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2020开年最大丑闻,FCoin崩盘始末

FCoin 举办某线下活动,由链得得编辑从视频中截图在这段流传甚广的视频中,一群人手举红酒杯,围在一个个头不太高的年轻人身边,觥筹交错,相互攀谈,甚是热闹。这个年轻人叫张健,知名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FCoin创始人。

2020开年最大丑闻,FCoin崩盘始末

FCoin举办某线下活动,由链得得编辑从视频中截图

在这段流传甚广的视频中,一群人手举红酒杯,围在一个个头不太高的年轻人身边,觥筹交错,相互攀谈,甚是热闹。这个年轻人叫张健,知名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FCoin创始人。

The Future of Tokens,是FCoin交易所平台币FT的命名来源。他们把它印在了T恤上。

视频中,有个小伙子突然大声喊道,“FT100,别墅靠海”。所有人回头看了一下他,哈哈大笑。张健紧接着搭了个茬儿,“让那些不相信我们的人早点下车,我们FT才能早日实现100。”“他们下车是好事儿”,在热闹的现场氛围下,他们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2018年5月24日,凭借“交易即挖矿”和80%收入分红,刚刚上线的数字货币交易所FCoin就吸引了大量用户涌入。不足半月,FCoin交易量就超越其他头部数字货币交易所,登上全球TOP 3,其平台币FT也快速实现了百倍增长,币价从发行价0.08美分左右,不到1个月即涨至1.25美元。之后FCoin作为交易所不仅上线了各种来自外部的空气币,又自己陆续发行了FI、FC、FJ、FM等十余种F系列平台币进行自融,可谓五花八门。

一时间,“交易挖矿”模式也风靡起来,获得了各大交易所的纷纷效仿和追随,就连一些沉寂已久的交易所,也又摇身一变“交易挖矿”模式交易所,死灰复燃。

然而巨大的交易量、挖矿数量和分红数量也导致其系统处于高危状态。好景不长,由于用户大量刷单等一系列连锁反应,FT自2018年6月中旬开始,走上了漫无止境的暴跌路,交易量持续萎缩。

此后,FCoin多次尝试自救、喊单、与同业结盟等手段,但终究无济于事。2020年2月17日,FCoin迎来故事终局,张健发布《FCoin真相》一文,细述FCoin过去两年来的致命错误,表示“数据出错+决策失误”的同时推进和相互影响,最终导致FCoin走向末路。截至链得得App发稿,张健始终处于失联状态。由于张健早已逃亡海外,在2019年下半年还有人在新加坡和印尼与其见过面,今年以来,已经鲜有人能联系的到他。

换句话说,在FCoin正式宣布“跑路”之前,张健就消失了。

但几乎所有人都震惊于张健在《FCoin真相》一文中谈到的数字:亏空7000-13000BTC。这也是FCoin资金储备无法兑付用户提现的规模。按照当前1BTC≈10000美元左右的市价,FCoin未能兑付的金额约有7000万-1.3亿美元。

在2月17日此之前的一个多月,FCoin已经多日无法正常提现,但其都以“技术故障、系统调整”等原因安抚民心。

但在2月17日正式宣告“跑路”的这篇《FCoin真相》一文里,张健承认自己此前是撒谎,FCoin目前面临的问题不是系统无法恢复的技术问题,也不是团队内讧问题,而是资金储备根本无法兑付用户提现。此文一出,FCoin社区闻风丧胆,大量用户顿时手足无措。

“我把我的积蓄、信用卡、网贷都投了FM, 如果找不回我将要卖房还债了。”一位仍持有大量FM的用户愤慨的向链得得App说道(链得得注:FM是FMex合约交易平台的唯一代币,基于FT公链发行,与FCoin同时停机)。

FCoin这艘船,彻底沉了。回想那个激情的宴会,那句“让那些不相信我们的人早点下车”,如今成为了最讽刺的篇章。

一家曾火爆全行业,能进入全球交易量TOP 3的明星交易所,最高日交易额超过300亿元,从异军突起到最后“跑路”轰然倒塌,仅短短20个月。这也成为2020开年来,全球数字货币领域第一大丑闻。这20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链得得(微信ID:ChainDD)走访了多位当事人、关联人、参与者、投资人,也整理了多方证据信息和数据资料,以万字长文独家完整还原并反思了FCoin交易所“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崩塌全过程。

2018,“交易挖矿”昙花一现

比特币在2017年年底攀升至历史高点2万美元后,开始引导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进入到一个漫长的熊市周期。但是“2万美元”就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以每半年增长3000家的速度快速崛起。FCoin也正是诞生在这个时期。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7月中旬,全球共有11844家数字货币交易所,而2018年也被称为数字货币交易所井喷的元年。

但是熊市同时意味着赚钱效应的锐减,如何利用产品优势站稳脚跟并从熊市中杀出,成为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首要思考。

2018年5月24日,打着“交易即挖矿,持币即分红”招牌的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FCoin正式上线,并发行平台币FT。

FCoin拿出51%比例的平台币FT作为挖矿奖励,用户在FCoin进行交易后可获得手续费等值的FT返还,通过“挖矿(在FCoin上交易)”逐渐解锁FT,直至这51%的FT全部挖出。同时FT持有者可根据持币比例获得平台收入80%的每日分红。

值得注意的是,FCoin的交易挖矿模式“不设硬顶”(链得得注:指没有固定的数量限制)。也就意味着,FCoin每天的“挖矿”并不会受到交易总量的影响,用户无论交易多少手续费都能够获得等值的平台币奖励。

除此之外,为进一步吸收用户,FCoin还推出“FCoin社区用户挖矿收入倍增计划”,邀请好友在FCoin注册并交易将赚取额外50%手续费返还。

在这样的激励机制下,FCoin开始瓜分头部交易所的流量。半月时间不到,FCoin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24小时交易量超过288亿元,雄踞全球榜首,同时超过第二到第七名的总和。同样在6月13日,FCoin的平台币FT迎来最高价1.25美元。

以至于在张健把这段经历定义为“梦幻开局”,“这是大部分创业者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在上线的前几个月中,单我个人就获得了巨额收入(账面累计高达1.5-2亿美金)。”

彼时,“交易即挖矿”将一批新兴的交易所推至风口浪尖,一时间成为数家投资者与项目方趋之若鹜的对象,也打响了一场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百团大战”。

自FCoin一战成名后的短短一周内,“交易即挖矿”的效仿者一度跃升至50多家。就连“币圈”知名投资人李笑来和老猫打造的BigONE,也来抢着分一碗羹——2018年6月21日,BigONE快速上线全新平台币ONE,并开通“挖矿交易区”。

当时,为了应对FCoin的暴起,OKEx、币安先后推出“交易所联盟计划”,利用自己的撮合系统、管理系统、冷钱包系统、热钱包系统等技术积淀,去扶持成百上千家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以“生态搭建者”身份向合作成员提供搭建数字资产交易所的全流程解决方案。通过联盟交易所的“交易即挖矿”模式每日发放奖励,反哺平台币用户。

2020开年最大丑闻,FCoin崩盘始末

但是危机也很快随之而来。

在“理想”的情况下,FT总量被挖完之前,交易挖矿模型是可以持续的。但这种模式早期火热带背后的现实却是:大量的交易量都是依靠专业量化团队和大矿工套利团队刷单 。这部分人占据了大多数的FT,一定程度上逐渐形成对现存流通的FT控盘。在这样的情况下,先挖矿的用户,等着后挖矿用户产生的手续费,投机者眼中一旦出现撤出的理由,哪怕草木皆兵的心理波动,都将引发灾难性的流通盘踩踏下跌。

交易所与用户最担心的依旧是交易安全和交易速度。FCoin的成长速度过于迅速,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达到了全网交易量第一。就这样,张健在后端看到了巨大的用户量和交易额,收入分配计算及发放的时间越来越长。 技术和财务系统性危机就随之爆发。

不幸地是,一次“推迟分红日期”的官方消息就成了这样一根导火索。

2018年6月13日,FCoin“被迫”发布公告,将分配时间做了临时调整:6月12日至6月19日所累积的所有待分配收入,于6月20日一并发放。6月20日之后,恢复为按日发放。

在他宣布延迟分红的当天,社区一片哗然,FT从1.25美元的历史最高点快速下砸,跌至0.66美元,直接“腰斩”。

由于FT的高分红来自于后买入FT的用户,FT币价的上涨或下跌完全由FT的预期交易量所决定,FT每天都在大量抛售和新进资金中寻求平衡。但是这种平衡一旦打破,有大量抛售盘承压时,币价就会下滑,进而引发分红锐减、交易量下滑等连锁反应。

张健在《FT真相》一文中做了背景解释:“当时系统处于高危状态,大家甚至求着我说要放慢速度,不要坚持每日分红,给技术点喘息之机,否则就会有严重的后果。我一开始不听,因为外部市场压力大,然而当我发现同事们都处在崩溃边缘时(长期连续工作,甚至有人好多天没时间回近在咫尺的家里休息下),我妥协了。”

前台的一路狂飙,导致团队根本没有精力处理后台的问题。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实是,FCoin上线1年后,团队才有精力把后端财务系统上线。祸根就此埋下……

危急关头立刻降临到FCoin的身上,张健仓皇救市。

2018年6月20日,Fcoin宣布推出平准基金回购FT。21日,FCoin平准基金一期总额1亿FT正式募集完成,并于23日投入运行。它将以维护市场稳定、预防暴涨暴跌为目标进行公开市场操作。

在FCoin6月20日的公告中写道,由于我们认为当前FT的价格低于FT实际价值,FCoin平准基金决定即日起入市启动如下回购FT机制:将募集到的1亿个FT以五日平均价质押给FCoin平台换取等量USDT、ETH、BTC等主流币种投入二级市场回购FT。每天回购金额、均价会在第二天以公告的形式进行公示。

链得得App于2018年6月曾直问张健:平准基金都是政府干预市场(包括救市)调控手段,从来没有一个交易所会为了调节市场而设立平准基金。可以说是典型的操纵价格和操纵市场。

但是这1亿FT的“平准基金”在运行一个月后,就被汹涌的市场洪流冲得不见踪影。FCoin由于前期的机制隐患,交易市场被冲开了一个大口子。张健完全低估了市场的力量。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不仅把我个人的全部收入用来回购FT,甚至说服了团队其他成员也这么做。就这样,我和团队所有的累计财富,全部成了帮助他人套现的垫脚石。我当时真的是一边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一边拿着自己的真金白银去回购FT。”张健认为,FT长期下跌+社区化,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张健把最终的一切“原因”都集中在了两个字:币价。

张健指出,他非常注重社区,甚至愿意为了社区付出一切,然而事实却是,一旦下跌就是扑面而来的口水骂声淹没你。原因不重要,安全我不听,我只要你做各种功能各种措施去挽救。

平均基金救市无果,FT的价格在2018年8月中旬就跌回0.072美元,似乎再无力回天。

“不光是Fcoin,市面上所有挖矿交易所,由于他们对经济模型的理解不够深刻,导致没有任何一家挖矿交易所顺利转型成一个正常交易所。”BitMax创始人兼CEO曹晶博士对链得得App说,挖矿本身是一个需要流量快速增长支撑的,而到一定阶段之后,如果流量的增长配合不了或者跟不上平台币的流通量,整个经济模型就会崩溃的。

2018年8月15日,FCoin宣布销毁所有未发行的FT,FT总量从100亿变成49亿,并启动FT通缩机制。这意味着张健一手打造的交易挖矿时代正式落幕。

张健是谁?

尽管“交易挖矿”模式速起速落,但是不得不承认,张健在刚刚推出这一所谓创新模式的FCoin时受到了极大热捧,并引来一大票明星投资者入局。2018年5月21日,歌者资本与丹华资本、节点资本、时戳资本、八维资本、Zipper基金会等机构和个人联合投资了FCoin交易所。究其核心原因,除了当时市场本身热度,以及“交易挖矿”新颖模式等原因,张健的“传统产业背景”和一系列眼花缭乱带有官方背景的头衔,也起到了极大背书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