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N号房”事件,加密货币有责?

n个房间,10.4万人订阅,26万人围观……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2019年韩国男性大概2600万人,也就是说,相当于每100个韩国男性里,就有一个人进过这个被称为“N号房 ”的Telegram聊天室。

n个房间,10.4万人订阅,26万人围观……

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2019年韩国男性大概2600万人,也就是说,相当于每100个韩国男性里,就有一个人进过这个被称为“N号房”的Telegram聊天室。

N号房的运营者们通过推特等社交平台获取女性的私密信息,并以此威胁强迫她们成为“奴隶”,她们被以令常人难以想象的方式进行性迫害和性剥削,拍摄各种直播视频上传到这些聊天室。受害者中包括大量未成年人,甚至还有婴幼儿。

“N号房”事件,加密货币有责?

信息来源:推特截图

截至目前韩国警方所掌握线索,已知的N号房的被害女性达74人,其中16人为未成年人,此外,据韩媒估计,在没有被找到的地方,可能还存在着上万名受害女性。

每个进入房间观看这些视频的会员被收取25万到150万韩元(8400元人民币)不等的会费,每笔交易以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来达成。会费的多少决定了可以看到的照片或视频的尺度(进入不同等级的房间)。

这些隐匿在Telegram账号下的人,躲在暗处,肆意观看着这些涉嫌强奸、性犯罪、性虐待未成年少女的视频,享受着这场网络性虐待狂欢。

事件被爆出后震惊全球,超400万韩国民众请愿要求严惩凶手,超130万人请愿公布这26万人的真实身份。目前,事情仍在不断发酵。

“N号房”事件,加密货币有责?

信息来源:韩国主播Ashley Kang推特截图

加密技术再被“污名化”

而大众在关注这一事件本身的同时,作为N号房搭载平台和支付工具的Telegram和比特币再被推到风口浪尖。

Telegram所采用的MTProto加密十分强大,同时联系人之间的聊天信息只有在发起秘密聊天的设备和接受秘密聊天的设备上能访问,即使掌握了服务端权限也无法解密。并且可以设置消息的自毁时间,实现“阅后即焚”。

“N号房”事件,加密货币有责?

“N号房”事件,加密货币有责?

信息来源:Telegram官方推特截图

在这里,内容完全加密且无法监管,个人隐私得到了充分的保护,因此也成为了所谓的自由温床,也不可避免的造成违法资讯泛滥。

由于Telegram创始人Pavel Durov始终坚持的“用户隐私不可侵犯”的理念,恐怖分子一度都选择使用Telegram进行沟通,避免来自政府单位的监察,这也让电报变成俄罗斯政府言论审查的漏网之鱼。早在2017年,俄罗斯政府希望透过2016年通过的打击恐怖主义法规,要求通讯服务业者提供可解密用户讯息的方式,希望Telegram能够交出用户聊天内容的密钥,就遭到了Telegram的拒绝。

“N号房”事件,加密货币有责?

图片来源:Telegram创始人Pavel Durov对俄罗斯政府的回应

在这次的N号房事件中,韩国警方也先后向Telegram方面发送了删除非法视频的请求,以及获取相关非法视频上传者的个人信息的请求,但Telegram方面除了删除了非法视频,并没有对后者做出任何回复。

牢固的庇护伞,极低的犯罪风险,成为N号房运营者肆无忌惮的原因。

至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成为犯罪团队获利的秘密通道一事。从外媒的调查结果来看,本次的案件主犯的”赵博士“赵主彬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避开搜查,特地使用“加密货币混币器”,持有加密货币钱包513个,在“博士房”公开的个人加密货币钱包地址账户共有3个,其中一个账户中金额高达32亿韩元(约1839万元人民币)。

但棋差一招的赵主彬或许没料到,尽管加密货币匿名,交易过程加密,但是加密交易同时是可追溯的。3月24日,Bithumb等韩国国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就表示,将配合警方调查Telegram“博士聊天群”相关会员名单。随着调查的进展,背后牵扯出的付费会员甚至有人气艺人、体育明星、著名创业公司CEO等。

用加密货币作恶,其实早已不是第一次

2011年11月,名为“丝绸之路”网站被建立,隐匿在黑暗深处的网络交易平台由此开启,平台上充斥着各国的违禁品,军火、毒品、器官、儿童色情、暗杀服务等非法交易明码标价,且只支持比特币交易。

暗网曝光之后,比特币话题一度与之捆绑。尽管随着区块链应用的发展,使之逐渐和暗网解绑,但是污名化并没有停止。这一次的N号房事件,关于比特币作恶的言论又一次提上台面。

而矛盾的是,中本聪建立比特币的初衷是希望构造一个匿名、去中心化的、自由的系统,以对抗现实的强权。然而,现在却被用在各种非法交易上,这着实令人难过。

它敲开了互联网的自由之门,同时也让人性的阴暗面有了一个容身之所。这不得不让人开始思考,虽自由无罪,比特币本身无罪,衍生的多种商业模式无罪,但商业模式背后往往机会与损失并存,财富与罪恶疯狂碰撞。纵观传统互联网,前有“快播”为例,涉黄内容让CEO王欣锒铛入狱;后有百度违规广告,“魏则西”们成为搜索引擎作恶的牺牲者。

王欣也曾在庭审现场申辩“技术本身并不可耻”,的确,比特币等技术就像是一把刀,你可以拿它来切菜,也可以拿它来杀人。

虽然比特币正走向主流人群,但在我们无法触及的暗网,比特币依旧是排行第一的“通用货币”,依旧是一脚迈向光明,一脚踏着黑暗。所以,就像我们一直期待的那样,作为金融边缘的加密货币,监管刻不容缓,自由亦有边界,那就是不侵犯别人的边界。如何在“去中心化”属性上载入合规和监管,则是接下来需要做的事。

同时要说明的是,法律监管、道德谴责的是用技术作恶的那批人,而不是让加密技术污名化。

谈谈人性

而回到N号房事件本身,我们与其说是谈论加密货币是否作恶,不如说是谈论人性

 

实际上,尽管N号房已经被封禁,但视频仍在各种渠道被贩卖和传播,在这几天内,大量的观众就涌入了另一个名为Discord加密聊天软件。

“N号房”事件,加密货币有责?

图片来源:Discord活动界面

无独有偶,3月27日,据媒体报道,国内亦有像“N 号房”之流的存在。像“清蒸赵丽颖吧”等同样让人无法直视。

侵害,仍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里发生着。

诚然食色性也,但是这都基于道德良俗的规范。克制,才让人之所以称为人。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swb168@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