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我妈“儿孙”满堂,干的全是传销的行当

“去年的某一天,我惊讶的在监控里发现我妈正在三楼沙发上接受火疗,施法者正是权健下线。”

“我妈可能是受骗体质,千奇百怪的传销项目总能找到她,保健品、各种P2P、虚拟货币。近几年我已不记得帮她鉴别过多少骗子项目了,以至于她觉得我多疑有病。”

对国人来说,传销仿佛是一颗深入骨髓的毒瘤,它以人们的贪念作为养料,怎么也无法彻底根除。

为人子女者无奈的是:遇到传销时,你和父母讲道理,他们和你说感情,最终归结成“不孝”。

为什么曾经也是公务员、医生、知识分子的父辈们,在遇到传销时都没有了分辨能力?

【深链原创】

文丨易小点

 

父母不听话

2018年底,陈丽接到母亲杜珍的求救电话:带了一群身边的朋友亲戚投资虚拟币被骗。

这已不是陈丽第一次接到母亲的求救电话了。

11月中旬,杜珍被身边朋友宣传了数字货币挖矿项目,据称来自于广东,但具体什么项目,陈丽印象不是很深,只记得是数字矿石app。

母亲投资一万元后,曾与女儿讲起这件事,并想让女儿跟着一起投资。

“她说投的是比特币,我查了下比特币的资料,于是也没阻止。”陈丽当时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其实在陈丽看来,管不管都是空,因为母亲投资已经成为了事实。

故事本该到此结束,但无知、轻信、狂热、固执却是身陷传销的人始终拨不开的迷雾。

热爱交友,且为人热心和善是母亲的特点。

在杜珍的帮助下,身患残疾的大姨大姨夫,紧紧巴巴地也跟着投了一万元。

“听妈妈讲这个项目不错,于是她朋友立马投资三万元,所以妈妈也又买入三万。”陈丽讲,妈妈朋友是政府退休人员,较强的分辨能力让她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投资。

事实上,杜珍被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陈丽曾帮其在保健品传销上追回过一万元。

此次杜珍在紧张投入7万元后的半个月中,终于发现了投资的蹊跷之处。中途取钱无法取出、回款金额与被宣传时不一致、不拉下线无返佣,且只有每周较少的资金回笼。

陈丽也有想过帮母亲将钱拿回来,但她甚至连找谁都不知道,更别提怎样将钱拿回,这与两年前母亲被保健品骗,经历是完全不一样的。

母亲防备心太弱,遇事时却又不先与家人沟通,陈丽的疲惫感迎面扑来。

杜珍向女儿表示再遇任何事,都会先与家人进行沟通,而不是自作主张。

“这样的事反反复复,自己已麻木。”陈丽并不抱希望。

2018年,广东传销币项目数量只增不减,与此同时,诈骗金额涉及数量也庞大。

据报道,MBI仅半年时间发展会员50多万人,涉及资金109亿元;维卡币传销账户200万个,涉案金额150亿元;网络黄金会员以万计,涉及金额109亿元;万福币注册会员13万人,涉案金额20亿元……

事实上,深链财经采访到众多家人被骗的故事,类似于这样的事,天天都在重复上演。

“我跟他说了这个是假的,删了她的软件,但是后来他又偷偷自己安装回来。”李平的家人在教堂被推荐虚拟货币挖矿软件。

王明明眼看着自己的父母三天两头往五行币、云数贸、云端商城里砸钱却无法劝阻。

 

父母带骗子出入家里

2018年年底,百亿保健帝国权健事件的爆发,同时春晚也有揭露传销骗局的小品。

“我们家至少花了几十万了,完全劝不动。过年的时候,看了潘长江被骗的小品时,他们还笑。“刘杰曾试图劝阻父辈们,但一劝就被认为是不舍得钱,且不为父辈们身体着想。

科学的道理又臭又长,可骗子的言论总是通俗易懂。

有时候,人老了,会有盲目的自信——例如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长。

而“留守老人”又是传销喜欢的群体,以保健品有利于健康为名,抓住老人的慈爱与孤独,擅长送温暖。

天津是直销的乐土,当地的直销企业分支数量位列全国第三高。

商务部曾批准的直销企业,全国共89家,天津有8家。而直销企业产品中,保健品备受“留守老人”们追捧。

天津直销做的风生水起,直销企业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园甚至还成为了天津唯一上榜2016年胡润百富榜的企业家,以400亿财富排名第32位。百度百科中,李金园被称为“天津首富”。

小城镇里,传销人员给空巢老人免费送鸡蛋、面粉等,打着慰问的旗号,邀请老人免费听讲座。

先放一些儿女不孝、老人生病没人管的视频,或老人得病后,儿女耗尽家财治病的案例等。同时配上伤感的音乐,让听讲座的老人坚决自己不能生病的决心,认为生病就是拖儿女的后腿,然后开始洗脑卖保健品。

“老人们早上六七点钟爬起来去外面参加会议,一直到中午才回来。”看着年近八十的两位老人总如此折腾,刘杰只能做无用的担心。

刘杰是土生土长的广西人,而广西家庭宗族观念非常强烈,老人的地位很高。

每天看着老人将各种保健品往家里拿,制氧机一台一台往家里搬,别的还包括:床垫、饮水机、理疗仪等一系列相关养生保健产品。

眼睁睁看着骗子在家里出出入入,却没有任何办法。

刘杰家里的老人,在退休前都是高知分子。

“说来惭愧,一个以前是政府干部,另一个是校医。”长辈们甚至企图给我们洗脑,觉得我们贪图家财,不愿意让他们健康。

于是七八年的时间里,老人们买各种保健品花费几十万。

刘杰将这些保健品进行罗列,其中很多来自于天津直销企业。

夸大疗效和必须性,是直销产品惯用的套路,在老人剩余的生命里,掏空、消耗完他们的财产。同时,导致老人们过分依赖保健品,而对医院的信任削弱。

同时接受深链财经采访的李华,表示自己母亲身体不好,曾经为了增强免疫力,在朋友推荐之下,吃了很多果珍松花粉,结果后面身体长瘤。

传销者们被洗脑洗得非常彻底,无论外界发生什么,在他们的体系里都有应对方案。

譬如有新闻媒体曝光,传销者们会说这是国家在进行宏观调控。

多位权健会员告诉深链财经:“仍会继续做权健的推广。”

“对于这次的负面新闻,他们内部都有一套自己的说法,说是被同行针对,以及进行宏观调整。”李子川的母亲至今仍然相信权健,且自己所有的吃穿用全部是权健的产品。

 

爱情幌子下的传销局

“我还留着她的一切联系方式,我就想看看她最后的结局。”张强说曹静最近又有新的传销目标了。

张强在甘肃出差时,认识了曹静。彼时,曹静还在甘肃做会计。

像恋人一样,张强很陶醉,感觉到了幸福,奔着结婚的目的,恋爱期间,张强曾去曹静家中见过她的父母。

2018年10月,曹静告诉身在湖南的张强自己换了工作,在西安。2018年12月中旬,张强受到曹静的邀请,来到她目前停留的城市。

来到曹静的出租房内,共有六个室友。大家热情地向张强介绍着自己的工作,三个做房地产销售,两个做厨师。

但被问到在哪个楼盘销售,以及饭店工作情况时,大家的回答总是模棱两可,但张强并未多想。

每天与女友出去游玩儿,直到第四天,张强终于觉得有些蹊跷了。

家中身为厨师的室友,总是在中午最忙的时候,十二点左右下班,而这个点儿正是饭店一天中最忙的时间。

次日,女友告诉张强自己想换工作,让他陪着去看看新的工作。但关于工作的任何信息,曹静都未告诉张强。

第二天,张强被曹静带入西安莲湖区的一个小区中。

“客厅里面摆了一张床,被子也是像曹静室友们被子一样,被叠成豆腐块,我当时心里好紧张。”张强讲。

全程被灌输成功人士的致富经、公司的竞升制度等,后来张强在网上经过查看,知道这是所谓的1040工程。

1040工程源自于广西,这个“全国连锁”的传销组织,从2007年便开始,南宁、武汉、合肥、贵阳、西安等地组织成员活动。

2016年7月起,1040工程为进一步牟利,欺骗群众购买传销币恩特币的“矿机”可获得高额利润,诱使群众进行投资,最终涉案资金达100多万元。

张强在得知此项目为“1040”时,一直提醒曹静,想要带她一起走,但曹静无动于衷。

这是张强第一次感受:一个人睡得再香,总有醒来之时。但如果她是装睡,你怎么叫得醒?

“这女的中毒太深,我当时想救她,可惜没成功。”当张强意识到,这一切都是曹静为自己写好的剧本时,心中难免刺痛。

广西是传销重灾区,主要以“加盟连锁”、“特许销售”、“代理”等名义活动的传销众多。

据报道,2018年广西北海捣毁窝点5144个,带回教育审查人数33558人。广西南宁捣毁窝点225个,清查遣散人数10206人。

尽管执法部门屡屡查处,但每天在马路上三五成群游来荡去的传销者成为城市的奇异“风景”。

“指望传销致富,生活没有出路”——广西北海公安局银海分局的宣传标语,在2019年1月份,春节前夕被刷爆了。

因为此句话以竖列的格式排布,所以反方向读是,“生活没有出路,指望传销致富”。

我妈“儿孙”满堂,干的全是传销的行当

文中受访对象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 深链Deepchain,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