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1年发行20种传销币 吸纳400万会员:揭秘传销币集团Vpay的“敛财史”

按:相比某所谓直销平台,在中国耕耘二十多年,才发展数百万会员;VPAY假借区块链,发行传销币一年多时间就发展了400万会员,并且逃脱了多次监管部门打击。VPAY是如何做到的?互链脉搏邀请一直跟踪VPAY的“败火”从其“敛财史”解密这个传销组织的敛财做法。

在传销币行当中,要是VPAY(现更名为“Vtoken”)说第二,怕是没人敢说第一。

从2017年11月23日成立迄今,Vpay打着“区块链”旗号快速“壮大”,据VPAY对会员的公开数据,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密集发行了20余种传销币,迅速发展400万会员,不完全统计,融资41多亿元人民币。400万会员的数量,在已经查处或者批量的传销币无出其右。

年发行20种传销币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放眼区块链行业之外,能在短时间内发展到数百万人规模的传销组织,恐怕就算轰动一时的“保健帝国权健”也难以企及。更令人惊讶的是,在其它传销币项目纷纷“关网”跑路后,这个运作资金盘长达一年之久的传销平台仍未崩盘,并隐隐有给自己洗白的势头。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Vtoken的纳斯达克大屏广告)

幕后老板从不显露“真身”,运营主体“狡兔三窟”,Vpay平台是如何一步步发展起来的? 隐藏在Vpay背后的运作模式又是怎么样的?

“传销+众筹”,1年吸金41亿元

2017年11月,Vpay在区块链概念正值风口的时刻发行了首个虚拟货币资产——Vpay币(即“VPC”),首发1000万枚作为种子资产,每枚1.2元,Vpay称其为“平台母币”。

与其它数字货币不同,新用户并不能直接购买Vpay币,必须先向推荐人购买余额,才能兑换成Vpay币。但Vpay的赚钱机制却非常诱人,其静态收益让用户购买余额后,通过积分兑换马上享受“5倍积分杠杆,6倍复投”,然后每天千分之二释放积分,而其动态收益则让会员不断发展下线加速积分释放速度和获得余额奖励。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借助这种奖励机制和传销手段,Vpay会员发展突飞猛进。根据Vpay运营成员2018年4月发布的资料,截至2018年3月底,其会员数量已经达到17.3万人。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来源:Vpay公布数据)

随着Vpay会员急剧增长,Vpay资金盘内的“泡沫”也越滚越大,为了消除内部泡沫,Vpay在2018年3月13日和6月13日分别以6元/枚、31.4元/枚的价格众筹了500万枚和1000万枚Vpay币。

到2018年6月时,Vpay宣称其会员已达到89.2万人,虽然这其中存在较大水分,但这个月却是Vpay发展的分水岭。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Vpay会员地域分布 来源:百度)

2018年6月19日,Vpay发起了除Vpay币以外的第二个空气币Uselink(令币)的众筹,众筹数量4200万枚,众筹价格为10元/枚,但这次众筹并不算完美,只完成了原计划72.28%的进度。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来源:Vpay公布数据)

紧接着,在2018年8月19日和8月28日,Vpay先后完成了智能家居链(SMTH币)和游戏链(GCC币)的众筹。

自此开始,Vpay开启了传销币众筹的疯狂模式。根据笔者统计,2018年下半年,Vpay众筹的空气币次数多达12次,传销币种类达到11种,基本上平均每个月就有2次传销币众筹。

这其中,众筹金额较大的包括假借“马云”名义的ABS链、VTS币共爱链(CLC币)和SFIS(超级星际文件系统),按照实际进度和众筹价格初步计算,最终众筹金额分别为2亿元、2.5亿元、1.5亿元和1.98亿元。

当然也有众筹不那么成功的项目,比如IPC币(IPchain)和第4次Vpay币众筹,只完成了计划进度的59.62%和49.25%。

但这并不影响Vpay的疯狂发展下线和大肆敛财。

2019年1月份,Vpay运营方宣称其会员数量达到400万人,这意味着在11个月期间,其会员数量增长了22倍。

除了会员数量激增,Vpay通过众筹和传销手段更是赚得盘满钵满。根据笔者粗略统计,从2017年11月23日到2019年1月底,Vpay共进行了21次传销币众筹,众筹总金额高达41.03亿元人民币。

然而,疯狂众筹的背后,暗藏的隐患也越来越大。在Vpay将众筹模式和传销手段发挥到极致后,资金盘“泡沫”难以消化,大量Vpay会员手中的余额没有人接盘,终于在2018年11月份,引发了大量持币1000万以上大户砸盘。

而受此影响,在2018年12月份,大量Vpay会员恐慌情绪开始弥漫。尽管Vpay在今年1月份更换成新马甲“Vtoken”,但显然大量Vpay会员并不买账。

在2019年1月的5次空气币众筹中,Vpay平台上有3个空气币项目众筹不及预期,其中RDC币(随机链)和FAC(Fashion-chain)分别只完成了原计划进度的32.23%和31.92%,基本宣告失败。

而在2月份的众筹中,原计划在2月14日开启的STO众筹项目已经没有下文,杳无音讯。

甚至已经有部分Vpay会员在微博上透露,“Vpay的资金盘已经快撑不住了,2018年年底Vpay更改复投制度和限制体现的做法,可能是Vpay运营人员为了拖延跑路时间。”

揭秘Vpay的运作模式

从一年多前Vpay币悄然诞生,发展到如今号称400万会员,Vpay组织虽然屡遭媒体揭露和警方狙击,但却依然能疯狂扩张,以假乱真,离不开其精心策划的运作模式。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Vpay宣传口号)

自一开始,Vpay项目就对外宣传造势,称其计划打造所谓的“V生态九大战略布局”,包括V支付(Vpay)、V商城、V社群、V公益、V信用、V贷、 V聊、V现金、 V资本,并给这个目标取了一个响亮的口号:“Vpay,缔造人类金融自由!”。

而Vpay称所有数字资产的价值也都是基于这“V生态九大战略布局”的实现。然而,仅仅有宏伟的愿景还远远不够,与所有传销币、空气币一样,Vpay还找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所谓的“谷歌前高管” 马克·米诺为其站台。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Vpay“创始人“:马克·米诺)

但Vpay模式真正能够混淆视听之处在于,其构建了多个能够随时发声的自媒体网站。

根据笔者统计,目前Vpay背后团队运营的自媒体网站至少有10个,这些网站虽然页面粗糙,也没有在国内备案,但每天都会更新Vpay相关资讯,更新频率甚至不亚于大多数区块链媒体。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比如V助手网站,每天都会更新Vpay领导人及各位团队“老师”的音频内容,几乎是给Vpay新会员进行“线上洗脑”的主要阵地之一。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V助手)

除此以外,喜马拉雅、新浪微博、百度贴吧、简书、知乎等各大分类内容平台也频频出现Vpay团队的“足迹”,其中更有不少Vpay的拥趸为其扩散传播,发展下线加入。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Vtoken喜马拉雅课程)

在线上平台,Vpay的另一个核心阵地是微信社群,通过一级一级的推荐人,Vpay得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建立了遍布全国各地的微信社群,从而能够快速控制数量庞大的会员。

比如2019年1月20日Vpay在成都筹划的年会,仅成都当地的Vpay微信社群就多大20个,人数多达上千人。

这些Vpay微信社群层级分明,组织严密,没有推荐人基本难以入群。在微信社群中,不仅有Vpay团队头目定期进行课程分享,会员互通消息,更有各级推荐人回收“余额”,甚至空投、拉盘。

除了线上平台,频繁地举办线下会议同样是Vpay团队给新老会员宣贯洗脑地惯用手法。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Vpay与SFIS参与行业峰会)

在2018年,Vpay不仅在深圳、成都、香港等多个城市自行筹办线下会议,众筹或发行新币,更是屡屡参与区块链行业峰会,跻身商业世界正规军圈子,为自己正名。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Vpay参与区块链行业会议)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说Vpay团队的上述种种运作模式是为了搞传销、发展下线,那么在2018年下半年,Vpay商城、Vpay酒店、Vpay超市以及Vpay餐厅等项目的出现就值得留意了,Vpay或许正尝试给自己洗白。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Vpay酒店与Vpay商业街)

尤其是今年1月,Vpay升级后,新版的Vtoken APP界面和操作模式与主流区块链钱包几乎看不出差别。

年发行20种传销币

(Vtoken钱包操作界面)

不妨试想一下,当一个手握数十亿元资金,拥有400万会员的传销平台彻底穿上“区块链”的外衣,并且开始“进入”实体行业。孰真孰假,真的能分辨清楚吗?

*文中内容不代表互链脉搏观点,故互链脉搏不对文章内容负任何法律责任。

本文来自互链脉搏,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联系我们

微信:415715120

邮件:415715120@qq.com