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解析“农行内测数字法币”:央行统领,下层分布式“兑换”思路或成主流

4月15日,有消息称,央行数字货币 在农行内测,深圳、雄安、成都、苏州为试点城市。据新京报报道,一位接近监管人士表示,市场报道不代表官方,相关工作一直在做,可关注央行官方宣传口径。

4月15日,有消息称,央行数字货币在农行内测,深圳、雄安、成都、苏州为试点城市。据新京报报道,一位接近监管人士表示,市场报道不代表官方,相关工作一直在做,可关注央行官方宣传口径。

此前《财经》杂志曾报道,CBDC(央行数字货币)首批试点机构将包括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和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其试点场景包括交通、教育、医疗、消费等,触达C端用户。据央行官网4月3日公告,当日召开的2020年全国货币金银和安全保卫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提出,要稳妥开展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工作,坚定不移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工作。在4月10日召开的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发布会上,央行办公厅主任周学东也表示,数字货币正按照原定计划有序推进。

本月初,证监会科技监管局局长姚前撰文表示,CBDC验钞、批发端支付结算、现金数字化三个场景是央行数字货币重点探索的方向。根据近日流传的内测截图,此次测试的场景为现金数字化。

解析“农行内测数字法币”:央行统领,下层分布式“兑换”思路或成主流

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截图,农业银行此次测试的功能包括收付款、转账、电子钱包查询和管理。数字货币电子钱包可能与普通银行账户直接关联。此外,使用数字货币之前需要进行兑换,用户将通过银行账户付款,并将数字货币直接兑换到钱包中。

这种方式与此前姚前文章中的描述基本一致:业务由底层客户发起,客户申请兑换CBDC并将其托管至代理运营机构(如正在测试的农业银行电子钱包)。代理运营机构记录客户托管CBDC的明细账本,为每个托管客户单独建立明细账。代理运营机构收到客户兑换并托管CBDC请求后,在收取现金或扣减客户存款的同时,将等额CBDC记录在该客户明细账下,然后向中央银行缴回现金或扣减存款准备金,并以批量方式混同托管至中央银行。

根据姚前的观点,中央银行记录代理运营机构的总账本将与代理运营机构的明细账本构成上下两级双账本结构。当同一家代理运营机构的客户之间发生CBDC支付时,只需在该机构的明细账本上变更权属,无需变更中央银行总账本。当发生跨代理运营机构的CBDC支付时,首先由相关的代理运营机构交互处理,在各自明细账本上完成CBDC的权属变更,然后由中央银行在总账本上定期批量变更各机构总账。

换句话说,此次测试的CBDC可能采取了类似联盟链中闪电网络的结算方式,中央银行记录代理运营机构的总账本类似于“主链”,大多数支付和转账都会发生在代理运营机构的明细账本构成的“链下交易网络”中,只有在跨代理运营机构进行支付时,才会将交易“上链”到央行的总账本上。

这种模式有着显而易见的好处:所有在代理运营机构内发生的交易都是“链下”的,不需要在央行的总账上进行结算。这就意味着这些交易可以通过类似于“智能合约”的方式快速执行,从而实现更高的效率。更重要的是,央行不对底层客户单独建档,也就是说,普通公众不在中央银行“开户”,降低了中央银行的服务压力,使得建立一个覆盖全国14亿人口的数字货币体系成为可能。

解析“农行内测数字法币”:央行统领,下层分布式“兑换”思路或成主流

另一方面,从截图中的“兑换数字货币”一点来看,M0(流通中现金)并不会全部转变为数字货币:数字货币最终用户并没有“发行”的概念,而是“兑换”的理念,是手里有多少现金,有多少存款,就能兑换多少CBDC。因此,CBDC并不会引起超发的风险。

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数字货币是一个与区块链息息相关的概念,CBDC也采用了类似于区块链的分布式结构,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CBDC采用了区块链技术。

总体来说,我国CBDC的总体思路是“央行统筹,分布式运营”,精简中间环节,提升金融货币支付流通清结算效率。

按照这个思路来看,虽然目前公开消息中仅有农业银行正在测试其电子钱包,但未来代理运营机构中除了国有商业银行外,还将包括银联、网联这样的清算企业和部分第三方支付运营机构,如蚂蚁金服、腾讯等。

本文收集自网络,不代表光速区块链http://www.gs265.com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swb168@foxmail.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