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观察|贵州区块链这三年:政策超前 落地堪忧

“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这一直是很多外省人印象中的贵州,也是我的家乡。

贵州,经济欠发达,甚至不太出名,我在山西读大学时还有人问我:“贵州是在贵阳的哪里?”那时,贵州没有大数据,区块链还没有形成个称呼。

2013年,中国的大数据产业落户贵州。贵州在茅台和老干妈之后又贴上了大数据的标签,终于和新兴科技产业接轨,省会贵阳也成为一座以大数据为依托的科技“新星”。

3年后,贵州又将区块链技术纳入发展规划,成为布局区块链产业最早的省份之一。

很难想象,一个地处中国西南、GDP常年排名倒数、经济基础薄弱、人才短缺的这样一个地区,正在于与区块链技术联系起来,成为一个新的机遇之城。

 

无人知晓比特币的小山村

我知道区块链这个概念的时间和很多炒币的人一样,正值2017年年底,那时,比特币疯涨。

2018年年初,我在一个互联网创投媒体工作,负责区块链线口的报道,算是进了门。入行时间较短,行业发展太早,我所报道的范围狭窄,也从未将这一技术与我的家乡贵州联系起来。

去年夏天,我才在一次采访中知道贵州已经布局区块链。那时,我去采访阿希链的创始人单青峰,功课时得知,他是贵阳区块链创新研究院智库专家团成员。

看到这个Title时,我一时难以相信贵阳还有区块链研究院,心想,“山寨的吧?”

我将这个研究院的名字复制粘贴到搜索框中,发现类似的研究院在深圳有5个,杭州有4个,贵州有2个,还有一个是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贵州)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

带着疑惑,我第一次将贵州和区块链联系,在后来的采访中获知,贵州在区块链技术的布局上走在全国前列。

观察|贵州区块链这三年:政策超前 落地堪忧

2016年贵阳市政府发布贵阳区块链发展和应用白皮书

当时我既欣喜又沮丧。欣喜的是,我落后贫穷的家乡居然在布局这项新技术上表现积极,这个技术被很多人认为“前景可期”;沮丧的是,我知道这项技术在商业落地上的困境,而贵州经济基础薄弱,缺乏专业人才,即时落地也必然比不上北京、深圳、杭州这些大城市。

小时候,我在贵州大山里的一个封闭山村长大,十岁之前不曾到过离家5公里的地方。那里的长辈们几乎都没上过学,儿时的玩伴一茬一茬地走进各种制造业工厂和建筑工地。

而今的互联网时代,家里的亲朋会也在春节时兴抢红包,孩子们打一把王者荣耀,这似乎就是互联网科技带给他们最大的便利和乐趣。

那里没有区块链,更无人知晓比特币。

尤记得采访单青峰时,我抛给他一个问题,“作为贵阳区块链创新研究院的专家团队成员,你觉得贵州的区块链发展前景如何?”他告诉我,那里有很多政策和资金支持,政府扶持力度大。

这个答案并没有解决我的担心,我依然认为,这项技术要在贵州开花结果,要走的路还很长。

 

政策和资金扶持下的区块链新城

去年前半年,我报道了近百个区块链初创项目,它们大多来自北京、深圳、杭州这些发达城市。这些区块链创业者中,与贵州有联系的唯一一个是我隔壁县的DAppPlay的CEO余国田,他选择在北京创业,做一款类似于App Store 的区块链应用商店。

年前,和他聊起贵州的区块链发展状况,他说,这边搞区块链的都是半吊子,偏骗子,不过有资深炒币客。

2016年,区块链正式在贵州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生根发芽。之所以贵州能较早地接触区块链,与大数据产业率先在贵州落地有关,大数据让新技术产业成为贵州经济未来的依托,引起政府对新兴技术的重视。

那年,时任贵阳市委书记陈刚在美国硅谷调研过程中,看到了区块链的发展价值,有意将区块链这一“新事物”引入贵阳。

在市政府的支持下,翼帆金融也于2016年在贵阳注册成立,成为少有的与区块链技术相关的公司之一。该公司利用区块链为扶贫资金做技术服务,以保证基金使用过程中的规范性、合理性,简化扶贫基金的使用流程,让贵州3000亿的扶贫资金顺利进入贫困地区。

观察|贵州区块链这三年:政策超前 落地堪忧

翼帆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在贵阳注册

这一年的12月,贵阳市政府发布《贵阳区块链发展和应用》白皮书,计划5年建成主权区块链应用示范区。我国工信部第一次发布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2016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白皮书》是在当年10月,贵阳市政府发布的区块链发展白皮书仅比这个全国的规划晚了两个月。

此后两年里,贵阳市政府在政策和资金上向区块链创新公司倾斜。

 

两张“名片”抵不过区块链“明骗”

在政策和资金的支持下,2017年,全球首个区块链小镇落户贵阳市贵安新区。

2017年5月24日,第三届数博会首场论坛在贵州贵安新区举办。论坛结束后,贵安综合保税区管委会与区块链公司BitSE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共建全球第一个区块链小镇。

据悉,小镇落于贵安新区修文县,各个城市功能区也将基于区块链技术被数字化平台化而实现互联互通和共享协作,具体内容将包括基于区块链的智慧政务、智慧农业、智慧零售等多个应用场景。

那几天,贵阳·区块链体验中心对外开放。这个体验中心位于贵阳市观山湖区,总面积1250m²,分别通过了解区块链、应用区块链、展示区块链的直观演示来诠释贵州、贵阳区块链发展的规划及成效。

观察|贵州区块链这三年:政策超前 落地堪忧

体验馆一角

“走进体验馆,在科技廊道的玻璃墙体上展示了区块链的概念、来源等理论。”有参观者感叹,科技廊道上的每个展区会自动开启,科技感十足。

去年年底,一份国内区块链公司发展普查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5月3日,我国共有8672家公司的名字或经营范围中含有“区块链”字样,并有1213家公司的简介中含“区块链”。其中,注册地前三分别为广东、浙江和贵州。

赛迪区块链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城市区块链发展水平评估报告(2018)》,贵阳入选了2018年中国城市区块链发展25强,排名第五。

贵州的成绩单给外界展示出一派欣欣向荣,为什么仍旧被人认为“这里搞区块链的多是半吊子,偏骗子”?

去年11月,曾有媒体报道,两千多人投资了一家名为“贵州肽完美”的区块公司,结果被骗上亿元。这被骗资金如果属实,数字比政府对区块链的资金扶持都要多。

尽管有了大数据和区块链两张“名片”,但我知道,我的家乡经济基础薄弱,技术落后,优秀人才引进困难,区块链和数字资产的普及度几乎为零。

从人才上讲,贵州教育水平落后,省内仅贵州大学一所211高等院校。2018年链塔智库发布的“区块链50城之贵阳”的调查中显示,贵阳区块链技术人才需求弱。

观察|贵州区块链这三年:政策超前 落地堪忧

链塔智库调研贵州区块链人才需求较弱

区块链本身就是一种多学科重合的技术,没有足够丰富的技术人才,难以推动技术落地。

超前的政策支持是优势,但经济基础薄弱,人才短缺,整体技术落后的客观现实并非一朝一夕能弥补。

有大数据为依托,区块链技术在贵阳的发展具备了独特的优势,贵阳也被称为区块链的机遇之城。马云曾说,贵州和贵阳将是未来中国最富有的地区之一,因为他们懂得未来。

抓住先机的贵州想要实现弯道超车,前路任重道远。

本文来自蜂巢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