委内瑞拉连续 4 年保持了这一不光彩的头衔);巴西在全球排名第 4 位。他们的本地邻居巴拿马、厄瓜多尔和萨尔瓦多(都是美元化国家)在拉丁美洲排名最好,也就是说,他们的痛苦指数在拉丁美洲内最低,在全球排名居中。
有充分的证据表明,放弃通胀货币和建立美元标准,往往会使本国的通胀率以美国通常较低的通胀率为指标增加外国国内投资(由于消除了汇率风险),并增加本国的借贷和金融部门的活动。汉克将美元化描述为从管理较好的国家引进产权和法治的一种手段,这意味着贬值是对储户不公平的经济没收。或许最重要的是,美元化完全消除了政府手中的货币自由裁量权,迫使它们只能依赖财政政策。毕竟,不负责任的货币政策和不计后果的支出通常是国家被迫美元化的原因。这种货币“紧身衣”(monetary straightjacket)是政府经常反抗这一政策的部分原因,其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会采用。
今天,美元约占全球外汇储备的 60%,约占国际贸易的 70%,即使在交易双方没有美国的情况下也是如此。货币不仅仅具有网络效应:货币本身就是一个网络。美元化可以减少国际贸易中的摩擦,因为交易不再需要外汇。尽管美元化的好处显而易见,但它并不是 “万能良药”。国家仍然通过银行系统控制着储户。
津巴布韦的案例研究具有指示意义。为应对恶性通货膨胀,政府于 2009 年 1 月正式实行美元化,但在做出这一决定后,美元实际上从交易经济(transactional economy)中消失了。
 
原因是什么?据美国经济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的数据,津巴布韦政府通过强迫商业银行将美元存款换成 “津巴布韦债券”(Zimbabwe bonds),基本上没收了银行账户中的美元。在自动取款机和银行停止发放现金后,这些电子美元与实物美元钞票的价值出现了错配。这些无担保的债券美元最终以低于面值的价格进行交易。美国经济研究所写道:
“对于在正规经济体系中工作的人 — — 会计师、零售业工人、工程师等等,现在每个人都使用电子美元,而电子美元只是银行账户中的数字。据当地观察人士称,这些电子美元的价值约为街上使用的美元现金价值的一半。”
90 年代初阿根廷的伪美元化就是另一个很好的例子。正如史蒂夫·汉克所描述的那样,阿根廷政府做出的 “将比索(peso)与美元挂钩” 的承诺最终成了一种没收储户存款的伎俩:
“根据 1991 年 4 月 1 日建立的可兑换制度,政府作出了明确的赎回承诺。每个拥有阿根廷比索的人都有权将比索兑换成美元。2002 年 1 月 6 日,阿根廷《可兑换法》(Convertibility Law)被废除,比索贬值;比索被允许浮动;而赎回抵押被宣布无效。因此,政府没收了 178 亿美元的中央银行储备金,这些储备金是贬值时持有比索的人的财产。”
采用稳定币
因此,从历史上看,反复动荡的政府随时可能没收用户在银行体系中的美元存款,这妨碍了美元化。持有现金既有风险也有难度,储户只能依赖银行。如果银行只是政府实行没收的一个载体,单纯的美元化对储户就没有任何好处。有趣的是,加密货币领域可以提供一种以加密的、美元计价的不记名资产形式的解决方案。
这种方案就是 “稳定币”,一种代表银行账户中一美元价值且具有可兑换承诺、可充当借据的加密资产。它们在公共账本上自由流通,通常不会受到约束。它们可以像比特币一样不受限制地被发送到数字钱包中。重要的是,稳定币代表一种基础货币资产,可由最终端用户直接持有,而不是由金融机构代为持有。
具有颠覆性的稳定币可能成为实现美元加密货币化现象的载体。借助为支持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公共区块链而建立的基础设施,以及在这些协议上进行流通,稳定币已经达到了一个很明显的临界质量(critical mass)。根据 Coin Metrics 的数据,稳定币 Tether 已拥有价值 45 亿美元的货币基础和大约 2000 亿美元的年化链上交易量。其货币流通速度约为 44,意味着每一单位的 Tether 在一年中被平均易手 44 次。相比之下,比特币、以太坊和美国 M1 货币存量的流通速度分别约为 5、6.2 和 5.5。很明显,稳定币以交易的方式使用,而它们对应的非法币计价的加密货币的交易频率较低。
比特币以及以太坊等其他加密货币协议的发展,也为由交易所、硬件和软件钱包以及金融服务组成的全球行业提供了资金,稳定币目前正在利用这些金融服务来吸引大众。新的无密匙设置(keyless setups)意味着用户不再需要写下 24 个助记词或一串私钥;他们可以简单地通过生物识别和智能手机控制自己的财富。成千上万的本地交易所和 “法币通道”(fiat onramps)的出现意味着加密资产触手可及,甚至在前沿市场也是如此。而新兴的加密货币金融生态系统也为用户提供了交易和持有这些资产的理由。
现在,稳定币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可信赖的发行人和管理者,他们必须在某个地方的银行账户中持有美元。这种交易对手风险伴随着所有以美元作支撑的稳定币出现,并可能最终导致它们的毁灭。但这些都是私人银行,一般不在可能反对其发行私人资金的国家管辖范围内。正如 JP·库宁(JP Koning)所指出的那样,监管机构可能会惊恐地意识到,稳定币交易基本上不受监控。发行人似乎遵循了一种非正式的、“不问(用户)、不告诉(监管机构)” 的原则。这可能不具有可持续性。
不过,如果像 Libra 这样的新发行商能通过监管考验,就会推出一种健康的、主要由美元支撑的产品。无论如何,以美元作支撑的稳定币数量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这对美国政策制定者的影响应该显而易见。加密货币和为支持它而搭建的基础设施,非但不会损害美元在国际上的强大地位,反而极有可能巩固美元的地位。显然,生活在通胀国家的个人对硬通货有着明显的需求,而一大批私有发行机构已经开始通过创造基于欧元的加密货币来满足这种需求。与其担心这一点,政策制定者不如好好评估这一现象,以及其对美国软实力的潜在影响。
为什么我现在要写这些?原因有两个。
首先,我很惊讶地发现,比特币交易市场 LocalBitcoins 上的委内瑞拉交易员不仅将比特币作为一种投资手段,而且还将其作为一种通行货币,以便更容易地将美元输入该国。
其次,稳定币的交易量已经大幅增长,在链上交易价值方面,它们超越了除比特币以外的所有加密货币。很有可能,短期内加密货币行业最有影响力的贡献是几乎毫无摩擦地将美元直接分配给全世界的人民 — — 不管他们的政府喜欢与否。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