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BKEX乌干达持牌无中生有

文|嚯嚯编辑|文刀2020年,新加坡、韩国对加密资产立法的动作再次显示了主权国家对新金融监管的提速。4月8日,“BKEX Globle获得乌干达 数字资产交易牌照”的公告,让外界以为乌干达这个非洲东部国家也进入了监管新金融的版图。

BKEX乌干达持牌无中生有

文|嚯嚯

编辑|文刀

2020年,新加坡、韩国对加密资产立法的动作再次显示了主权国家对新金融监管的提速。4月8日,“BKEX Globle获得乌干达数字资产交易牌照”的公告,让外界以为乌干达这个非洲东部国家也进入了监管新金融的版图。

 

蜂巢财经检索乌干达政府机构官网发现,无论是负责制定和实施货币政策、监管金融机构的乌干达央行(BoU),还是负责经济和财政政策的乌干达财政部(MoFPED),均无针对加密资产实施主动监管的相关信息。

 

相反,乌干达财政部和央行的官方声明显示,从2017至2019年,有且仅有警告当地民众参与数字货币投资的风险提示。

 

BKEX Globle公告显示,该交易所控股公司通过与乌干达Royal Crypto Currency Exchange Limited(以下简称“Royal Crypto ”)战略合作的方式持牌,称这家当地公司在2018年就获得了乌干达NITA、UIA、KCCA批准和支持,正式在乌干达开展数字资产交易服务。

 

在网上,很难找到Royal Crypto交易所的网站,BKEX给出的解释是这是一家线下业务公司。

 

而蜂巢财经查询发现,NITA、UIA、KCCA分别为乌干达国家信息技术管理局、乌干达投资局及首都坎帕拉市城市管理局,三个机构的职能中并无审批、授权数字资产交易所运营的权限。

 

进入2020年,乌干达当局仍在处理去年年底爆发的某加密货币骗局,国会面临着5000个投资受害者的请愿,税务部门负责人呼吁出台加密货币相关政策表明,有针对性的监管仍处空白。而BKEX Globle“获牌”如同无中生有般地出现在了交易所的公告中。

  政府未授权任何组织出售加密货币 

一直以来,加密货币交易所在乌干达发展的相关信息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币安2018年10月开通了当地法币乌干达先令与BTC、ETH的兑换通道。

 

这个偏居于非洲东部的国家似乎给国内币圈呈现了一种开放态度。4月8日,BKEX Global公告称,获得了乌干达数字资产交易牌照,这让外界以为乌干达继新加坡、韩国之后,开始对加密货币相关活动出台政策、主动监管。

 

事实上,翻遍乌干达立法机构议会、财政部及乌干达央行等立法、经济、金融机构的公开信息,也找不到该国监管加密货币相关活动的政策信息。

 

倒是在乌干达财政、计划和经济发展部(MoFPED,乌干达财政部)的官方网站上,保留着一则《财政部长就加密货币问题发表的公开声明》,该声明发布于2019年10月1日,MoFPED是乌干达分管财政、经济,属于部委级别的政府部门。

 

BKEX乌干达持牌无中生有
乌干达财政部明确政府未授权加密货币交易

财政部长在警告公众部分首先指出,乌干达政府不承认任何加密货币为乌干达的法定货币,第二点则直接明确,“乌干达政府未授权乌干达任何组织出售加密货币或促进加密货币交易,因此这些组织不受政府或其任何机构的监督”。此外,该声明向公众预警了风险,比如提示民众,与其他受政府法规保护的金融资产所有者不同,乌干达的加密货币持有人如果失去其持有的加密货币价值,或者组织促进货币交易,将得不到任何消费者保护。

 

这条声明是乌干达财政部官网上唯一能够检索到的有关Cryptocurrency或Bitcoin的相关信息。

央行官网无交易所获牌信息

除了财政部,乌干达银行Bank of Uganda(BoU)是该国最重要的金融监管机构,即乌干达的中央银行。尽管BoU在官网上明确了它不是政府部门,但其职责中包括与财政部密切合作开展所有活动,负责制定和实施货币政策,“以及监管金融机构”。

 

同样,在BoU的官网上,也检索不到有关批准、许可加密货币的政策性文件。有且仅有一条针对一个名叫One Coin Digital Money公司的预警。

BKEX乌干达持牌无中生有
BoU提示公众风险时公布过查询持牌机构的网站

 

BoU在2017年2月14日提示公众,这家公司在《金融机构法》(2014年)监管范围之外开展业务,存在风险。此外,BoU特别警告公众,无论谁想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投资于比特币、Ripple、Peercoin等任何其他形式的数字货币,都属于在金融领域冒风险,BoU没有投资者保护和监管权限的空间。

 

乌干达央行也在这一预警声明中强调,政府强烈鼓励公众只与持牌金融机构进行商业交易。这些机构的名单可在乌干达银行的网站(www.bou.or.ug)上查阅。

 

同样,蜂巢财经无法在BoU网站上查到任何数字资产交易所获牌或受批注的信息。

 

进入2020年,乌干达当局并没有放松对加密货币的警惕态度。2019年年底,当地媒体报道了一家加密货币公司的骗局,该公司承诺高额回报从投资者手中骗走了100亿乌干达先令,折合270万美元。警方出动逮捕了该公司的一名董事。此事引起超过5000名投资者向国会请愿。

 

乌干达税收局局长也曾在这一事件后表态,由于许多乌干达人已经在使用数字货币进行交易,因此迫切需要一项有关数字货币的政策。

 

可见,乌干达对加密货币的主动监管政策方面仍处于空白。

三“批准”机构不涉加密资产审批权

从乌干达的官方信息看,从2017年到现在,该国和其他从未宣布加密货币合法的国家一样,既没有出台相关政策,也没有信息显示任何机构批准、授权了有关加密货币的经营活动。

那么BKEX Globle在乌干达获得的牌照又是从何而来?

 

BKEX Globle的公告显示,该交易所的控股公司是通过与乌干达Royal Crypto Currency Exchange Limited(以下简称“Royal Crypto LTD”)战略合作的方式持牌,并称这家当地公司在2018年就获得了乌干达NITA、UIA、KCCA批准和支持,正式在乌干达开展数字资产交易服务。

BKEX乌干达持牌无中生有

BKEX 4月发布的持牌公告

 

网上很难找到Royal Crypto 交易所的官方页面,BKEX对此解释为该公司是一家线下业务公司。

 

BKEX相关负责人对蜂巢财经称,Royal Crypto在2018年10月向乌干达政府提交了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货币在乌干达地区的交易业务申请,同时申请了第三方支付业务,并于2018年10月23日获得了乌干达私有化和投资国务部长的授权同意。

 

这一说法与乌干达政府2019年声明的“未授权乌干达任何组织出售加密货币或促进加密货币交易”的表态相左。

 

BKEX相关负责人提供了部分“授权文件”的信息,上面的确有乌干达私有化和投资部部长Evelyn Anite的签名。

 

“私有化和投资部”隶属于财政部,官网上对该部门的任务明确为“制定总体政策,并协调投资和私营部门发展政策、法律和法规”,部门职责在于与乌干达经济增长相关的投资及私有化事务的推动、审查和协调,并无金融管理职责。

 

从BKEX提供的“授权文件”的有限信息看,Evelyn Anite的回复涉及该公司在乌干达的投资。

BKEX乌干达持牌无中生有

三个机构职能不包括数字资产审批权

 

BKEX Globle公告声称的“批准和支持”Royal Crypto 在乌干达开展交易服务的机关中,UIA为乌干达投资局,隶属于私有化和投资部。同样,该机构职责并不包括批准加密货币交易所运营的职能。

 

而另外被提及的NITA国家信息技术管理局及KCCA首都坎帕拉市城市管理局,同样没有授权加密货币相关金融牌照的权限。

 

对此,BKEX相关负责人改变了公告中提到的“批准”的说法称,并非是NITA、UIA、KCCA授权了Royal的数字资产交易牌照,“这几家单位是帮助和落实相关业务。”

 

蜂巢财经已经向BKEX提到的乌干达当地机构分别发出了求证邮件,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BKEX“合作获牌”路径存疑  

当下的局面是,在乌干达政府公开表示从未授权任何组织机构出售和开展加密货币交易的情况下,BKEX Globle坚信它的合作伙伴Royal Crypto从一些部门获得了授权和牌照。

 

那么,即便是Royal Crypto获得了当地牌照,是不是能说战略合作方BKEK也合法持牌了?

 

对此,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陈云峰对蜂巢财经表示,当A公司与B公司双方针对数字资产交易、数字资产支付、海外市场营销等方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后,如果B公司获得了所在地当地的数字资产交易牌照,A公司作为合作方并不一定等同于它也获得了B公司所在地的数字资产交易牌照,“具体要看双方签署的战略协议内容和申请主体的规定。”

 

BKEX相关负责人没有透露更多有关于Royal Crypto战略合作的具体细节。

 

在币圈,的确存在“曲线”持牌的案例。2018年9月,火币日本站获得了在当地合法经营的身份,但这是因为火币资本100%收购了日本持牌交易所BitTrade。

 

对于乌干达,币安算是早期开始注意到该国加密货币市场的交易所。2018年10月17日,币安乌干达(Binance Uganda)法币交易所开始接受乌干达先令的充值,提前启动了KYC审核程序。

 

这是币安发起的第一个法币交易所,当年4月,币安团队开始与乌干达总统接触,其CEO赵长鹏曾发推特称,将和乌干达当地经济组织合作对乌干达进行区块链项目投资,以帮助它进行经济转型。即便如此,币安也从没有对外宣称它获得了乌干达的牌照。

 

熟悉当地环境的人士称,“据我们所知,乌干达还没有出台任何有关发牌或授权数字货币交易所运营的举措,当地民众购买比特币或者其他数字货币,都是通过一些交易所进行,风险自担。”

 

上述人士介绍,乌干达最近两三年不断发生民众投资数字资产上当受骗的情况,“去年年底,有个叫DunamisCoins的公司在马萨卡开业,以40%的现金回报吸引投资者加入,结果一个月就跑路了,非洲一些媒体都有报道,国会、财政部警告民众,投资不受监管的加密货币有落入庞氏骗局的极大风险。”

 

谋求合规一直是加密货币交易所们在全球局部的重要举措,随着新加坡、香港、韩国等国家和地区以立法的方式监管加密货币,不少交易所都在争取合法经营的资质。币圈交易所一旦取得进展,也会迅速对外露出,被各自的品牌加持合规能力。

 

如今,被某一国家监管部门授权、发牌运营正在成为一种品牌背书。从投资者角度看,特别是对大宗交易需求的机构型用户,合规的确是他们判断是否可以前往该交易所的指标之一,而这一切的前提是真实合规。

 

有交易所从业者表示,在查证合规的手段上,相比机构投资者,数字货币的散户投资者往往会陷入信息不对称的难题中,此外,一家交易所在某一地接受监管要求、合规运营并不意味该国对其之外的投资者提供保护,“币圈的合规,还是得掂量着看,你看各种针对交易所的维权事件,国内的投资者其实是处于裸奔的状态,一些交易所在海外持牌了,并不能对中国用户的交易行为起到保护作用。即便是真合规了,也不要迷信。”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swb168@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