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对不起,我是一名亏成傻逼的韭菜

2月19日元宵节,币圈行情普涨,这是春节过后,比特币首次突破4000美元。

虽是凌晨,社群里却异常活跃,宅家里看盘的群友纷纷晒出盈利单,相互调侃牛市可期。这时有人发起一个提问:“还要涨多少倍,你才能回本?”

5倍、10倍、100倍、1000倍……还有人说,本金都没了靠什么回本?

一时间,这个倾诉血泪炒币史,那个说矿机生意天天亏损,七嘴八舌炸开了锅。深夜总是能引起共鸣,这个晚上,每个人都有一段与元宵节无关的故事。我也回想起,比特吴社群开设这一年多以来,各路币圈朋友的亲身经历……

1

大刘是一所中学的政治老师,这个故事的主角不是大刘,是闲赋在家的大刘妈妈。

就在半年前,还完全不知道“区块链”、“比特币”为何物的大刘妈妈,经小区一位阿姨的介绍,认识了从马来西亚转战中国的跨国传销币——华克金(WCG)。

从最开始的小投1万,慢慢到后来的5万,最后豪掷30万,大刘妈妈跟大多数没有投资常识的人一样,疯狂地钻到这个华丽骗局里,时常还把群里小课堂讲的那套忽悠人的话术,当成投资法宝转述给大刘听:

“现在区块链是趋势,你得多学习,多学习就知道华克金将来不得了,以后支付都用华克金。”

大刘自己也炒币,听到这话特地去查了一下华克金的背景,一查就发现问题:入会费、拉人头、多层次计酬,这是个彻头彻尾的传销盘呀!背后的MBI集团,也是个专门发传销币害人的黑庄。

还没等大刘苦口婆心地科普,大刘妈妈就搬出了群里早就准备好的“教你如何反驳的课程”,说比特币当年也遭受了质疑,华克金比比特币还稳还赚钱。

理智分析行不通,大刘开始好言相劝,劝来劝去最终都变成了无谓的争吵。

大刘妈妈气得不行,觉得自家儿子不仅不支持,还阻碍她创业致富,这反倒激起了她的决心:“是不是我3年之内赚到3倍收益,就证明这个不是骗人的?!”

大刘气到说不出话,索性不再去管她。

但传销币就是有这种魔力:洗你的脑,套你的钱,让你拉人头,还能让你一直念着好。

每隔几天,大刘妈妈都要拉着小区里的另外几个阿姨聚在一起“开会”,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奋斗在传销第一线。

被旁人质疑嘲笑时,大刘妈妈总会鄙夷地奚落他们是三无人群——没眼光、没格局、没远见,“活该赚不了钱”。

直到现在,小区里熟识的叔叔们碰到大刘都要问上一句:“大刘老师,你妈妈还在搞传销呢?”每次搞得大刘十分窘迫。

“华克金套到现在,这阵子她又看上了另外一个传销币,陆陆续续找我要了10多万,”大刘的语气十分无奈,“算了,我只求她不要卖房卖车失去理智。”

2

“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6000元这回事。五年后再看看。”这是2011年长铗在知乎上给某位大学生的理财建议。

当年那位大学生并没有听取长铗的建议,但这一问一答却被陈凯放进了知乎的收藏夹里。

陈凯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常年混迹于各大网络社区,尤其爱看各路币圈屌丝逆袭的故事,偶尔也幻想着大佬的成功案例某天降临到自己身上。

陈凯的家庭并不富裕,上学时经常做兼职补贴生活。“我大学一直都不敢谈恋爱,长相也算不错,有几个女孩表示对我有意思,但我都不敢接受,因为穷,自卑啊。”陈凯苦笑,“我相信,咸鱼也有翻身的那天。”

在借呗、分期乐等网贷平台借了2万后,陈凯杀进币圈。“本想就借1万的,但当时校园贷平台做活动,干脆就借2万,亏光了大不了多做两份兼职。”

恰逢2017年9月4后的暴涨,他全仓买进200多一枚的莱特币。后来他才告诉我:“因为莱特币和比特币很像,但价格却比比特币低很多,谁便宜就买谁。”

“你知道吗?一小时的涨幅收益比我现在的工资都高很多,我每天睁开眼就看到钱包里的数字又翻了倍,原来,赚大钱这么容易。”在大牛市的浪潮里,陈凯把本金滚到了16万,他不甘于此,陆陆续续又从网贷平台借了5万砸进币圈。

投资新手最忌讳“一出手便成功”,等到馅饼变成陷阱,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18年初,比特币从2万美金的高点持续下跌,但陈凯觉得真正的牛市还没有来。他做了一个决定,“我把所有的比特币都换成了山寨币,当时的想法是,可以用山寨币的高收益来填平亏损。”

后来故事大家应该也能猜到,陈凯的所有的山寨币都接近归零。

“还以为是自己有赚大钱的能力,没想到我只是一条吃到诱饵的鱼。亏光之后,内心反而舒坦了,情绪再也不用跟着行情大起大落了。”

眼看那7万的网贷越滚越多,陈凯最后还是跟家人坦白, “我记得当时打电话给我爸说我欠了7万时,我妈一直在旁边哭,最后家人给我打了3万元解燃眉之急,我知道这3万元是怎么来的。”

后来陈凯再也没有提起过炒币,某天看他微信,签名已经改成:“咸鱼就是咸鱼。”

3

老K在股市有着多年投资经验,尽管几年前就已知道炒币,但他并没有在意。直到2017年10月,身边的朋友都在聊炒币,他才心痒痒进入币圈。

“其实一开始我没打算炒期货,就是想在币圈试一试、玩一玩,但没想到17年赚的钱是我在股市所不能想象的。”

虽对币圈炒期货问题早已有耳闻,但老K还是开启了合约交易,他笃定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尽管老K喜欢期货这种风险较高的交易模式,但凭着股市的经验,他对自己的操作手法和风控都非常自信。

“前期还是赚的,直到去年三月份的OKEx多空双爆事件,”老K说道,“BTC季度合约比现货指数低出20多个百分点,最低点逼近4000美元,但是现货最低也没有跌破6000美元,一小时瞬间爆破多头46万个比特币的期货合约,跌到最低点后瞬间又拉涨10几个点,导致部分空头也被爆仓。”

这件事让他印象非常深刻,10多万人民币就是在那天跳动的K线里消失的。

“如果是自己判断失误也就认了,最可恶的是平台作恶,关键时候连不上服务器,平不了仓,这一点我在现货和期货中都遇到过,所以现在身边的一些朋友已经不玩ok,转战了其它平台。”

在和老K的聊天中,他提到期货中存在的不合理现象可不仅仅于此,交易所有权利更改现货的交易指数,交易指数这个东西很多人都没有注意,期货的标的主体发生变动,它是会影响到期货的价格的。

举例来说,如果Bitfinex的BTC/USD价格高于火币,一旦某个交易所在BTC指数中剔除了Bitfinex的价格就会引起价格的下跌。反之,就会引起价格的上涨。

而什么时候修改交易指数,怎么修改交易指数,只有交易所内部的人知道。内部的人知道这个信息可以预先知道市场变动,就可以提前布局获利。

市场里的套路很多,聊天时老K表示已经基本不操作了,理由是扛不住币圈24h无休止的交易模式,年龄摆在那儿,他说身体和家人最重要,赚钱本身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币圈便是座金山,他也不想再踏进。

4

如果说老K玩期货是进了虎穴,那入币圈不到半年的杨天就是进了狼坑。

杨天唯一的投资策略就是定投,在合适的时机买几个他认可的数字货币。他的心态很稳,“虽然一边定投,一边亏,但我是长期持币者,比特币长线肯定看涨。”

一次偶然的机会,杨天在某社群中看到一张量化交易的海报,发海报的那人说,比起股市,币圈还处于婴儿期,如果将电脑程序与量化分析师的策略结合,在这个市场上虽说赚不了什么大钱,但也不会赔钱,是一门可靠的稳健投资策略。

对方告诉他,他们的量化平台起投金额是5000,当然也可以是等额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平均每月的预计收益率在15%左右,行情好的时候,可以达到30%左右,杨天心动了,几天之后,他投入了第一笔资金。

据杨天所说,第一个月,平台给他的账户打了700多块钱,他很开心,回头又一想,投的多收益也就更多,于是第二个月,他果断拿了五万块钱出来投入平台,到了结算日期,他正准备把钱提取出来,却发现平台的网址打不开了……

后来群友告诉杨天:“币圈的量化交易一般都是不收取法币的,一般也都不会直接让客户将币打过去,而是通过交易所的API接口接入程序之后直接操作,这种方式只能交易并不能将币转走。”

杨天万万没想到会因一张海报被收了智商税

他一想到那些团队拿着他的钱活得潇洒滋润就来气,每次群里有人谈到量化基金,杨天都会第一个冒出来,“去他妈的稳赚不赔,那些鼓吹自己的盈利能力的量化团队都是骗子!”

5

“店铺租金还差6万,谁能借我周转,下半辈子一定报答你。实在没法了,不能再没有这家店……”时隔三个月,张明更新了朋友圈状态。放在一年前,张明绝不会如此低声下气。

2018年1月,我跟张明在某个读书群里认识,他说最近在炒币,收益不错。我加了他,两人常常交流炒币经,后来才知道他家里是开服装店的,他曾靠着18万的本金在币圈赚到230万。

张明说等230万后面多一个零时再告诉他爸妈,“给我三个月,我要让老爷子知道,我才不会待在这个小地方卖一辈子的衣服!我三十岁之前就能实现财富自由!”

1000万,在一个南方三线城市确实够过一辈子。

后面这两个月,币圈行情一跌再跌,比特币从15000跌到12000,再是跌破10000,8000……张明的千万财富梦一缓再缓。

四月份的某天下午,张明说有朋友想拉他进军矿圈,那朋友通过关系能拿到低于市场价8000的矿机,一共有500台的额度。“我们算了一下,如果能找到3毛的电,一台矿机一天大概能赚七八十,一个月下来也能赚个小几十万。”

张明不太懂矿机,但他知道,就算不用来挖矿,转手卖出去也是门好生意。没有过多犹豫,他和两个朋友凑够了500万盘下那批“便宜货”。

原以为张明会朝着他的财富自由之梦更进一步,“矿圈水太深,我全完了。”他告诉我,卖矿机的是玩“庞氏骗局”的骗子。

根本就没什么便宜的矿机,那人用市场价买下一批矿机,再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矿圈的人,赢得好名声后,有几十个跟张明一样被“低价”吸引的人下了单,“手里只有他发过来的第一批货,30台矿机。人玩失踪,维权也没用。”

张明花了200万,买了比市场价高出几倍的矿机,知道真相的那一整晚,他无法入睡,焦虑不堪,眼见币价一跌再跌,“本以为币圈是提款机,没想到是个绞肉机。”那200万里有一百多万是套现来的,有30万的贷款,还拿了家里服装店资金周转的十几万。

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张明宁愿从没有进入币圈,没有赚过230万,也没有听朋友的怂恿。他爸妈知道他的事儿,头发都愁白了,骂他不孝,骂他贪心,骂他傻,张明没有辩驳。

“骗子太多,这是个博傻的地方。1000万,是我做过最美的梦。”

 — 尾声 —

巴菲特曾说:“许多人盲目投资,从某方面来说等于是通宵玩牌,但却从未曾看清楚自己手中的牌。”

我们很难说什么样的人会是牌桌上最后的赢家,但我们清楚不会是陈凯,不会是杨天,也不会是张明。

币圈牌桌上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失败的故事却总是千篇一律,牛市,上车,熊市,亏光,怎么吃进去就怎么吐出来。

是他们太贪心了吗?或许是他们太急迫,想跑赢通货膨胀,想跑赢物质生活,想跑赢身边的人,想跑赢阶层阴影,房地产、基金、股市、P2P、数字货币都是跑道,有的人为了更快,甚至借钱、加杠杆,踏过的坑还没来得及填平就又掉了进去。

每个风口来得很快,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等来好远,潮水褪去,愿你不是那个裸泳的人。

本文来自比特吴社区,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