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交易所爆雷,明星项目内讧,上市公司遭做空,加密货币的2020会好过吗?

作者丨不二做编辑丨门人运营丨小石头「 FCoin爆雷,ZG平台币暴跌 」       


交易所爆雷,明星项目内讧,上市公司遭做空,加密货币的2020会好过吗?

作者丨不二做

编辑丨门人

运营丨小石头

春节后的加密货币行业,可以说诸事不顺。
前有FCoin爆雷张健“跑路”,后有明星项目Loom Network创始人离职,Cosmos高层相互攻讦,甚至被誉为“区块链第一股”的嘉楠科技也惨遭做空。
而DeadCoin数据显示,在过去的短短两个月,已经有9个区块链项目宣告死亡。

交易所爆雷,明星项目内讧,上市公司遭做空,加密货币的2020会好过吗?

加上比特币一泄如注,原本人们翘首以待的减半大牛市能否到来,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 FCoin爆雷,ZG平台币暴跌 」

2月27日,此前爆雷的FCoin发布官方公告,表示将进行FCoin和FMex的重启工作。

交易所爆雷,明星项目内讧,上市公司遭做空,加密货币的2020会好过吗?

伴随着公告的是沸腾的舆论和用户的声讨。
在一些用户看来,所谓的重启只不过是张健的缓兵之计。而业内人士表示:“破产得按破产的路子走,不开诚布公地讲清FCoin资产和问题情况,清算方案。搞重启、搞社区就是耍流氓。”
总而言之,2020年无论如何都绕不过FCoin的名字。
2月17日下午6点左右,曾经被称为“宇宙交易所”的FCoin在创始人张健的公开信《FCoin真相》发出后正式宣告爆雷。
最终,一句“有生之年,负责到底”将万千FCoin用户打入深渊。有用户告诉DeepChain深链,公告发出的那一刻,仿佛宣判了死刑。
祸不单行,紧接着FCoin,交易所ZG也出现了问题。
2月22日凌晨2点,ZG交易所的平台币开始大幅度下跌。两个小时后从当日最高的0.017美元跌到0.0004美元,跌幅高达97.3%。
对此,ZG官方人员表示,价格异动系做市商系统技术问题导致,平台正在积极处理相关事宜,且已发布官方公告说明原委。

交易所爆雷,明星项目内讧,上市公司遭做空,加密货币的2020会好过吗?

但有媒体分析,此次ZG币价大跌是因为做市机器人挂的深度太薄,被大户砸穿了,导致机器人依旧在固定区间内刷单才会有持续了几个小时的地板价。
此后,ZG官方表示,经平台慎重讨论,将排查异常数据,并对异常数据进行重置,相关的ZG币及USDT会退至受损账户。
除了给用户造成伤害以外,FCoin爆雷等交易所负面也对整个行业带来了很多的负面影响。有用户表示,连FCoin这种明星交易所都能出事,币圈的信任成本变得更高了,以后都不敢在中小平台玩了。
「 出事的小交易所更不在少数 」
2月13日,檀香加密货币交易所发布公告,宣布将于3月1日23点50分停机维护,并在此之后将暂停服务。

交易所爆雷,明星项目内讧,上市公司遭做空,加密货币的2020会好过吗?

据报道,檀香交易所成立于去年7月,并发布了自己的平台币TXB。
为了招揽用户,檀香交易所一开始表示,新用户注册就送2000锁仓的TXB,用户如果想要解锁TXB,就需要充钱去购买TXB。
TXB历史上最高曾在0.5美元左右,但截至目前,TXB价格只在0.000131美元左右,已经趋近于归零。

交易所爆雷,明星项目内讧,上市公司遭做空,加密货币的2020会好过吗?

值得注意的是,TXB曾在去年8月14日,当日暴跌84.5%,让众多持币用户损失惨重。
此外,据网友调查发现,檀香交易所的主体公司杭州棱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9年6月10日,即交易所开始运营前的一个月。
而在去年12月份的时候,杭州棱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就在变更公司清算组成员。
一般而言,只有一个公司准备申请破产或注销的时候公司清算组才会出来负责。
因此在外界看来,檀香交易所之所以停机公告,估计是赚够了想堂而皇之的走人。
另外,有网友发现,持有该公司50%股份的孔沪生同时也是比特币中国集团即ZG交易所的合伙人。
在檀香交易所发布停机公告的同时,另一个交易所纽币也出事了。
和檀香交易所一样,纽币交易所的也出现了归零、破发的现象。
NBT为例,短短24小时之内,NBT从0.059美元一落千丈,跌倒了0.0038美元,币价缩水15倍。

交易所爆雷,明星项目内讧,上市公司遭做空,加密货币的2020会好过吗?

此外,除了NBT之外,在纽币交易所上上线的诸如BGD、GOLD以及MRT等多种加密货币均全线下跌。
在此之前,纽币交易所在宣传时表示自己是OKEx的子交易所。
当BGD归零之后,很多用户纷纷去找OKEx维权。
不过,OKEx于2月14日发布声明澄清了二者之间的关系。

       交易所爆雷,明星项目内讧,上市公司遭做空,加密货币的2020会好过吗?

在此条微博下面,OKEx的CEOJay也评论道,对于任何组织或个人利用OKEx提供的技术服务行不法之事的行为,将立即终止合作并向有关部门举报。
此外,OKEx还直接冻结了纽币交易所的提币,让其整改。
有趣的是,在OKEx发布澄清公告的当天,纽币交易所也发表了一则关于独立运营的声明。

交易所爆雷,明星项目内讧,上市公司遭做空,加密货币的2020会好过吗?

在此之后,纽币交易所开始了对NBT、GOLD、BGD、MTR的回购销毁。
尽管纽币交易所此举被众多用户视为维权的胜利,但并不意味着,纽币的用户能够拿回自己的全部损失。

 

「 明星项目/公司麻烦缠身 」
2月21日,以太坊侧链项目Loom Network官方发文公布近期项目进展,确认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atthew Campbell已经离职,并由区块链工程负责人Vadim Macagon接任CEO一职。
同时,部分包括NGC StakeX在内的Loom验证节点表示,一年质押已经到期之后将不再担任Loom节点。
有消息表示,Matthew在去年12月已经离开,且已创立其个人的投资机构Remote Ventures并担任CEO。
与此同时,Loom Network也宣布停止了该项目的赏金计划,原因是该计划未能达到预期效果。
对于Loom Network创始人离职的消息,有微博用户表示,Loom Network此举无异于垃圾项目方圈钱套现完毕,加入集体跑路潮;也有用户调侃认为,部分验证人到期后不再担任节点,或许是提前“被”去中心化了。
无独有偶,在2月4日,曾经被寄予厚望的明星跨链项目Cosmos出现了分裂。
有消息称,Cosmo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ae Kwon宣布离开Cosmos这个历时三年的项目,从事另一个名为“Virgo”的项目。
消息一出,Cosmos主网币应声下跌,从当天的4.35美元跌至4.01美元,跌幅高达8%。
而Jae的此举随即遭到了Cosmos区块链开发商Tendermint的董事Zaki Manian的指责,并表示,“Jae所做的并不是权力下放,而是为了逃避Jae对Cosmos项目的疏忽和疏忽所造成的责任。”
在Zaki看来,Jae在过去六个月里,将自己的精力都投入到自己的Virgo项目中,同时项目因开发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导致大量的优秀工程师离开了Tendermint公司。
此后,2月20日,Tendermint宣布进行重组,跨链通信协议IBC(Inter Blockchain Communication)开发团队和Tendermint Core团队将从Tendermint分拆出去,并在柏林设立一家独立的公司。
分拆之后,Tendermint的重心将放在Cosmos社区建设、Cosmos SDK和Cosmos生态项目Virgo的开发和运营上。
有趣的是,之前对Jae表达不满的Zaki已经离职。此外,Tendermint的安全负责人Jessy Irwin和产品总监Jack Zampolin也相继辞职。
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不管正确与否,Tendermint至少表达了态度。但另一家区块链公司嘉楠科技,面对遇到的问题,选择了沉默。
2月21日,洛杉矶一家股东权利诉讼公司Schall律师事务所宣布,它正在代表嘉楠科技(NASDAQ:CAN)的投资者进行调查索赔,因为嘉楠科技被指控违反证券法。
相关投资分析师Marcus Aurlius认为,自2016年以来,嘉楠科技三度未能在亚洲交易所上市。
此后,嘉楠科技充分利用这些泡沫汹涌的市场,于2019年11月完成了纳斯达克的首次公开募股。在上周的一个交易日中,股价飙升了80%以上,吸引了数千名毫无戒心的散户投资者参与投机炒作。
但该分析师认为嘉楠科技存在隐瞒真实交易状况、伪造财务、设计重大商业欺骗以及产品缺乏竞争力等诸多问题。
在他看来,嘉楠科技就是一家欺骗美国投资者的中国公司。
报告发出后,嘉楠科技股价盘中最大跌幅一度超过10%,截至收盘大跌7.48%。
不过,目前嘉楠科技尚未针对做空报告作出回应。

 

「 “出事”是币圈的传统? 」
一直以来,加密货币行业都与“高风险”挂钩。
据DeadCoin统计,2019年累计死亡的项目有518个,平均每天死亡1.41个。
值得注意的是,在518个死亡项目中,有58%的项目是纯粹的资金盘跑路项目,而因各种原因导致难以为继的项目则占35%左右。
其中,既有诸如币岁交易所、BISS交易所等相对知名的交易所,也有诸如BHB、波点钱包、趣出行等纯粹的资金盘项目。
更有甚者,在2018年,即使是头部的交易所也是问题丛生。它们之中,有的遭到黑客攻击,有的导致用户强制爆仓,并面临用户的维权。
“技术真的很重要。”某区块链领域高级工程师告诉DeepChain深链,“有些时候,有的项目不注重技术,就会吃亏。”
除了技术原因,在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孙俊律师看来,之所以行业内各个项目及交易所频繁“出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区块链里,年轻人多,往往不太重视法律。
孙俊律师表示,对于币圈公司内部出现的问题,其实和行业关系不大,是公司治理方面的问题,更进一步来说,是公司控制权的问题。任何不重视法律的公司都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公司在还没创立之初就应该在章程中做好规定,把这些可能发生的事情提前规避好,才能避免难堪的散伙,甚至是牢狱之灾。
对于单纯的资金盘项目及交易所,孙俊律师用“利益”二字概括。
“割韭菜,是永恒不变的主题。资金盘项目不遑多说,他们入场,摆明了就是要来割韭菜赚钱的。”
该观点,也得到了中科院计算所上海分所所长孔华威的赞同。他认为,2017年以后进入区块链的从业者,很大程度上收到了之前以太坊ICO热潮、交易所的推波助澜以及主流货币币价上涨三个方面的影响。
在这种影响下,“半年回报100倍”成为了区块链的“基本共识”。
而在这一共识下,项目在短时间内就有获得暴利的可能,往往得不到监管。从而使得很多项目团队之间的合作无法超过一年,他们所进行的项目,也大多不可避免的“庞氏化”。
“这和区块链的精神是相违背的。”孔华威告诉DeepChain深链。
2018年,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楼继伟曾提醒投资者,保证6%以上回报率的就是骗子。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则表示一个投资产品,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而超过10%就要做好损失全部本金的心理准备。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也曾表示,如果有人告诉你一个投资机会既保本,又有两位数的收益,一定要小心。
对于用户来说,除了要擦亮眼睛,谨慎分析市面上的各种区块链项目以外,更要预防明星项目的崩盘,以及警惕资金盘的收割。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zhifaweicom

邮件:swb168@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